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12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的清风,旷野的草香。

  他也许走遍了千山万水,此地不过是他千万个所经之地中的小小一隅,而她,更是他千帆过尽途中的小小一个过客。

  他找到她,是为了将她“带”走,还是,与她告别?

  少女静默中落下的滚烫眼泪,化在了来人的手背上。他如被沸汤灼手,迅速松开了对少女的桎梏。

  黑暗里,于是只余下彼此的喘息之声。

  “是、是你么……”最后还是炽儿打破了沉默,轻声问道。

  对方还是不语,只站在炕沿默默地,像是在垂首凝视着她。

  “你再不说话,就、就请离开吧!”炽儿有些绝望地闭了眼——

  然而鼻间那缕淡淡清香忽而扑入满怀,那人俯下了身,黝黑的瞳孔闪着微微的幽光,在黑暗中真如野兽凌厉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窥伺了多日的猎物,等待着最后下口的时机……

  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她……

  像是满怀着敌意。

  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侵占欲。

  炽儿不知道,原本看起来超脱世外的人,不过几日怎么变成了这样——

  他压着她,幽深的瞳仁盯着她的脸儿看了半晌,又往她的身下而去……隔着薄薄的衣裳,又有黑夜做掩护,不知怎的,炽儿却还是有种被他剥光了看了个遍的错觉!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起了身,被他的气息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少女,也赶紧跟着坐起来。

  “呀!”冷不防他再次压了下来。

  这一回,他动作利落地剥了她身上的单衣,在少女低低的反抗声中,他用那薄薄的布料捆起了她的双手,听炽儿还有说着反对的话,他一把扯了她的肚兜,直接塞进了少女的口中!

  “唔唔……”炽儿摇着头,更加想不通,这僧人难道又是中了什么怪毒,特意上门来找她相解?

  夜闯黑羽族营寨,且神鬼不知地潜进了族长千金的帐中,还剥光了这位大漠第一美女的衣裳,将她绑在炕上……不,还不止,他甚至胆大包天地点起了烛火!

  灯火一照,僧人几日未见的那张俊美脸孔,堂而皇之地映入了炽儿的眼帘!

  真的是他……

  他疯了!这营寨不比其他屋舍,帐中点了灯火,夜间外头的人隐约可都看得分明……虽然她的炕边都置了屏风,却也无法保证,这小姐营帐中多出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不会被任何人看见呀!

  不敢想象,倘若守夜的侍卫将此禀告了父亲,事情将如何收场,看着自己已然_0_chi_0_luo的身体,炽儿只能用满含泪水的盈盈双眸,无声地哀求僧人恢复理智。

  然而僧人却真像是中了邪一般,他缓缓地朝她走回来,目光瞬也不瞬地流连在少女凹凸有致的美丽胴体上。

  他每走近一步,炽儿就抖上一下。

  当他修长有力的身躯再一次压下来,口不能言的少女哀伤地落泪成珠。

  亲眼看着她的泪串串滑落眼角,僧人皱起了长眉,有些困惑的模样。然而他还是未放过这无辜的少女——

  不,在他眼里,“勾引”他渐渐坠入魔道的眼前女子,才是这世间所有淫邪污秽的所在……她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眼前,绝不是巧合。

  这应是佛祖给他的考验……

  如若不能祛尽邪祟,那么不仅他多年的修行功亏一篑,他也将堕入地狱,生生世世受此果报!

  ----------

  仍然没有台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住持保持高冷冷冷……and不可理喻的偏执?

  十二坠魔僧对画皮妖女“施法”

  在僧人压抑的目光注视之下,炽儿的泪渐渐凝住,_0_chi_0_luo的身子却不断地发着抖——

  他看她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炽儿有种被他当成了什么妖魔鬼怪的诡异感觉……为什么,明明她只是缓解了他的毒性而已,就算他不将她当作救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