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32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至于如何逃出的古城,她却一带而过……

  黑远山摸着胡子仔细打量着女儿,“所以,真的是那个中州将军将你找回来的?”

  “嗯。”炽儿回来后就几乎在床上起不来,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黑远山当女儿是受了惊吓,一路又受了苦,安慰了几句,也没有多说什么。

  父亲一离开,便留下了妹妹焰儿,守在炽儿的身边。

  想起偶尔传入她耳中的流言,炽儿面对焰儿,也是于心有愧的……尤其是当自小最亲密的妹妹,发现了她身上斑斑点点的暧昧红痕——

  那是近乎疯狂的僧人在她身子上留下的,难以轻易去除的痕迹……

  而这一次,炽儿连掩饰的精力都没有了。

  第一次被僧人占去清白时,她尚有余力,有理智去掩盖这一事实,可是这一次,僧人的不告而别,却让她仿佛一夕间枯萎的花瓣,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像是一病不起,整日昏昏沉沉,就连焰儿帮她擦身子,她都没有及时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些“秘密”,是不能也不该被妹妹看见的……

  “姐姐……?”

  焰儿果然被吓坏了。

  稚嫩的少女显然没有心理准备,自己亲密无间的姐姐,忽然间就有了成人才会有的隐秘印迹……

  “焰儿,你、你别多想,我没事的。”她有些语无伦次,欲盖弥彰。

  长这么大,姐妹之间,第一次有了一种令人恐惧的隔阂。

  焰儿的目光落在炽儿_0_luo_0_lu的胸口——男子留下的粗鲁的吻痕,像伤口一样,从锁骨一直蜿蜒入饱满的乳峰上缘……

  见虚弱的姐姐满脸的惊慌和愧疚,焰儿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只当做自己未曾瞧见什么特殊之处,小心地替姐姐换好了衣裳,便端水离开。

  “姐姐,你好好休息。”她还不忘叮嘱道。

  “焰儿,你……”

  妹妹的若无其事,与炽儿之前想象的,妹妹发现她失贞的反应,大相径庭,是以,她一时也拿不准,妹妹是不是真的没有看出什么——

  倘若单纯的焰儿并未发现什么,她还强自解释,会不会更令妹妹局促难安呢?

  焰儿自己洗漱完,便回来,守在炽儿身边,同往常任何一个夜晚一样,絮絮叨叨地同姐姐说着这几日自己在外的见闻……只不过这一次,不像往常,都是她枕着姐姐的发香睡去——姐姐好像实在乏极了,见她未表现出异样,便安心地睡着了。

  “他若敢负你,我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少女焰儿在熟睡的姐姐床头,立下了郑重的誓言。

  ***

  魏远之走了!

  他在黑羽族已有些时日,一直受到礼遇以及监视,忽然间悄然离去,有族人揣测,是族长放他回去准备聘礼了……

  之前是少主带着聘礼去寻心上人,如今又有大小姐好事临近,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

  焰儿也是,整日面带笑容,时时逗炽儿开心。

  妹妹显然也是误会了些什么,所以才会以为她因魏远之的离去才闷闷不乐,因而努力想让她绽放笑容……炽儿想要同妹妹解释,却终是因为内心的怯弱,还有想要守住僧人这个秘密的私心,而迟迟未与焰儿坦诚。

  可是,日子又过了十来日后,炽儿发现,自己的这些自私的想法,终究是会受到原荒女神的惩罚——

  因为与陌生的男子私定终身,或者说,是无媒苟合,而不顾可能对妹妹造成的伤害,以及,对父亲和族人带来的影响……她的谎言和虚伪,除了留下一身很久才渐渐褪尽的暧昧痕迹之外,还在她身子里,留下了无法轻易抹去的“罪证”。

  除了整日昏昏欲睡,全身无力以外,女儿家的月事迟迟未至……

  她有孕了。

  二九有孕被觉无奈构陷将军

  炽儿曾经也幻想过,自己同漠上任何一个寻常姑娘一样,嫁人生子,而后相夫教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