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31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云海的事情只是意外。”
  他只敢相信是意外, 若是报应的话,他会坚持不下去的。
  很显然, 儿子的死直接让本来就焦躁不安的王傲梅方寸大乱, 听到这话就更激动了。
  “不, 不,我不要你死,钧哥, 你死了, 我也活不下去的。”
  王傲梅哭着说道:“钧哥,就当是为了我, 求你了,按我说的话去做好不好?”
  肖钧看着她没有说话。
  “钧哥,你要不去, 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说着话,她的脑袋就奋力往面前的桌子撞了过去,还好她身后的同志反应快,直接拉了回来。
  “小梅,你别乱来,我去,我听你的。”
  肖钧真的是怕了,要是小梅也出事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肖钧最先找的是谢千秋。
  “不可能。”
  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们一家三口现在或许是真的很惨!那也是他们自己找的,
  比起被王傲梅害死的人呢?他们就没有家人吗?
  “我不愿意。”
  说完停顿了一下,“还有,我从不替人改命,无论是你,还是你儿子是什么样的结局,都是你们该承受的。”
  肖钧被拒绝并不意外。
  他是很爱王傲梅,但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脑子。
  于是,他去找肖云天。
  看见亲爸的时候,肖云天眼里闪过一丝意意外,坐牢这么久,沅沅会时不时地来看他,要是到了日子没来,就说明她出任务去了。
  父子两时隔这么多年,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按理说应该有许多的话要说。
  只是,长达五分钟的时间内,谁也没有看过,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对方。
  肖钧老了。
  老得肖云天都快不认识了。
  肖云天瘦了,瘦得浑身没有多少肉,精神却还不错。
  最后还是肖云天先开口,却不是什么好话,“看来你日子并不好过。”停顿了一下,补了一个感叹,“真是太好了!”
  “云海死了。”
  肖钧开口,他知道面前这孩子恨他。
  “死得好!”
  肖云天的声音都大了一些,虽然他现在这般是他咎由自取,可是,小菲做错了什么?
  要不是面前的人招惹了那个女人,小菲绝对不会死,甚至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他心里肯定是有恨的,听到这样的消息,哪里还能忍得住,听听这三个字有多么真心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
  “云天,你。”
  肖钧有些生气,“你怎么能这么说,云海是你的弟弟。”
  “我没有弟弟。”
  只有妹妹。
  他实在是不想面对这长令人厌恶的面孔,“有事快说。”
  肖钧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将来意说了清楚。
  肖云天直接就笑了出来,“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你配吗?做梦!我等着你的死期。”
  说完这句话,站起身来,直接离开。
  肖钧看着他的背影,张嘴了好几次,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心里终究还是清楚是他对不起这兄妹两的。
  也正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跳过了肖云菲,直接去找孟沅。
  听到他说明来意。
  孟沅看了他一眼,随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肖钧看着面前的墓碑,上面女儿的笑容很好灿烂,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时候的事?”
  孟沅没有回答。
  “她怎么死的?”
  得到的依旧是沉默。
  肖钧很茫然,肖云菲是他唯一的闺女,哪怕比不上肖云海,但他确实是非常喜爱的,看着小小的墓碑,“她死前有留下什么话吗?”
  这次孟沅开口了,“说了很多,走的时候也是带着笑容的,不过,关于肖叔你,她一个字都没有题。”
  肖钧的心本来就堵得很厉害,再一听这话,都有些头晕脑胀了。
  后来。
  他被孟沅送走,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说。
  孟沅的拒绝比肖云天更残忍。
  回去的路上,他突然就感觉孤单了,浑身冰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云海死了,小菲也死了,小梅和云天都在坐牢,为什么会这样?
  肖钧病了。
  病得很严重。
  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有时候醒来是白天,有时候是漆黑的晚上,他起不来床,因为惦记这王傲梅,好几次挣扎着想要下床都没能成功。
  直到十来天后,有人发现不对劲进入他家,人已经死透了。
  “知道了。”
  肖云天是最先收到这个消息的,很平静地说了这么三个字。
  倒是另一边的王傲梅直接就疯了,怎么这么快,这一年才开始不久!
  她是真的不能承受,不知道为何,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肖钧时,无意间给他相面得下的结论,家庭幸福,仕途顺遂,子孙满堂,寿元九十九。
  九十九!
  肖钧现在还不到五十岁。
  都是她,都是她!
  越是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她就越发不能原谅自己,当场就以极快的速度撞了墙。
  只是。
  她命大,并没有死,被就过来了。
  在牢里多次寻死却总是死不了,后面被关到疯人院,依旧在痛苦和寻死间不断循环。
  谢千秋在这方世界剩下的日子,努力地在做她能够做到的事情,眼看着陈大花的肚子一天天地变大,生产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日子,看着谢家人每个人都在紧张地期待着,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要走了。”
  啊?
  谢东平愣了一下,明白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祖宗,是不是谁惹了你。”
  “不是。”
  谢千秋摇头,“我因为小福娃而来,如今小福娃要出生了,我也该走了。”
  “那,那。”
  谢东平看着自家老祖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这个村长当得很好,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的,不是让你担心的,我是谁,你老祖宗,到哪里都能活得很好的,安心。”
  “嗯,嗯。”
  谢东平点头,“您一路走好。”
  “好。”
  这话落下,谢千秋就消失了,与此同时,谢二柱的房间里,一个婴儿的哭声响彻整个院子。
  谢东平呆呆地站在原地,许久才回神过来。
  谢千秋离开后,该过的日子还要继续。
  新出生的小福娃沿用了以前的名字,忘记了前事,除了依旧非常喜欢吃肉包子之外,其他的都不太一样了,脑子也不再傻傻的了。
  而隔壁的王家村。
  被关了五年再出来的王秋文,她的家人并没有抛弃她,只是坐过牢,名声不好,一直嫁不出去。
  她也不想嫁。
  有了肖云天的珠玉在前,她看不上其他男子。
  突然有一天早上醒来,开始对着空气说话,变得神神叨叨,疯疯癫癫起来。
  就这么一疯二十年,在一个雷雨天,她突然就清醒过来,接受不了现在平淡的生活,挑了一个人少的时候,平静地走进了河里。
  天元王朝,晨元十一年的酷暑似乎来得特别早,明明才六月初,烈日就照得人头皮发烫,汗流浃背。
  六月初六这一天的京城格外不同。
  祖上曾经是天元王朝战神,随着一代又一代的更迭,依旧年年驻守边关,抵御外敌的谢家人,因通敌卖国,证据确凿,在这一日午时将被处斩。
  从案发到现在,还有许多人不相信这事。
  只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舆论终于偏向了有利于当权者的一边。
  “知道吗?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谢家祖上就不是我们中原人,而是外族人。”
  “嗯,嗯,我也听说过了,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夺取我们中原。”
  “狼子野心,幸好被发现了,不然怎么得了。”
  “知道吗?根本就没有什么战争,军粮全都是谢家和外族人合谋贪了的,至于死了的战士,也是被他们合谋杀死的。”
  ……
  这些说法哪怕没有一点证据,但在一些人振振有词的推动下,京城的百姓绝大部分都会相信的,也正因为这样,当囚车经过的时候,各种的辱骂,烂菜叶子以及臭鸡蛋等等砸在了谢家人的身上。
  这里发生的一幕,很快就有专人迅速地带回宫中,说给皇帝听。
  天元王朝,姓轩辕,在得到江山以后,便认定他们是上古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