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39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

  然而,不能再等了!趁着焰儿不在,她只能将一切对这个堪称陌生的男人和盘托出,拜托他帮她这个忙了——

  她知道,这宁城主既然心念妻子,自然巴不得将她和焰儿这一对累赘给送走!又趁着他正在“醋”头上,此时她同他说话,他定是巴不得呢。

  果然,她说要同他借一步说话,这位城主大人便“识相”地做出与她亲密相谈的模样——

  那中州公主的脸色,显然更难看了……

  “孩子,不是魏远之的。”她凑在这个北境神只的耳边,轻声轻气地,“先别让焰儿知道。带我去护国般若寺……”

  等找到人了,再想办法对焰儿坦白吧。而若她真能见到那人,又该如何呢?求他对她和孩子负责?

  若未找到……那便继续找吧!茫茫人海,寺院万千,眼下既然她得了自由,不找到他,她便不准备再回大漠了。

  只有先找到他,定要找到他,她这颗空落落了数十个日夜的心,才能稍稍踏实下来吧。

  三三得赤宁城主相助入佛寺(珍珠700加更)

  炽儿在客栈独自等了一夜。

  焰儿迟迟未归,想来还与那魏远之纠缠于一处……本来是应该担心妹妹的,可是以她与魏远之的短短接触,却莫名地相信,那中州将军就算再恼怒,也不至于,会真的伤害焰儿。毕竟,焰儿也曾救他一命……是以,暂时让焰儿待在他的身边,她反而不怎么担忧。

  真正让她记挂的,倒是那最后带着娇妻回了客栈痴缠一夜的赤宁城主,是否还会记得答应她的事?

  就在隔壁听了那久别重逢的两人一夜缠绵,炽儿脸红心慌,时不时忍不住轻抚自己的小腹,暗暗讶异同为孕妇的纤弱公主,竟能承受得了男人那般强烈的索需?

  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第二日清晨,隔壁又是好一阵羞人的动静。待到炽儿起身整理完一切,那臊人的声响终于彻底消失了。

  等到修岩来喊她用膳,炽儿才知道,那位公主已经离开了。

  “宁城主,可否帮我……”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不曾对人言的秘密,就这样迫切地袒露在这个秀美得令她也自叹弗如的男子面前。兴许因为,这么多年,他都是北境人心中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令人信服的神力吧……

  “莫急,先让人去那寺里打探一下。”辛苦操劳了一夜的赤宁城主,却是神清气爽,春风得意的模样,喝着早茶兴致颇佳地对炽儿询问道,“你的那位,嗯,_0_da_0_shi?法号叫什么?”

  他的措辞令炽儿脸上一热,有些羞愧地低了头,“迦叶……他说他叫迦叶。”

  至于这是不是他的法号,她根本不得而知。

  “大约多少岁?”宁徽玉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淡淡的同情,“长何模样?”

  “二十多岁,应该,不超过二十五。”炽儿感受到了来自神的怜悯,却未露出自怜的神色,此时反而倔强地仰起了头来,“皮肤很白,长得……很好看。”

  说到最后两个字,舌尖里还是忍不住流转过羞赧之意。

  “噢?”赤宁城主笑了笑,“有多好看,能让我们大漠第一美人对他如此青眼?”

  “啧!”还不等炽儿回答,候在门边的修岩忍不住插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主人面前,说别的男人好看……”

  “咳,多嘴。”宁徽玉干咳了一声,放下茶盏,对自己的贴身侍卫吩咐道,“都听到炽儿姑娘说的了?还不赶紧派人去查?”

  修岩领命而去,留下炽儿对着赤宁城主,露出一丝感激的笑来。

  美人神色哀戚之间流露的那点凄婉而带着希冀的笑容,着实是令凡人心动呐!还好他宁徽玉早就高居神坛惯了,心里又早就有了一只小小的凤凰神鸟,不然,真的要被黑远山养的这闺女,给迷得七荤八素也不一定……

  ***

  消息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