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26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记忆,他的整个人维持着这个姿势晕倒过去。
  于此同时,睡着了的谢千秋突然睁开眼睛,看向身边水蒙着的谢小福,她的嘴里小声地叫着,“姐姐,姐姐。”

第30章 、第 30 章
  “小沅沅, 小沅沅,快点出来,我们出去玩!”
  “沅沅, 你好厉害!”
  “孟沅同志,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处对象吗?”
  ……
  和孟沅的记忆绝大多数都是美好甜蜜的。
  肖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坐在病床前的孟沅, 眼神很是复杂,“沅沅, 对不起。”
  “你我之间, 无需说这些。”
  孟沅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说话的语气很是温和。
  “沅沅,我配不上你,忘了我吧!”
  说着这话的时候, 肖云天的眼眸深处有着巨大的痛苦和悔恨, 他真的有任务在身,并且是他死后主动联系领导得到的, 若是忘记任务是一个军人最大的失职。
  那么, 谢小福的事情就是切实的犯罪。
  他怎么能那么做?
  恢复了记忆的他仿佛冲破了一层黑色的结界, 别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曾经的亲人和爱人,他都接受不了做出那样事情的自己。
  “肖云天,我想知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孟沅皱着眉头询问。
  肖云天闭目不语。
  沉默在病房中蔓延。
  肖云菲离开前, 认真地想了想还是决定见一见谢山,倒不是因为儿女情长, 哪怕内心在痛苦,她也清楚和谢山之间再无可能。
  她是想要问一问哥哥的情况,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我想知道我哥会怎么样?”
  谢山没有隐瞒, 直接将老祖宗告诉他的话说了出来。
  肖云菲脸色变白,自我意识消失这样的结局和死了有区别吗?
  “没有办法阻止吗?”
  谢山看着她,叹了口气,说出四个字,“物归原主!”
  那就是死!
  哪怕知道这是哥哥自找的,肖云菲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两种结果都令人难以接受。
  另一边,一大早谢千秋就将谢东平叫道跟前,看着因为跑过来,额头上全是汗水的子孙,递了一杯水过去,等到他将气喘匀了以后,才问道:“谢家有没有走失过女孩?”
  谢东平摇头,“没有。”
  “你确定?”
  谢千秋皱眉。
  “确定。”
  谢东平用力地点头,谢家村的人虽然不少,但作为村长,每家每户什么情况他基本都清楚,走失小孩可不是小事,他是不可能忘记的。
  “没事了,你忙去吧。”
  听到这话,谢东平并没有直接离开,他想着老祖宗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地问这个问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老祖宗。”
  “还有事?”
  谢东平摇头,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不安得很。
  难道是小福娃这“姐姐”真的是随便叫叫的。
  是她多心了?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谢千秋心里还是有些在意,“山子,一会儿你和我去找肖云天。”
  小福娃的心在他的身上。
  若谢家真有走失的女娃,很有可能和肖云天有接触。
  “好。”
  谢山点头。
  两人找到公社卫生所的时候,肖云天的病房里正上演着二女争一男,小姑子胡乱插手,无情渣男的戏码。
  王秋文觉得她的心都碎了。
  这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般难受伤心过。
  千辛万苦从派出所出来,第一时间就跑过来找天哥,结果呢?
  就看见了天哥和旁的女人说笑,肖云菲和那女人看起来也很亲密,他们像极了一家人。
  那她呢?
  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
  以为天哥会说点什么。
  结果。
  只是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天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想起来了。”肖云天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紧紧地锁住王秋文的脸,看着她愤怒的表情转变成震惊,果然,他的失忆和她有关系。
  “天哥,你不是说一辈子就喜欢我一个人吗?”
  “她才是我喜欢的人。”
  肖云天绝情地回答。
  伤心的王秋文没有注意到,孟沅也在注视着她,甚至不着痕迹地挡在了肖云菲面前。
  她料得没错。
  王秋文很快就爆发了,开始扔符。
  “小心!”
  肖云天脸色都变了。
  他越是担心孟沅,王秋文就越是生气,在她看来,只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死了,天哥又可以和她幸福地在一起了。
  肖云菲想要扯开孟沅,只是后者站得很稳。
  “砰”。
  声音不小。
  孟沅低头看着自己被扔中的心口,一点事情都没有,再抬头就看见王秋文的口中有鲜血溢出,她似乎比自己更震惊。
  “你,你。”
  王秋文将口中的鲜血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盯着孟沅,手指不断地拨动着,“你,你竟然是谢家人?”
  昨晚她为什么没有算到?
  谢千秋和谢山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病房的。
  两人同时看向孟沅。
  这位女同志可以说是长得非常漂亮,但仔细看她的五官就会发现和谢东平有七分相似。
  谢千秋可以肯定,这位女同志是谢家人。
  眯起眼睛。
  很好。
  终于遇上一个厉害的了。
  抬手一挥。
  病房门和窗户同时关上,结界起。
  原本很符合时代的大辫子被一头漂亮的白发取代,伸手抓住身边谢山的左手,在食指上用力一挤,一滴鲜血腾空而起,直直地朝着孟沅的眉心飞去。
  看着这一幕的旁人都惊呆了。
  肖云菲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同一时刻,距离公社卫生所不远的县城宾馆里,一个容貌秀美,气质出众的中年□□心头一痛,纤纤玉手哪怕是掐着法决也格外的漂亮。
  不到一分钟,原本含笑的脸就变得铁青,几乎是眨眼间,镜子前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县政府会议室,作为副县长的谢诚正在和县里的其他领导同志开会,突然,他感觉到脖子一凉,低头,一把像是凭空出现的匕首在搁在那里。
  其他的同志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
  下意识地看向会议室大门,依旧关着啊!
  那这个挟持谢诚同志的女人是怎么进来的。
  领导同志们直接就站起身来。
  “别动!”
  若是有选择,美妇人也不想这样,可没什么比保命更要紧的事情。
  公安部门的领导抬手,“同志,冷静点,我们不动,有什么话好好说。”
  “闭嘴!”
  美妇人说完,像是有病一般,神叨叨地冲着空气说道:“我知道你听得见,给我住手,不然,我就拉着他陪葬!”
  谢诚依旧一脸懵,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卫生所里。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肖云天,孟沅,肖云菲三人都觉得这声音异常熟悉,很快一个名字就出现在她们的脑海里。
  “放了他,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被威胁的谢千秋皱着眉头说道。
  会议室里的领导们压下心里的震惊,哪怕突发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
  美妇人的嘴角开始流血,她却仿佛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一般,露出一个很是美艳的笑容,“我知道前辈你的道行比我深,但若真是要拼命的话,在我死之前,肯定会先弄死谢家这位小县长,我可算不上好人,惹急了我就拉着整个县城的人陪葬!”
  她的声音,谢山也能听到的,很快就想到了谢诚。
  “你想如何?”
  谢千秋问,看向房间内的几人,最重视线停留在王秋文身上,走过去,扯下她的一根头发,那根黑发在她手中无火自燃。呃!
  按理来说,就着这么点烟火,她应该能轻松到对方的面前。
  脑袋上的狗东西在阻止她。
  “放过我!”
  美妇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只要你说出这三个字,我就放了他。”
  “不可能。”
  谢千秋拒绝,“有本事你就撕票,他死了,你也别想活。”
  谢家人从不骗人,看起来对方也了解这一点,因此,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