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22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而宏伟的建筑,比之赤宁城里那人人向往的,被视为圣地一般的靖宇堂,恐也是不遑多让!

  炽儿环顾四周,久久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僧人仍是面不改色,径自走到了殿室内一面墙壁前。

  为什么,他好像对这里面的情形一点儿也不吃惊,甚至,仿佛知道这里头的处处通路一样的胸有成竹?

  炽儿睁大眼睛,看着僧人转动了某一盏灯台——

  只听“嚓擦”几声,光秃秃的石壁,竟然应声而开……

  看着眼前出现的又一条小径,少女张大的小口好半天才阖上。

  僧人转头看了她一眼,仍是静默着,迈步朝前而去。

  炽儿自然赶紧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一前一后,方进了那小径,身后的石壁轰隆一声,竟又自动落下了……

  “这……我们,是不是无法再掉头……”炽儿小声地,想要同前面淡然自若,只留一个冷峻背影给她的僧人“搭讪”。

  “嗯。”没想到,之前惜字如金的他,竟然还真的出声应了。

  虽然还是简短的一哼而已,却已足够令少女的心砰砰乱跳!

  “可是,‘他’说,不能回到方才那里,便只能被呼延海的流沙……”炽儿说到这里,才突然想到——

  这镇定涉险的僧人,难道是根本未曾听说过呼延海的可怕?!

  对,他一个外邦人,兴许连流沙是什么都未见过,哪里晓得呼延海,为何会成为漠上人人惧怕之所……

  “呀!”少女低着头胡思乱想的时候,冷不防前面的人蓦地停下了脚步,她娇俏的小鼻尖直直撞上了僧人硬实的背脊。

  “你怕,为何还要跟来?”僧人侧过身,如初遇时冷淡的眸子,又瞧了她红红的小脸一眼。

  炽儿摇摇头,又坚定地点点头:“我不怕!”

  “……呼延海的毒蝎,倒确实麻烦。”麻烦到令他都要运功整整三日,才不至于因那异样的剧毒暴毙而亡。

  然而,就在他将所有毒素都通过功力运转,逼退出了五脏六腑的时候,一个更“麻烦”的人物出现了——

  这名时不时出现在僻静的林子里,还总用一双清澈美丽的眼睛莹莹望着他的少女,为何要多事将他从落叶堆里“挖”出来,还胆大包天地褪了他的僧袍,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原本此举,与从前那些试图引诱的女子,并无二致……可是不知为何,由这名少女做来,就好像格外地搔动人心!一定是那蝎子好死不死咬在了他大腿内侧的缘故,全身的血流好像都往下身奔涌,以至于,前所未有的一股冲动,使得彼时的他将这不知死活的少女压在了身下……

  二十听僧人自报姓名见淫画

  炽儿不知道破戒的僧人内心的百般纠结,只意外地听到他竟同她讨论呼延海最可怕的毒蝎,霎时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不仅知道呼延海,甚至还曾招惹过里头的致命毒物;喜的是,一直沉默寡言的他,居然会响应她的“搭讪”了。

  “你是如何……”

  “嘘——”

  正想细问他是如何遭遇的呼延海毒蝎,僧人却打断了炽儿的话。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炽儿才看到,小径的尽头,是另一座殿室——

  虽不如方才那大殿的空旷恢宏,这不大的殿室却也是雕梁画栋,极富美感。只见僧人在左右两扇一模一样的门前微微沉吟,很快便选择了其中一扇大门。

  同样是转动灯台,大门开启,炽儿又跟了上去。

  这回入眼,又是与方才几乎一模一样的殿室,只不过,门又多了一扇——三道石门,看不出有任何区别,这回,一往无前的僧人也有些犹豫了……

  背对着炽儿,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僧人回头,对一直用莹莹水眸注视着他的少女,沉声道:“如果我选错了,你也要跟我一起死?”

  “……我相信你。”炽儿摇摇头,又加上一句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