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2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左右,更加坚定了要将这勾人的女妖给治住,让她不能“危害”更多男子的念头。

  僧人不再多言,而是上前两步,长臂一伸,扯了少女的衣袖就要走!

  “诶,高僧这是做什么?”孔雀王子却也眼疾手快地出手拦住了僧人的动作,苍白到显得有些阴柔的脸,带了几分阴恻恻的笑意。

  炽儿被两个男人一阵或明或暗的拉扯,面纱下的小口张了张,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驱尽妖邪,不仅是替王子,这也是贫僧视为己任之事。”

  一身粗布僧袍,一双冷峻眉眼,这样的僧人,比之一身华服,墨发上还点缀着宝石的王子,竟然更让炽儿移不开目光……

  为什么,明明他是来“捉”她的,眉目间也毫无对她的半分相识旧情,可她却还是对他主动上前拉她的举动,感到有些暗暗欣喜呢?

  “按理说是应该相信高僧所言的,只是,我这人疑心向来很重。”楼兰王子自嘲地笑了笑,手指突然对着某处指了指,“倘若进了这座地宫,还能安然无恙地出来,我便相信高僧,确有降妖除魔的真本事……”

  地宫?

  这时,殿室内光洁铮亮的石砖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空洞——

  炽儿朝那黑漆漆的洞口望去,只感觉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

  “楼兰地宫……”僧人眉目微敛,看不出在想什么,就在炽儿以为他随时会弃她转身离去的时候,只见他双手合十,再次口宣佛号,而后冷然道,“在贫僧出来之前,希望王子能远离此妖女,只待贫僧,亲自收妖。”

  “……高僧可知,这地宫里面地形错综复杂,若能顺利解开谜题,自然能一步步回到此地,如若出错,等待你的,恐怕是胡延海的灭顶流沙!”

  “无妨。”无视楼兰王子有些惋惜似的眼神,僧人除妖的决心好像异样的坚定——

  即便眼前刀山火海,为了将她这个“邪祟”给彻底降服,僧人恐怕也会义无反顾得连眼都不眨一下!

  为什么……他真的就这么恨她么?

  原本还怀抱一线希望,以为僧人是特意来救她的炽儿,听到那地宫的可怕之处,心更往下坠了几分……

  “高僧仙姿玉貌,如若就此埋入黄沙,或是困死于地底,岂不可惜?”孔雀王子这回毫不掩饰对僧人容貌身姿的欣赏,乃至是觊觎之意,“还是不如留在我这皇宫里,享尽天下所有荣华富贵,才不辜负这大好年华呀!”

  “……”

  “……”

  听了楼兰王子“好意”相劝,亲眼目睹了他与男侍从暧昧举动的炽儿自是心如明镜,她更知道,无论僧人前来所为何事,从其踏进这宫殿的那一刻起,已是难以抽身。只不过,就此沦为王子的男侍?还是不管不顾真的下那地宫去?

  无论僧人选哪一种,炽儿都不觉得会好过一些……

  “多谢王子美意。”口上说得客气,僧人的神情仍是冷冽的,他的目光又在少女的身上来回逡巡了一遍,便转身踏入了那地宫的入口。

  老实待着不要轻举妄动……

  这是炽儿从他那一眼中读到的。

  僧人对未知的危险,似乎有些掉以轻心了。因而他这“选择”,也快得令人来不及反悔——

  那楼兰王子显然对自己信口一个“玩笑”,便有人如此当真,而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更令他意外的,是当地宫的入口自动闭合的那一刹那,身边一直默默而立的纤弱少女,居然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瞬间被黑漆漆的洞口给彻底吞没!

  十九僧人抱炽儿闯地宫迷殿(重要感情线)

  生同衾,死同穴。

  在黑洞中直直下坠的那一刻,炽儿脑海中居然闪过这样一句话……

  她今生恐无缘与他同衾,然而能与他葬身于一处,也不失为一个归宿了。

  这般想着的时候,眼前的黑暗忽然散开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