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1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她是个好祖宗,绝对不是为了自己,对,就是这样。

第19章 、第 19 章
  王家村,王秋文一大早就起床,想到肖云天,她青春美丽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哪怕是没有几粒米的红薯粥也影响不到她的好心情,快了,很快她和天哥就能过上他们想要的日子了。
  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走出自家院子,看向大山那边。
  笑容消失。
  怎么回事?
  谢家的气运消失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谢家出手的原因,连谢家的东西都带着旁人没有的紫色气运,更别说谢家村的人,每个人都称得上是福星高照。
  右手的手指不断地掐算着。
  什么也算不到了?
  这怎么可能。
  闭上眼睛,很用心地再一次掐指。
  同一时间,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的谢千秋睁开眼睛,有人在算她的命?
  呵呵。
  胆子真大。远在王家村的王秋文直接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谢千秋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欠了谢家一条人命,但凡参与的人,等待他们都只有地狱。
  不过,她现在既然是人,行为就应该符合人的身份。
  “砰!”
  谢千秋站起身来,一脚将刚刚坐的小板凳踩烂,发出巨大的声响。
  自昨晚之后,谢东平就安排了人,整天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守着小福娃,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小福娃的家人做最好。
  于是,谢二柱和大侄儿谢安就在院子里陪着,听到动静,再看见那小板凳,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这么沉重的表情,嗯,村长让他们注意的事情发生了。
  “安子,快去通知村长。”
  谢二柱说完,谢安就跑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见自家闺女拿起一旁的大扫帚,轻轻松松地就将里面的木棍抽起来,握在手里,大步往外走。
  这是要去打架吗?
  虽然有些懵!但他还是抄起一旁的扁担跟了上去。
  谢东平很忙,到现在都没有合眼。
  昨天晚上忙着搬回村子里的粮食,分发给各家后,又召集村中的干部开会,都是谢家人,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拐弯抹角,开场他就说出了他的怀疑。
  能在不惊动村中所有人,将他们的粮食运走,那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而粮食又在距离王家村不远的山洞里发现的。
  他有理由怀疑这事和王家村有关。
  “这些年我们和王家村井水不犯河水,一直都相安无事。”谢东平说着这话的时候,眉头皱得很紧。
  谢家村虽然和王家村相邻,相似的同时又有许多的不同之处,谢家村的人绝大多数寿命都很长,而王家村大多短命;谢家村的人少有意外死亡的,而王家村几乎每年都有死于意外的;谢家村不仅仅是一致对外,他们内部也是真正的和谐,王家村对外的时候很统一,平日里却是鸡飞狗跳,吵闹不断。
  因为这些不同,两村从相邻开始就没有结过亲。
  所谓的井水不犯河水,另一个意思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这一点到不是族规,但谢家村的人从来不理会王家村的人,觉得他们行为处事太不讲究,也太不择手段。
  而王家村的人自然也不会理谢家村的人,在他们眼里,谢家村的人就是一群沽名钓誉,惺惺作态的人。“你们别忘了,王家那一群人祖上是做什么的?”
  方士,国师,风水先生,盗墓的,算命的等等,虽然一代不如一代,但谁知道他们手上还有没有保留一下见不得人的手段。
  随着谢东平的话落下,其他人的眉头跟着皱了起来,这如何防备?
  “村长,小福发火了!”
  就在这个时候,谢安冲了进来。
  听到这话,知道内幕的谢东平脸色都变了,老祖宗发火,是他们哪里做的不好吗?
  赶紧起身。
  其他人见他那么紧张,连忙跟上。
  在路上遇到谢二柱找来传口信的村民,一听,那还得了,他们必须得保护自家老祖宗。
  “能打的都给我跟上!”
  随后大步地往村口走去。
  一群人在快到王家村的时候追上了谢千秋和谢二柱。
  呃。
  这是要变成打群架的节奏吗?
  谢千秋可没有这样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她都奉行先礼后兵,停下脚步,转身,沉着脸看着一群人。
  被那双大眼睛沉默的盯着,对视不到一秒钟,就慢慢地低下了头,所有人都忍不住站直了身体。
  “冷静!”
  谢千秋说完这两个字,转身继续往王家村走。
  冷静?
  谢东平立刻就领会到了她的意思,一边跟上一边还不忘小声地和其他人解释,就一个意思,一会儿只要老祖宗没有吃亏,他们就不要插手。
  对此,谢千秋很满意。
  一路上压根就没有管王家村那些人诧异的眼神,她的目标很明确。
  当然,等她们一行人到地方的时候,王家村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青壮年,那架势和刚刚的谢家人没什么差别。
  “稀客啊!”
  王村长同时也是王大队长,五十多岁,干瘦的脸上带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谢大队长带着这么些人来我这里,是想干什么?”
  谢东平就扫了他一眼,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什么话都没有说。
  “让开!”
  谢千秋开口。
  “你说什么?”
  王炎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资格和他说话,“我说谢东平,你们谢家村是没人了吗?”
  谢东平依旧不说话。
  “让开!”
  谢千秋说了第二次。
  王炎气得很,他就说嘛,谢家村的人果然阴险狡诈,不过,“谢东平,别以为她是个小丫头,我就没有办法。”
  谢千秋没打算是说第三次。
  她看得出来这人和她要找之人的关系,既然是这样,他也不算无辜。
  接着抬起手,不算长的棍子对着王炎以极快的速度噼里啪啦一顿打。
  结束后。
  王炎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告诉你女儿,我叫谢小福,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说完。
  很是帅气转身走人。
  直到这个时候,王家村的人才反应过来,哪里肯让谢家村的人这么轻易地离开。
  群架终究还是打了起来。
  谢东平觉得他们很冷静,对方非要打他们,他们不还手就是傻子。

第20章 、第 20 章
  按理来说,这里是王家村的地盘,在人数上比谢东平他们一伙人多了不止一倍,打起来怎么都是王家村占优势。
  然而,谢东平这边有个谢千秋,若按实力来算的话,她一个人就能将王家村的人全部撂倒,有她在,谢家人是不会吃亏的,再加上他们这边的人运气都很好,时不时会出现王家人一不小心拳头就揍到王家人身上的事情。
  所以。
  等结束以后,嗯,双方表面上达成了平手,事实却是王家人挨的揍更多一些。
  报警?
  不存在的。
  不管起因如何,打群架这事要是让公社的领导知道了,谁也讨不到好。
  于是,双方人马瞪了对方许久就散了。
  回村的路上,谢东平冷静下来就开始琢磨,他很清楚重点在于老祖宗对王炎说的那句话,让王家的闺女生不如死,他觉得这应该是结了死仇,否则,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他们谢家的族规就是老祖宗定下的,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自家的老祖宗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错的那肯定是王家闺女。
  死仇!
  脚步一听,心也跟着发凉,甚至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难道老祖宗也是因为这事才出现?
  接下来回村的路上,谢东平不停地看向谢千秋,越想就越沉重。
  早上发生的事情虽然让王秋文心里略微有些不安,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给天哥上户口,让他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她的身边。
  这事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有些困难。
  可王秋文不一样。
  十岁那年一场重病后,她脑海里突然就多了许许多多的东西,看相,算命,看风水气运等,随着她将这些彻底掌握并运用到现实后,人生就变得不一样了。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