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分卷阅读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红酒,而且在禧贝餐厅那种场所每一杯的量也都很少,顾盼并没有真的喝醉,顶多算是微醺。

可何之洲侵略性强的不仅止于那唇舌之上,包括他身上隐隐男士香氛的味道,扣着她手腕的掌心传来的温度,都像是在把顾盼往一个无尽的情欲深渊中拉扯。

不消片刻,顾盼已经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

好猎人何之洲手一拉,身子一侧便带着猎物顾盼进了房间,酒店的房间门自动闭合发出的轻响在此刻根本传不到顾盼的耳朵里。

顷刻间顾盼已经被男人压在了柔软而雪白的大床上,何之洲的手迅速拉下顾盼连衣裙的拉链,单手便熟稔地解开了内衣的扣子。虽然看着急切,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拿捏有度,轻柔到让顾盼都还没咂摸出怎么回事儿,人已经被脱得_0_yi_0_si_0_bu_0_gua了。

经过上次的一夜,何之洲甚至已经可以说是比顾盼自己更了解她的身体,一只手停留在顾盼的胸前蹂躏着她那对软绵绵的小鼓包,另一只手则是摸到了顾盼的裸背,顺着顾盼的脊沟一寸一寸磨蹭上去。

这是顾盼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敏感点,这种意料之外的酥麻_0_kuai_0_gan立刻让已经沉沦欲海的顾盼加快了下坠的速度,身子情不自禁地一凛,小花穴的深处诚实地挤出一大口热液。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和情欲的味道,浓烈程度极高,距离爆炸起火就只差最后的一个小火星。

何之洲将少女的唇瓣放开,满意地看着顾盼在他的照料下已然透出一股可怜兮兮的艳红的双唇,原本覆在顾盼胸前的手撤离了开来,顾盼还在大口大口喘气的时候,房间里响起拉链的声音。

何之洲从容自如地用手将顾盼的双腿分到了最开,床头昏黄的灯光正好给少女_0_fen_0_nen的花瓣笼上了柔和的暧昧颜色,他将避孕套仔仔细细地戴好之后,用那微微凸起的头蹭了蹭顾盼的小花蒂。

“嗯……”顾盼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声音哑得发嫩。

“小盼盼,做我长期的_0_xing_0_ban_0_lv好不好?”何之洲的声音也清澈不到哪里去,下半身不断恶劣地用自己的_0_yin_0_jing磨蹭着顾盼的小花口,就像是用糖骗孩子的坏大叔似的。

要说刚才在门口的时候顾盼只是因为喝了点酒有点晕乎,现在就是被何之洲撩拨得脑子里彻底成了一团浆糊。

眼前的何之洲上半身的衬衣一动未动,就连扣子都没有多解开一颗,那暗紫的颜色在房间的灯光下显得颜色更深沉了几分,就像是在黑暗中暗潮涌动着的欲望,包裹着何之洲的肉体,而何之洲本身就是那欲望的化身。

何之洲伸出手拨开了顾盼从额上落在眼前的一绺头发,整个人俯下身,用幽黑的眼眸定定地注视着顾盼的眼,“好不好,嗯?”

最后的那个尾音微微上扬,就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那种难以压抑的低吟,从顾盼的耳道强硬地钻了进去,在她的心口上狠狠一弹,跳着到了小腹处,化作一团火焰。

“好……”顾盼就像是被海妖的歌声蛊惑了的船员,说了个好字还不忘点点头,就生怕何之洲没听见似的。

从以前顾成珏就说顾盼是那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类型,当时顾盼还颇为不认同,可此刻看着因为自己的回答而展露出笑颜的何之洲,顾盼觉得自己帮他数钱也是愿意的。

得逞了的何之洲立刻将_0_yin_0_jing往已经湿滑不已的小花穴内顶去,饱沾着_0_yin_0_shui的_0_gui_0_tou加以巧劲毫不费力地便嵌入了少女狭窄的甬道。

_0_yin_0_dao整个被撑开的瞬间,那_0_yin_0_jing摩擦着里面每一寸嫩肉都像是激起了无数电光火石,一下点燃了整个房间内活跃躁动着的欲望分子,将这偌大的套房化作一片火海。

“哈啊……”顾盼被激得轻喘出声,何之洲的尺寸她上次就已经领教过了,可这次却还是顶得她险些喘不上气来。

何之洲伸手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