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21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那股吸人一般的下坠之力也蓦地缓了下来——

  炽儿睁开眼,萤萤烛火先是映入了眼帘,再一回头,发现自己竟是落入了男人强健的臂弯里……是他,是他接住了她!

  “明明有梯,你跳下来找死么?”男人的眉眼在幽暗的烛光映衬下,显得愈加冷厉了。

  “我……”炽儿一张口,才发现自己紧张得喉咙都哑了,好半天才涩涩地挤出几个字,“我怕你……”

  怕你再也不会出来了……

  所以根本来不及细想什么,在开关合拢的那一刹那,情感驱使的本能,已然替她做出了选择——

  他选择涉险,她也选择跟着他……就算他当她是妖,她仍然想缠着他,紧紧不放……

  也许是四下黑暗寂静,壮了炽儿小姐的胆子,她搂住了僧人的颈项,牢牢地,怎么也不肯放开!冷然的目光又扫了她一眼,僧人到底是没有做类似于将她将一_0_pi_0_gu摔在地上的举动,反倒是将她轻盈的身子掂了掂,调整了个更加顺手的姿势,就此微拧着眉抱着她往前走。

  他……他居然抱她……

  明明更羞人的事都做净了,炽儿却因他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这一事实,而感到莫名的兴奋和羞臊!

  借着洞里那一点点不知是谁点亮的烛火,炽儿偷偷观察着僧人的神色,只见那张俊美的脸上依然无甚表情,唯有黝黑的瞳仁,闪现着笃定的光芒。

  他真的,一点也不害怕么……

  一阵阵幽暗凉风四下袭来,炽儿将脸儿整个埋进了他的胸口。

  没关系,只要有这一刻,她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冷么?”僧人垂眸看了怀里衣着甚为暴露的少女一眼,不动声色地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以至于少女微微_0_luo_0_lu的胸口,被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直直蜿蜒入刺绣精致的裹胸里头……

  蓦地回过神来,发觉自己正盯着女子最丰盈而柔软的一处猛瞧,僧人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而后嘲讽的话便脱口而出:“穿成这样,除了在温室里做王子的女奴,恐怕也没有别的事能做了。”

  “……”炽儿一时无言,只轻轻摇了摇头,“我不冷。”

  虽然他语带讥诮,从未穿成这样示人的炽儿却自觉“理亏”,因而被他嘲讽两句她也未放在心上……况且,此时此刻,有他的体温,很暖……

  少女不知道,她有些怯怯地,却像只毫无防备心的小动物般,乖巧依偎在男人胸口的模样,实在是太……太令人想要欺负她了!

  僧人忽而低头,温热的唇瓣靠近了炽儿的脸庞。

  就在炽儿错以为他是想要亲自己的时候,只觉耳畔发丝一紧——原来是面纱被他以双唇含住,再往边上一扯,一下就被他“咬”了下来!

  毫无疑问的,面纱下的脸儿红透了。

  看了看小鹿般忽闪忽闪的盈盈双瞳,和少女红红娇艳如春花的小脸,僧人的唇张了张,终是紧紧闭阖,未再出声挖苦。

  他一路静默,抱着炽儿走了好长一段路。

  万籁俱寂,除了僧人的脚步声,便只有彼此的呼吸,乃至是心跳声……

  如果这条路,永远也没有尽头就好了……彼时少女心里如是想。

  然而,周围的昏暗忽然间褪去,狭窄的小路也豁然开朗——

  两人已进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

  实在、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情不自禁地从僧人臂弯里挣了下来,炽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彻底惊呆了!

  如果说孔雀王子的宫殿是华丽奢侈,那么这座神奇的地下宫殿,才真正是超乎所有能工巧匠想象的上天杰作!

  不说那金光闪闪的层层廊柱,美轮美奂的浮雕壁画,甚至是殿室中间一个圆形池子里水花四溅的喷泉,光是经年不熄的特质油灯,密密麻麻数百盏,点缀着整个空旷的大殿,就已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这世上,竟然有这般神秘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