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他在她里面-分卷阅读36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莉央抱着他的头,像个稚嫩的母亲,断断续续用不太熟练的词语说——她是个漂亮的,温柔的,贤惠的,还是个工作认真努力的人……

“她一定很宠爱你吧?”韩辰紧紧攀住她的腰,像个黏人的孩子。

“嗯……妈妈对我很好,不凶我……”

“你爸爸呢?”

“爸爸……爸爸也很好,不爱说话,但是爱笑……看见妈妈和我就笑……”

韩辰勾着嘴角,大概能想象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幸福景象,在这幸福画卷里,自己那点儿心酸倒也不值得一提。

可是莉央……跟他一样福薄,早早的没了爸爸,失了顶梁柱——“你爸爸……”他想问,问不出口,不知该如何重提往事。

而莉央却似乎没什么,继续说:“爸爸……工作很辛苦很辛苦……所以,会意外出车祸……”

听不出什么必然联系,但是韩辰却隐隐觉得似乎有着什么关系。

不想探究,不想让莉央想起不愉快的事。

他又亲她,叼住那乳晕,扯一扯,含一含,像玩个什么,逗得她缩了缩身子,轻轻拍他:“坏哥哥!”

他笑了,抬起头看她,流氓兮兮地问:“你这_0_nai_0_zi怎么长的?那么大,那么好看?”

莉央红了脸,扭着腰推他:“坏哥哥……坏哥哥……”

娇憨媚态尽显,看得韩辰心头一荡,又扑将过来,逮住她的小腰挠她痒——说,你_0_nai_0_zi怎么那么好……那么甜?

这这,可真是欺负人!

她怕痒呢,早就被他试过了,此时,没了衣物遮羞,更易让他得了些许便宜去,他呢,也不是真挠,挠又捏,捏又揉,就是要看她这小妖精,扭着纤腰,挺着个两只乳圆,滚来滚去,摇来摇去,肉波荡漾,小嘴咿咿呀呀——哥哥,不要……哥哥,不要痒莉央……

嘤嘤的几声,真把个人的魂儿勾去,韩辰只觉身下那物又勃勃膨胀起来——怎地这样快,又起了势!

他自己都害怕,怕自己不是服了什么神奇丹药吧!

难道一夜七次这事儿真可以?

一边惑着一边彻底地把莉央的红裙子从底下脱了下去,床上只留了个被剥得干干净净的女孩。

韩辰也忍不住把自己的上衣T恤脱了,露出健硕蜜色的上身,一块块肌肉成块成型,是年轻人的紧致和阳刚,皮肤没一处褶皱,莉央攀住他胳膊,摸他后背——触感平坦坚硬,皮烧肉热,诱人的男人的味道。

他刚,她则柔,他越刚,她越柔。

都化成了水儿,成了泥巴,黏在他身上了,挂贴上了,抱着不放手——两具美好的身体纠缠——奶白的和赤金的身躯,刚柔并济,阴阳相交。

滚烫又热烈——吻,吻得真叫一个天昏地暗,她要,他比她还想要,她喉中间歇哼几声,他更是喘得烈,忍不住也_0_shen_0_yin——嗯,莉央……好莉央……你怎么那么可爱……哥哥又想_0_ni了……

这会儿,他可不那么盲进了,领了点道,便自我研发自我拓展,他得打通她的经脉,比如她的耳朵,舌头一扫,她就敏感地一抖,还有她的脖子,侵略感颇强的位置,可总也能让她有些兴奋,还有胸尖儿和肚脐——他顺着吃下去,一道道菜——开胃的,汤品……

下面便是正餐了吧!

还沾着她少许落红,他尖了舌头去舔,奶腥味儿——从底下舔,舔了个一点儿不剩,穴皮穴肉尽翻,红滟皱叠,越舔越湿漉漉——他用手微微掀来,看那溪口一洞,真如个小孩儿嘴,吐着个肉粉的舌,他便把自己的舌也对过去,用舌头抵了那口,伸进伸出,莉央便微微挺了挺腰,肉臀也夹了紧——看来她是快活的这般摆弄——他便宽了心,继续舔舐,含住那穴珠子搁在齿间碾,莉央就小腹抽动起来,汩汩鲜液从幽道狭缝里流——他喝,他舔,舔也舔不净,越舔越多。

这道菜,香呐!

“莉央的_0_xiao_0_bi吃起来也那么好吃……”他吃了片刻,发了坏,用手指往里探,又用另一只手执了莉央的手,搁在自己那条铁硬棍物上。

二人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