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4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大。
  他是如此,轩辕浩也是这样。
  倒是谢家人的生活,开始慢慢地恢复,谢蕴已经在考虑谢家未来要走的路。
  柔柔提到的江湖,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谢家人开始打探这方面的消息。
  俞氏依旧会想念女儿,但也不会像最初的那样,一想起来就哭得撕心离肺,天昏地暗,她会去女儿出嫁前的院子里走走,时不时去月华的灵堂和她说说话,最近更是跟着老夫人一起开始念起了佛经。
  谢霖是将谢千秋的话听进去了的。
  他很珍惜现在的时光,一有空就带着谢千秋出去,有时候就在京城附近转转,有时候会一走两三天,去更远一些的地方。
  至于仇人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再像最初那般刻意去打听,一句话,只要知道那些人过得很不好,他们就安心了。
  渐渐的笑容出现在了谢家人的脸上,哪怕依旧带着一丝哀伤,谢千秋相信,终有一日他们会重新好起来,不是将月华和月柔两姐妹放下,而是把她们埋在心里。
  消失了将近一个月的国师,再一次出现就直奔谢府。
  错了。
  他们都错了。
  想到这些日子翻阅到的书籍,他才知道他错得有多离谱,国不将国,百姓将再次陷入水深火热的天灾人祸,这都是他的错。
  谢府依旧有禁军把守。
  看到国师他们吓了一跳。
  原本在他们心里国师是趋近于神的存在,总是一身洁白的道服,出尘的气质,再加上完美的五官,看起来是那么的高不可攀,神秘莫测。
  可现在了,衣服依旧是白色,却满身的褶皱,披散的长发完全没有打理,满脸胡茬,如若不是那标志性的道袍,他们都认不出来面前之人是国师。
  禁军正准备行礼。
  结果,他们就瞪大眼睛看着国师双腿一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大声地说道:“天元王朝国师府第十六代_0_di_0_zi古令前来请罪!”
  说完,弯腰低头,重重地磕了下去。
  自谢月华停灵未葬以来,谢府的大门就一直没有关闭过,他的声音自然传入了谢家有功夫在身的男子耳朵里。
  正在书房里商议建立江湖山庄地点的谢蕴等人都停了下来。
  请罪?
  谢家人眼里闪过讽刺。
  这又是闹哪出?有罪的不应该是他们谢家吗?
  谢千秋端坐在一盘,温和的笑着,“朗儿,你去看看。”
  作为谢家第四代长孙,谢朗现在虽然又恢复了几分少年儿郎的心性,可到底是受了谢家巨变的影响,这些日子跟在长辈身边,在很努力地成长着。
  一听姑姑这么说,眼睛一亮,“是。”
  被委以重任的谢朗,板着小脸,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
  古令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说一句,磕一个头,等到谢朗走到大门口见到他的时候,对方的额头已经见血,小脸一沉,“古大人,你这是何意?”
  还未变声的少年,声音很是干净。
  “谢朗。”古令开口叫道,“谢家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不敢请求谢家的原谅,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只求谢家能够消气。”
  “顾大人,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滚!不要打扰到我月华姑姑的清静!”若是月华姑姑能够活过来,他谢朗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可是,他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他们谢家人必须要往前看,努力认真地生活着,这是他们答应过月华姑姑的。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原谅这些害死月华姑姑的人。
  古令看着不远处小小的少年,整个人在这一刻都陷入绝望之中,大错已经铸成,他该怎么办?
  谢朗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书房内,讨论还在继续。
  “多准备几个落脚之处是对的。”这一点谢千秋是赞同的,“只是我们未必要走!”
  谢蕴看向她。
  哎,这些子孙们还是见识少了,思想局限性很大,她明白他们的想法,在他们的心里,无论后面是干旱还是战争,谢家只要在京城就很有可能被卷进去,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哪怕轩辕家的江山丢了,也会有别人当皇帝。
  这次的事情对谢家人打击实在是太大,在他们看来,不出意外,以后谢家好几辈子孙都不会再为皇家效力。
  “皇权可以很厉害,也可以很弱小。”
  呃。
  柔柔这意思是准备造反吗?
  不,哪怕是最伤心的时刻,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不能因为别人污蔑,他们就真的走上这样的道路,再有,他们对皇位真的没兴趣。
  “三叔,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当武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再多的我就不便透露,等你真正成为了一代宗师,窥视到天机,你就会明白该怎么做的。”
  被点名的谢霖突然觉得压力好大。
  虽然在武学上他一直很有信心。
  “柔柔,我会努力的。”谢霖很认真地说道,事实上谢家人就想走吗?
  那肯定不想的。
  谢府是他们先辈打下来的,有着谢家往上十几代人的战绩以及荣耀,哪怕他们遭遇了昏君,但这并不代表者他们祖辈的辉煌就不在了,他们依旧引以为豪。
  “练,既然如此,大家都练!”
  谢蕴开口说道,总要试一试的,说完才看向谢千秋,“柔柔,谢家的人都可以练的吧。”
  谢千秋点头。
  嗯。
  就该这样,她的子孙们,一个个就应该这般的斗志昂扬,生龙活虎。
  在谢朗离开后,古令依旧在谢家大门前跪着,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宫里的皇帝听到消息,脸又黑了一层,古令在搞什么?
  虽然有些觉得丢脸,事实上很现实,很理智的皇帝父子两在心里是松了一口气,宫里以及秦王府的孕妇都流产了,这也就完全印证了谢月柔的那句话,好在已经出生的孩子都好好的,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一重又一重的打击,一个又一个受尽折磨死去的人,令他们不得不相信,谢月华的诅咒真的会变成现实。
  所以,若是国师又办法让谢家主动化解诅咒,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他们是这么想。
  古令心里的想法也差不多,诅咒不化解,后果不堪设想。
  在看过那些资料以后,再认真回想起来,谢家的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似乎除了谢月华死前的诅咒外,谢家人从未主动伤害过谁,当然,那狐狸妖孽不算是人。
  想想又觉得不奇怪,谢家的家规摆在那里,而谢家人行事一向宽容大度,只要他摆足了诚意,应该也没问题的吧。
  当年开国皇帝不就是用的这招吗?
  只可惜,他们都想错了。
  谢家人是很宽容,也很大度,一般的小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但亲人的性命是他们的底线,一旦伤害,永不原谅。
  所以。
  古令打错了算盘,哪怕他这一跪就是三天三夜,出入的谢家人都没有正眼看过一次,直到他晕倒被带走,谢家人也没有任何人出来询问一声。
  古令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瘦了许多的皇帝父子担心地看着他。
  “皇上,太上皇,我们都错了。”
  被叫的两人一愣。
  古令喝了一口水,又吃了点东西,才慢慢地开口:“皇上,想必宫中也有相关的记载,当年祖师爷,□□皇帝以及谢战神三人在起事前曾经发下誓言,永不猜忌,永不背叛。”
  十几代人过去了。
  好几百年的时间,现如今提起来,轩辕父子两人还是有点印象的。
  “这并不是关键,在祖师爷的手稿里,我看见了这么一段记载。”说到这里,古令停顿了一下,“当年□□皇帝是贵族,祖师爷也有着超人的本领,他们二人为何会以那么大的诚意请当年只是农夫的谢战神出山?”
  事实上这也是史书上的一大谜题。
  虽然有好些人给出了答案。
  但皇帝父子两总感觉接下来古令说的才是真实的,而且这个答案并不是他们想要听到的那样。
  古令眼里闪过后悔。
  “那是因为,谢家强大的气运,祖师爷甚至在手稿里说道,只要谢家一日是天元王朝的将军,一日效忠轩辕家,他们家的气运就会支持着轩辕家的江山不倒。”
  □□时代,会打仗的人太多了,群雄逐鹿,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