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分卷阅读29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感。

顾盼下了车,站在路灯下目送何之洲。

直到拐弯处彻底将顾盼的身影甩在建筑物之后,何之洲才淡淡地收回了自己一直流连在后视镜上的目光。

说真的,顾盼的五官单独挑出来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惊艳的地方,可组合在一起就让人看着十分舒服,让人怎么也看不厌。

开了门,顾盼一眼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健硕的男人。

高远今天的穿着依然是随性又休闲,只不过在一片漆黑的客厅中只留下一面电视屏幕的光亮下显得有那么几分诡异,白色的上衣随着电视上的色彩而变换着主色调。

“高先生……”顾盼随手带上了门,想着正好借此机会谈一下让高远搬出去的事情。

就在这时,电视机内发出一声嘶吼,顾盼下意识地就朝电视机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蜘蛛异形赫然在目,仿佛下一秒就会穿过液晶屏幕冲到顾盼的面前来。

穿着粉红色拖鞋的脚步明显一顿,高远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中,看着顾盼的样子倒像是这一切跟自己没关系似的,脸上明显带轻松感的笑着,好整以暇得可恶。



18、沙发上的调戏

1
“你的工作很辛苦啊。”高远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是懒懒地抬了个眼,从电视上的挂钟上得知了时间,“这么晚了。”

“啊……是的。”顾盼其实根本没听清楚高远说了什么,只是应付着答了一句,立刻背过了身,不敢看身后的电视屏幕,不过即便如此,那偶尔传来的惨叫和血肉被咀嚼的声音依然让顾盼很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高远到底还是没有坏到骨子里,他拿起遥控器暂停了画面的播放,然后朝顾盼摆了摆手,示意让她赶紧进房间去避难。

“高先生,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声音戛然而止,顾盼深吸一口气终于看向了高远,可是眼睛的余光却是控制不住地往电视上瞥了一眼——

画面上巨大的蜘蛛脸让顾盼立刻忘了自己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高远就这样看着呆若木鸡的顾盼,等了半晌也没能得到她开口,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嘲笑顾盼的胆小。

人有的时候就会这样,明明是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真的近在眼前的时候,反而移不开目光了。

顾盼就是这种情况。

那边的高远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直接摁下了电视的电源键,顿时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这样被切断了。

外面的路灯依然是勤勤恳恳的给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带来光明,可能够穿透窗帘进入房间的光粒却是寥寥无几,所有黑暗的部分在顾盼眼里都充满着未知的恐惧,蛰伏着她所不知道的危险。

“高、高先生,电视怎么没了!”顾盼夜视能力很差,目前唯一能看见的地方就是透着隐亮的窗户,她想要回过头去门边摸索着找开关,可是双腿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拔都拔不出来。

顾盼刚才太过于专注注视着屏幕,根本没注意到高远手上的动作。

这样的情况让顾盼觉得既窘迫又丢人,毕竟自己也是个成年人了,被恐怖片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也就罢了,现在还因为不断回想着片子里的内容而怕黑怕到走不动路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已经顾不上再跟高远谈什么去留问题了,弯下腰摸着沙发坐了下来,企图挽回自己的尊严。

高远就这么沉默着地看着顾盼一脸纠结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动作,他知道现在适时地跟顾盼说上两句宽慰的话就能缓解她的恐惧,可他却像看那副表情上瘾了似的,完全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想法。

不仅如此,一股非常恶劣的兴致突然高涨,他随手从茶几上拿起准备好的冰啤酒,因为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整个金属瓶身散发着沁心的凉气。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