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3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瞬间都被那翩然坐在大堂角落,怡然自得地饮茶的银发男子给吸引去了!“我跟姐姐说话,要你管!你不是去找魏……那个魏什么之的么!人呢,找到了么?”

  在中州的地盘上,她还是小心点说话吧,毕竟那个魏远之的势力,好像真的有点大……不过她嘴上跟赤宁城主不对盘,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因为有这尊大神“助阵”,比起上回来中州,眼下的她暗暗多了好几分的底气。

  那边焰儿没大没小地同赤宁城主说着话,炽儿却是惊得心里如一团乱麻。

  这位宁城主,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堂那个位置的?明明方才她是打量过,确定他跟修岩都不在,才小心翼翼开口去打探的……现在可好,漠上的人根本不信什么佛教,她一到中州就跟人询问寺庙的所在,岂不惹人怀疑?而很显然,那赤宁城主虽不动神色,却早已将她莫名的询问,以及不自然的神色看在眼里——

  他漫不经心地对焰儿说上两句,根本也不看她一眼,炽儿却总觉得,自己的秘密好似已全然,被这个优雅而深不可测的男子给一眼识穿!

  ***

  宁徽玉带着新得的两位“娇妻美眷”出了门。

  年关已近,街道摆起了夜市,行人络绎不绝。往来热闹繁荣的街景,令两个小姑娘都是忍不住频频驻足。宁徽玉却是头也不回,径直穿行在人群之中。

  从修岩传回线报,这位城主大人便有些阴郁的模样。

  炽儿不明所以,却还是扯着焰儿跟了上去。直到赤宁城主的脚步,忽而停了下来。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一名高大英挺的青年男子,怀中搂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旁若无人,柔情蜜意……那男子微微侧过的脸庞年轻而俊逸,独特的军人的冷峻中,掺杂了几分犹带少年味的青涩和柔情——

  不是面对心上人的魏大将军,又能有谁?

  “姐姐?”焰儿还没看到那魏远之,正奇怪两人怎么同时停了脚步。

  “焰儿姑娘,你要找的人就在那,能不能让他‘回心转意’,就看你的了。”只听那城主大人淡淡一句,人影却倏地退出了人群外,不见了。

  “……魏远之?!”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焰儿一见那魏大将军,再看姐姐也跟着宁徽玉不见了身影,她心念一转,踉踉跄跄上了前去,扯住那无情男人的衣裳,就是一顿哭嚷,“那日你赶我出门,原来是为了与这小娘子双宿双栖……可怜我怀着你的孩子,天寒地冻,流落他乡……呜呜呜……都说中州人古道热肠,我怎么就愈见了你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救你一命,还连身子也赔上了……谁能想到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呜呜……”

  小姑娘声泪俱下,上演的一出苦情大戏,令街市上的人们纷纷驻足来看,听到她对中州人的“褒奖”,更是忍不住出手,对那高大俊朗、气度不凡的青年指指点点。有的大娘大爷甚至涌了上来,将那青年围了起来,“年轻人,做人可不能这样啊……小姑娘太可怜了!”

  魏远之何等的心性,岂能受得了这般千夫所指?怀里的佳人已悄然自他臂弯间消失都来不及察觉,两眼瞪着那表演得绘声绘色的鬼丫头,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边厢焰儿缠住了魏远之不放,这边炽儿跟着宁徽玉,倒是见到了传闻中那位“多情”的公主凤幽夜。

  这位高贵的中州公主,片刻前还依偎在魏远之身前,此刻见了赤宁城主这位“前夫”,显得又惊又喜,话没说几句,泪就不停地落了下来。那宁城主也见着了一路惦念的人,却还是冷言冷语地伤她。噢,定是方才见着了妻子倚在旁人怀里,心里正泛酸呢……

  “这位姐姐,莫再哭了,小心伤着孩子……擦擦吧。”炽儿心细,发现这位公主确实如传闻所言,已怀有身孕。她递了一方香帕给凤幽夜,对方虽然接了过去,却显然未想到她这个外人会出现在侧,打扰了他们夫妻“叙旧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