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4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传了回来,护国般若寺里,确实有位迦叶法师,然而,他的地位尊崇,打探的人久候时机,竟都不得窥见其真容。

  这下,炽儿不知该喜还是忧。此迦叶,真的会是彼迦叶么?

  不仅她忧心忡忡,早上还喜上眉梢的赤宁城主,入了夜还未等到他的小凤凰如约而来,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

  第二天一早,在皇宫外久候了一夜的修岩赶回客栈,报告了中州公主的行踪——凤幽夜天还蒙蒙亮就上了魏府的马车,往护国般若寺去了!

  这位长公主一回朝,便同自己的母族魏家走动颇密,陪魏府的老太太及其他女眷们一起去寺里进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然而一想到魏远之……赤宁城主哪里能有一刻稍歇,立即起身,恰好带了炽儿,一同往那护国般若寺去了!

  几人赶赴这中州第一大寺院时,魏府的马车及车夫、护卫,熙熙攘攘占满了幽静的山间小路。还有一些暗卫悄悄环伺在古寺附近,暗中保护这一众女眷的安全。

  护国寺见这阵仗已久,寺门紧闭,不再轻易对他人开放。

  却不知那赤宁城主对应门的僧人说了些什么,对方立即就开了门放他进去,连带着后头的炽儿也被放行了。

  知客僧将他们带到了一处院子里,便自行离开。隐约听到了隔壁院落有众多女子的交谈声,炽儿心想,这位城主大人要找的人,应是找到了。

  “炽儿姑娘,宁某……”显然等了妻子一日一夜的城主大人脸色不怎么好看,却还是勉强对炽儿打了个招呼。

  “宁城主请自便。”炽儿赶紧对他宽慰道,“我想自己在这里走走。”

  想到他带自己逃出了父亲的禁锢,又帮自己打探消息,更将她领进这守卫森严的古寺来,心里不禁泛起感激的涟漪,弯腰福身,对赤宁城主礼貌地笑了笑。

  宁徽玉前脚刚走,炽儿忽而就觉得背后一凉,一种似曾相识的恐慌感弥漫,令她的心跳蓦地滞了一滞!

  三四伤心炽儿终遇无情迦叶

  是谁……

  炽儿回头,却只见一个小沙弥跑过,见了她,还腼腆地点头问好。

  方才那似曾相识的可怕气息,真的是她的错觉么?

  炽儿静了一下心神,出了院门,见四下寂静,除了低头扫落叶的僧人,也有一些居士闲庭信步,悠然自得——似乎没有人会注意她的存在……

  那便太好了!

  她的脚步不禁快了起来,一个个院子走过去,只要有人声的地方,就凑过去悄悄地看。

  没有,没有……为什么……

  一颗颗铮亮的光脑袋,一身身素净的袈裟,一串串她听不懂的佛偈,却就是没有,她的迦叶。

  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了哪里,炽儿对着眼前一座座令她分辨不清的古色古香的建筑,和冬日里仍然青翠苍劲的棵棵青松,无声地落下泪来。

  除了那一次父亲说要打掉她腹中的孩子,自同他分别以来,她未有哭过。

  然而此时此刻,绝望的泪珠沿着少女清瘦的面颊滑落下来,无声无息地滚落于她脚下的石板,跃入周围的草丛之中,立即消失不见。

  “难过什么?”男子清冷而不含感情的声音倏然传来,“是你的魏将军不要你了,还是因为,那位银发公子,也去寻了别的女子?”

  “……”炽儿的泪凝在了脸上,她转身回头,见到了一张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面容。

  “迦、迦叶……”

  呆滞了好久,她才反应过来,语气颤抖着,轻喃他的名。

  对方就站在一棵青松之下,远远看去,亦见身姿挺拔,气度超凡。只听他又淡淡地开口:“过来。”

  炽儿的脚就像被安上了傀儡的引线,自发自动,就朝他走了过去。

  走近了,她微微仰视他的脸,仍有泪光盈盈的双眸,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与痴缠,恍若经年。

  “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