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3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来得及喝一口就看见他皇兄走了进来,心头一惊, 连忙起身迎上去,“皇兄。”
  皇帝直接说明来意。
  轩辕子兰眨眼,随后又吞了吞口水, “皇兄,是不是哪里弄错了?这怎么可能!”
  “所以朕来了你这里。”
  “明白。”
  秦王点头, 心肝都在颤抖, 谢月柔已经死了,带着这个认知再回想今天看见的人,脸上一丝血色也无,看起来确实是没什么人气儿, 难道说她之所以这么厉害, 是因为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其他的死人为什么死了就死了?
  哪怕脑海里有许多的问题,他也知道皇兄想要查什么, 他立刻将府里管事的人叫来, 一一询问。
  “死了?”
  秦王皱眉, 若说这其中没有猫腻他是不信的。
  皇帝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管事,“朕想知道谢月柔是怎么死的?”
  管事浑身一抖,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快说!”
  秦王一脚踢了过去。
  “奴才说, 奴才说。”
  随后, 皇帝和秦王都陷入沉默,随便一种剧毒都能置人于死地, 更何况还好几种!
  这么说谢月柔是真的死了。
  他们还是不太想相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惨白着脸急匆匆地赶来,“皇上, 太上皇病危!”
  皇帝和秦王“噌”的一下站起身来。
  天渐渐地黑了,谢家人聚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吃晚饭,谢蕴特意看了一眼谢千秋,见她能正常吃饭才放下心来。
  饭后,众人坐在一起,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讣告我亲自去送。”谢千秋开口说道。
  “好。”
  其他人还没说话,谢蕴点头。
  “今天晚上你们好好休息,我来守灵。”
  谢蕴问: “你能坚持得住?”
  “我可以。”
  “好。”
  谢蕴再次点头。
  “祖父。”
  “曾祖父。”
  谢家其他的晚辈对此显然是不赞同的,他们虽然身上也有伤,可柔柔(姑姑)本来身体就不好,今天还流了那么多血,比他们更需要休息。
  “你们都好好休息,明天还有得忙。”
  谢蕴坚持,其他人也没有再说什么。
  俞氏再给谢月华换好衣衫以后就倒下了,整个人都有些迷糊,谢彰不放心守在她身边。
  “当年,我和姐姐的婚事,都是轩辕浩下的圣旨。”
  在谢家人离开之前,谢千秋开口说道:“祖父,我要在姐姐回魂夜那一日,将由轩辕浩亲笔写的和离书烧给她。”
  谢家人一愣,他们明白谢千秋的意思,但这事恐怕不容易。
  “姐姐死前的诅咒已经开始,轩辕浩若是不写,他必死无疑,即使苟延残喘,我也会亲自送他上路。”谢千秋没有说,弄死曾经的一国之君要付出的代价更重,她不惧任何的痛苦,但谁也别想阻止她做她认为该做的事情。
  她更没有说,被她弄死之人,在地狱该受的惩罚会翻倍。
  “好。”
  谢蕴点头。
  城外护国寺,已经剃发出家的轩辕浩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满头的冷汗,进气多出气少,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不好。
  太医看了半天,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被皇帝踢了一脚,磕着头告罪离开。
  “父皇。”
  兄弟两走上前,眼里有着焦急。
  “皇帝,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我心里慌得很。”轩辕浩说话都很吃力。
  皇帝沉默。
  “子兰,你说。”
  轩辕子兰看向皇帝。
  “好啊,你们是不是都不见我放在眼里了。”轩辕浩一生气就开始剧烈地咳起来,就这样他还执意要坐起来,“来人,我要回京!”
  说是出家人,实际上是为了天元朝祈福,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轩辕家的江山。
  “父皇。”
  兄弟两人齐齐地叫道。
  “您别生气,我告诉你。”
  轩辕子辰没有办法,说完等到他平复下来才开口,“谢月华死了。”
  轩辕浩瞪大了眼睛,气喘得更加厉害,抬手就想给皇帝一个巴掌,结果,还没挥出去,整个人就重重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父皇!”
  兄弟俩一看,急得大叫。
  谢府灵堂里,谢千秋守着还没有入殓的谢月华,“安心,你的心愿都会实现的。”
  下了一夜的雪在第二天终于停了,皇帝一脸疲惫的从国师府出来,他还要上早朝,想到父皇的情况,用力地揉了揉眉心,上了马车。
  谢千秋一夜没睡,看起来病弱的脸上没有一丝疲惫。
  吃过早饭,拿起两叠讣告,一叠是世交好友以及府中夫人的娘家,另一叠则是外嫁之女的家庭。
  “柔柔,这些他们若是不让进门,不接讣告,我们也不必勉强,趋利避害,人之常情。”谢蕴叮嘱道。
  “我知道。”
  谢千秋点头。
  “至于另外这些,别人我不管,谢家女我必须要得到准信,来还是不来,来,以后依旧是谢家人,不来我会将其除族。”说到这里,谢蕴停顿了一下,“我希望你能当面确定。”
  他真的老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实际上是担心其他的姑娘也出现像月华一样的情况。
  若真再有人离开,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住!
  “好。”
  谢千秋拿着这些讣告,按照距离远近一一上门。
  就像谢蕴所说的那样,趋利避害,人之常情,好些别说接讣告,让她进门的都没有几个。
  好在谢家女并未让她失望。
  谢家人挑的女婿人品也是不错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家族,选择不去奔丧的,也接了讣告,并未阻止谢家姑娘回去。
  当然,也不是没有和谢家共进退的,这些大多是武将出身,干脆地接了讣告,表明奔丧那日一定会前去的。
  这些人让谢千秋的心情好了许多。
  至少,谢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差点全都栽进去,谢家外嫁女除了小月华和小月柔,其他姑娘都在夫家都未曾受到影响,依旧过着安稳的日子。
  这说明什么?
  谢家双胞胎的悲剧就是那两道可笑的指婚圣旨。
  欠下的债,该还了。
  下朝后,皇帝就直奔国师府,想着朝堂上那些臣子一个个都在讲谢家的事情,请求他将谢家人处以极刑,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不就是怕谢家这次死不了,到时候会报复他们吗?
  要是以往,作为皇帝的他还是很喜欢看这些人上蹿下跳,可想到父皇,他就没有那个心情,甚至还增添了几分烦躁。
  到了国师府,依旧不是好消息。
  “什么意思?”
  什么叫父皇的生机在谢家!
  他希望能从国师的眼里看出这是玩笑,戏言。
  国师却摇头,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为什么?”
  “我们都低估了谢家。”国师很疲惫,也很憔悴,昨日受的伤不轻,哪怕已经喝了药,现如今依旧疼得厉害。
  沉默。
  再沉默。
  终于,皇帝开口,“所以,想要救我父皇,只能靠谢家人,他们怎么救?”
  “皇上。”
  国师显然也明白这其中的为难,“要不我先去谢府试试。”
  至于怎么救?
  他也不清楚。
  皇帝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麻烦你了。”
  他不可能不管父皇的生死的。
  国师到谢府门口时,谢千秋正在一边吐血一边给谢家人画平安福。
  在事情没了之前,谢家人都会一直在京城,哪怕因为有丧事,深居简出,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出门的,身上带着符咒保平安是有必要的。至于国师,不用她出面,谢家人就应付得了。
  谢蕴走出谢府,看着狼狈的国师,突然就想起了柔柔的话,长剑的作用不仅仅是保护谢府,还有甄别功能,但凡对不起谢家之人,踏入谢府的地盘都会受伤,所以,这是对方活该。
  “太上皇病重。”
  国师开门见山。
  “那又如何?”
  谢蕴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年少和太上皇的意气风发,策马奔腾的画面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沧桑和讽刺,谢家的事情他不信太上皇不知道,在发生以后,他也曾经派人去护国寺,轩辕浩只带回了一句话,会护住月华和月柔两姐妹,让他安心!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