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子孙又在哭坟了-分卷阅读5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谢千秋用她的眯眯眼扫了小孙孙一下,再对上狄星云,“就你这样的人,不过是烂命一条,又怎么配和谢家人相提并论!”
  狄星云的心在往下沉,“前辈想要如何?”
  “师门。”
  谢千秋说出这么两个字。
  果然,超超然准备赴死的狄星云脸上的淡定不见,嘴唇抖动了几下,“事情是我一个人做下的,与师门无关。”
  “那你就不应该用你师门的手段!”
  谢千秋的声音凉得刺骨,“既然你的师门教了你这样的技艺,那么就应该教你同等的品德,否则,他们就是失职,你没资格和我谈,是你叫你师门的负责人过来,或者我找上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的路费不低,就不知道你们师门所有人的性命加起来能不能抵得了。”
  灭门!
  狄星云脑海里突然想到这两个字,声音再平稳不起来,有些焦急地喊道:“他们是无辜的!”
  “跟我说无辜。”
  谢千秋低头,看都不看他,“谢家要是不无辜的话,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不被逼到绝路,她是不会出现的。
  “前辈。”
  谢千秋直接站起身来,一步步地走到狄星云面前,后者脸色惨白,他注意到了哪怕他的四周都是带血的水渍,对方踩过的地方竟然连一个印子都没有留下,这说明什么,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而随着她的靠近,一股绝对碾压的气势令他的双腿不断颤抖,哪怕拼命地抵抗,也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双膝就重重地跪在了地上,眼里闪过浓浓的屈辱,他这双腿就跪过师门。
  “我说你师门没教好你就是没教好你,你现在这样才是对前辈的态度!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小礼敬病床前,我要见到人,否则,我是不介意大开杀戒的,也好叫世人知道,良善的谢家也有凶残的一面!”
  说完,直接离开。
  好帅,好酷!
  谢俊第一次见人将旗袍穿出唯我独尊的气势。
  看着老祖宗的背影,大眼睛里冒星星,屁颠颠地跟上,路过狄星云身边时,“姓狄的,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叔。
  这人不配!
  说完这话,纠结了一下自己可能没有老祖宗那么帅气,以后要多学习之后,就跟上了谢千秋的步伐。
  在两人离开后,狄星云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脸上出现惊骇之色,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他们招惹了一个多难惹的人物。
  那个年轻姑娘,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很快。
  孔阳森等人就赶了过来。
  看着三人,狄星云也没有功夫多解释,“孔先生,你若信我,就立刻带着梦梦和菲菲去国外,走得越远越好!”
  说完不舍地看向何梦和孔菲菲,“我不会害你们的,听我的。”
  “你把话说清楚,刚才那年轻女子是谁?”孔阳森抓住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手。
  只可惜,和以往因为何梦母女两而让着对方不同,狄星云很是轻松地挣脱了他的手,“我有急事需要处理,听我的,不然你们会后悔的,再见!”
  话落最后看了一眼母女两,急匆匆地走了。
  孔阳森信吗?
  多多少少是有些信的。
  但要他逃?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他也是经过名师教过伸手的,然而,目光黑得吓人,狄星云比他想的还要厉害。
  何梦垂眉,眼里闪过不安,她第一次见这般狼狈的狄大哥。
  另一边,谢俊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狄星云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一个对他很好,很温和慈祥的长辈,他为什么要害爷爷?
  “老祖宗?为什么?我想不明白,狄叔到底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傻孩子。”
  谢千秋看着面前被谢家人保护得很好的小乖乖,再次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坏人的想法你要是能猜到,那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
  “也是,可是老祖宗,我心里还是很难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谢俊撂狠话时不帅,可难过是真难过,“爷爷他们知道肯定更伤心。”
  “真乖!”
  明明自己心里不好受,还想着家人,真是可爱,“行了,别难过,我们现在去医院,小礼敬多半都醒过来了。”
  “小敬礼?”
  这其实是谢千秋第二次这么提了,可谢俊现在才反应过来,“您说的不会是我的爷爷吧?”
  “怎么?有问题?”
  谢俊仔细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没有问题,哪怕他爷爷已经是个头发发白的老头子,可面前的人是谢家老祖宗啊。
  只是总感觉怪怪的。
  他们到医院的时候,谢礼敬已经醒过来在忙碌了。
  谢俊看见他对着自己笑,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就跑了过去,声音带着哭意,“爷爷,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小卓,一会儿再说,俊俊回来了。”
  另一边的陈卓一脸的笑意,“好,谢叔,你醒了我就安心了,好好保重身体,其他的都不重要。”
  谢礼敬回了一声,把电话挂了,拍了拍他的手背,笑着说道:“对不起,让我们俊俊受苦了,都是爷爷不好。”
  他不哄还好。
  一哄谢俊忍着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期间还不断地点头,“真的是很辛苦,好多人欺负我,打我,骂我,我一个人骂不赢,也打不过,爷爷,你可要给我出气!”
  “好,好。”
  听到这话,谢礼敬的心放了下来,孙子还是那个孙子,受了委屈会告状,眼神却就已经清明。
  谢俊不哭了,想到老祖宗还在,有几分不好意思,“对了,爷爷,说不来你可能不信,我爸让我哭老祖宗的坟……。”
  秦管家是真不信。
  谢礼敬和谢千秋倒是看着谢俊说得眉飞色舞,最后才开口说道:“我信,因为这是我昏迷前让你爸做的,没想到最终只有我们家俊俊成功了,你果然是最有福气的孩子。”
  说完。
  他看先谢千秋,“老祖宗,对不起,打扰你清净了。”
  老爷和小少爷都疯了吗?
  “嗯。”
  谢千秋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道歉,“俊俊,我饿了,你去买点好吃的,小秦的手艺不太好。”
  “好的。”
  谢俊没有多想,直接点头,期间还仔细询问了她的口味,偏好,又问了谢礼敬和秦管家,这才迈着轻松的步伐离开,在他心里,爷爷醒来了,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老孙子。”
  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谢千秋笑眯眯地开口,“话我可得说清楚,我只负责解决伤害谢家血脉身体之人,至于其他的,我不管。”
  谢礼敬点头,仅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谢家家规第一条就是量力而行,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情,有多大本事吃多大碗饭。
  他们谢家如今的富贵都是他们应得的,甚至他们付出的比他们得到的更多,对任何人,任何事他们都问心无愧。
  “谢谢老祖宗。”
  谢千秋接着就说了方家和狄星云的事情。
  谢礼敬眼里闪过伤痛但并不意外,叹了口气,“那孩子可惜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
  谢千秋一句话就将他对付谢家的理由说清楚了。
  “老祖宗。”
  谢礼敬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家里其他人我都不担心,唯独俊俊,这孩子心思单纯,当初孔菲菲还是何菲菲的时候,在和俊俊的婚礼上跟戚澜意跑了,他除了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难过了一阵子,很快就想开了,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
  “有我在。”
  就三个字,谢礼敬就放心了,“小俊俊是不一样的,他是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的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这一辈子我都会护着,至于你们,身体好了就让我看看谢家人的风骨,让敌人知道,什么叫做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替自己报仇!”

第6章 、第 6 章
  谢礼敬醒来的消息传出时,许多人的脸都白了。
  何家当家何彬也就是何梦的大哥,一大早就接到这个对于何家来说等同于噩梦的消息,一张发福的脸越是阴沉肥肉就越是下坠得厉害,“砰”的一声,直接将手机摔到了地上,浑身的肉都在颤抖,仔细观察的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