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掌中雀(h完结+番外)-分卷阅读4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的头等大事就是疼你。”他撩着那发丝亲吻,笑得邪气,“在马车上,再多的伤也??不碍着我疼你,是不是?”

“不正经。”李慕仪听他说荤话,耳朵透红。

“再不正经的,你都见识过了,脸红什么?”他笑李慕仪,惹得她掐他腰间的肉,痒比疼更甚,李绍忙曲膝制住她,“劝你别动。”

李慕仪知他过后还要去面圣,也不敢再动。

李绍又侧了侧首,将脸上的伤展示给李慕仪看,“回头若是留疤,本王就去宰了你的萧原哥哥。”

他倒不是多在乎这副皮囊,毕竟雁南王又不靠这张脸过活,只是想到,往后待李慕仪看到就想起萧原,这股子窝囊火就烧得他心肺疼。

李慕仪瞧他这口陈年老醋是咽不下去了,便想花招儿哄他,“王爷美色,留疤也好看的。”

李绍笑她言辞灵俏,也随之戏言道:“这话怎么听着,倒像是本王在以色侍君了?”






第58章 风兼雨(五)

两人如此厮磨许久,李慕仪安静地伏在他颈窝间,神思又不禁飘到薛寄的死讯上,她悲戚于心,又难跟旁人讲起。

李绍要去面圣,哄着她从身上下来。李慕仪紧紧环住他的腰,小声央道:“再陪我一小会儿。”

李绍欢喜她缠人,拢着她的脸,衔住软唇亲吻。李慕仪挺起腰微俯着首回应,轻吮着他的上唇,一点一掠,浅尝辄止。李绍不满足于此,手指穿过墨色发丝,着力吮了几下,唇与唇很快便似缠住,声声轻啧,难舍难分。

李绍去抚她的背,滚烫的喘息彼此交互,片刻后,李慕仪动了动腰,与他分开唇。

他眼神湛深,按住她的腰,“怎么了?恩?”

“你又……”李慕仪有些难为情,李绍那物着实跟个凶器似的,抵在她腿内侧,令人不安。

“又如何?”李绍偏想听她讲,按着她往下坐。隔着薄软的衣料,凶险也不减一分,反而欲盖弥彰。李慕仪呼吸都乱了,搡着他的肩,脸色绯红,“别,别……承策……来不及……”

李绍瞧她那个慌乱的小可怜样儿,不禁促笑几声,正了阴阳,将她压覆在身下,道:“殿下还挺识大体。”

这话用在床笫之间,自是揶揄得多。可这人是李慕仪自个儿要留的,她占不了理,轻咬下嘴唇儿,红着脸不说话。

她不占理,模样还委屈,李绍拨开她的齿,放了那唇出来,也就不舍得再欺负她,“拿夫人寻个开心,怎么这场面,倒像是本王强抢民女一样?”

帐外的人又在催促李绍了。

李绍兴致败尽,不耐地轻啧了一声,最后吻了李慕仪,“本王派人送你回府。”

李慕仪道:“民女恭送王爷。”

李绍听她真顺了“强抢民女”的道,一时气笑:“胆儿肥,还敢招惹本王?”他捏了一把李慕仪的脸,“判,就地正法。”

他左右手一伸,露出手腕,忽地去挠李慕仪的痒。

李慕仪怕得很,曲蹬着腿乱躲,可总也躲不及,笑得泪意点点,喘不过气来,只得求道:“我知错了,再不敢了……”

李绍浑似同她玩闹,小孩儿必得争个输赢的,待听得了她求饶,这才收手。

李慕仪忙滚裹着毯子缩到角落里,笑意不减,轻喘着说:“堂堂雁南王,也不怕人笑话!”

李绍看她嫣红的脸,听她娇俏的声,总算在这个姑娘身上寻到着小女儿气来。

李绍想,外人笑话也就笑话了,谁教这一刻的李慕仪如此难得。

*

猎场晚间与越祇还有一场乐宴,白天大梁士兵和越祇勇士猎得的好物,教宫廷厨子做成道道山珍海味,宴上甘旨肥浓,觥筹交错。

李桓已先行摆驾回宫,萧原为主宾,李绍作陪。

萧原懊恼比试未能赢下李绍,存着私心到酒桌上再开辟一个战场。李绍素来好酒,又是数得上名号的海量,也不惧他。

杯酒戈矛,来回较量数巡,双方都已醉意熏熏。

月行中天时,宴至余音。

萧原大醉,随从扶着他回了四方馆休息。李绍派两队兵马护送,自己则领李桓的旨意,留在猎场营帐中休息一晚,待明日点兵,料理好猎场余下诸事,再回京城。

他是有些醉了,饮了解酒汤,由人陪着在料峭的春风中散了些酒意,才回到营地。

守在帐外的士兵禀报,皇上留了个奴才服侍,现在帐中。

李绍一听,不由嗤笑,知道这奴才“名为服侍,实为监视”,便不放在心上。

李绍进帐,挥手将人打发了去,“本王不需要人伺候,就在帐外候着罢。”

“贵人多忘事,王爷不记得奴才,可奴才一直记着王爷……”方欢立着身,也未跪,但改不了从小的习性,腰身是轻微弓着的,低眉垂眼,可见卑微。

李绍看他脸生得阴美无方,算是奴才里头个中出挑的,但他的确不记得此人。

方欢道:“奴才落了一样宝贝在王爷手里,如今想同王爷讨还,不知王爷可否物归原主?”

李绍笑了,“你说话有几分意思。但你一个奴才,能有什么宝贝,可入本王的眼?”

方欢抬起眼来,笑得森森,“雉奴。”






第59章 风兼雨(六)

李绍本因酒意而朦胧的眼,一下收紧了光,眼底有暗潮汹涌。他盯着方欢,问道:“你是谁?”

“奴才是她的主子。”方欢咧开一口白牙,“雉奴不敢跟王爷提奴才,因为在教坊司的时候,是奴才给她开得苞儿……”

李绍一下擒住他的喉咙。

方欢在疼痛中窒息,接连后退,腰折在矮桌上,桌上酒壶茶盏霹雳乓啷倒了一地。方欢浑身大痛,可他是个会忍的,卑微的身份决定了他的耐性不输于旁人,所以他还在笑。

李绍声音低得如深渊回响,“你找死。”

方欢笑道:“落在你们李家人手上,奴才没得活。王爷最清楚了,皇上会给人留活路么?”他掰着李绍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可该是奴才的,奴才死也要带着……黄泉路上,也好就个伴儿……”

“你也配?”

李绍大抵猜出了此人的身份,那令李慕仪夜夜困顿于梦魇中的“义父”,当年在教坊司执驯鞭的太监。 他以为他早就死了,没想到居然逃得了高家的手,一直活到现在。

“你早该死了。”李绍的手越收越紧,醉意催得他心火烧成灰烬,手下已起了杀意。

方欢脸色很快涨成猪肝紫,他从喉管中涌出来的残喘中,呃声说:“王爷难道不想知道,您和她的孩子,怎么没的么……?”

李绍一下松开了手,方欢咳喘不及。

帐外有人问询,“王爷,出了什么事?”

李绍冷声回道:“令所有人退至十丈以外,不得近听。”

对方毫无犹疑,“遵令。”

军令如山,一言九鼎。方欢不由地称赞道:“雁南王好大的气魄。”

李绍看向方欢,“是不是十三的命令?”

毕竟方欢是李桓派来的人。可方欢却笑他的猜测荒唐。

“看来那件事的确伤了王爷的心,奴才还什么都没说呢,您自个儿就已经为雉奴开解辩白了,怕是恨不得她是受旁人胁迫的罢?……可这事的确与他人无关,但请您也别怪在雉奴的头上,要怪,就怪王爷自己。”方欢说,“奴才只讲她是教坊司千人骑万人睡的_0__0_zi,连王爷府上的侍妾都不如,至少她们清白……她听了,哭得跟个什么似的,一个_0__0_zi的孩子注定为奴为娼,她哪里舍得生呀!”

李绍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他拽住方欢的领子,握拳往他腹上狠捣数下,“是你!是你……!”

方欢痛呼,身体不由地蜷缩,倒在地上,额头冷汗直冒,嘴巴里大有甜腥。他用袖子抹了一下嘴巴,“怎么能怪奴才?她进到教坊司里头,是拜李家所赐,您说,是不是要怪王爷自己?!”

他满口血牙,望着李绍阴怒的脸哈哈大笑。

“那李桓还敢唾弃奴才用_0_hou_0_ting伺候蛮人,可只要能活命,还管什么唾弃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