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他在她里面-分卷阅读2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bai

哥哥的恶魔齿 (10) 喜欢
哥哥想亲亲你。

韩辰没来得及说这句,脸就直接贴近在莉央面上,热气蒸着热气,洗发香和烟草香……莉央微微抖了抖,哼了一声。

那声儿,跟猫儿叫一样,韩辰的唇就跟着贴过去,轻轻一啄,惊一下——又疑自己到底亲了没,于是又啄——莉央——莉央。

莉央被他亲得脸红耳热,只一边子的脸,都烧起来,燎燎的火,似肿,似麻,总之,动不了。

韩辰自己也烧起来,烧得唇焦口燥,头晕目眩,身子也烫得没边儿,但还佯装镇定,鼻尖轻刮,唇微微翘起,一遍遍轻吮她的小嫩皮儿,挨到嘴边了,却迟迟不敢开口叼住她的小樱唇。

“莉央……”他哑了嗓子叫她。

莉央现在哪敢回了头看他,更不敢应,轻轻伸出小前牙咬住下唇。

她在勾引他么?

“叫哥哥……”他的目光都聚在那红唇贝齿间了,贪婪——痴迷——变态——就变态了怎么样!

莉央哽了哽嗓音,嗫嚅:“哥哥……欺负莉央。”

韩辰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捞过她的腰,一手执过她的下巴就吻上去了。

她的唇——

呵……跟梦里一样!

小的薄的,一小口肉,但也够在口中咀嚼回味了,他生疏,她比他更笨拙呢,牙齿打战——舌头发僵呢——没事,他正激荡得如勇往直前的斗士呢,侵占她的唇口肉,又撩开她的牙齿,舌卷着她的小舌——缠绵呢——呼吸叠着呼吸呢——男人总无师自通的,韩辰得了趣儿,也要领她一起来——来——吃哥哥嘴,咬哥哥的舌,乖——哥哥也要尝妹妹的唇,吸妹妹的舌。

韩辰觉得,莉央似乎没那么僵了,绵软地任他亲了,许是她悟性高,也开了窍,会小心翼翼地回应他,配合他——这不让他更发狂么!

你且看——

外面淅沥小雨洗刷玻璃窗,那玻璃里的灯火光晕里,纠缠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男女——一个上身_0_chi_0_luo打挺的年轻男子,搂住一个娇成猫儿样的长发女孩子——女孩红着脸和脖子,微微眯了眼睛,被男子擎了下巴,仰了头,迎着吻——唇唇相依,舌舌相卷,相濡相黏。

二人都动了情,忍不住_0_shen_0_yin一声,韩辰就越发紧搂住了莉央,吻——吻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耳朵脖颈——一路顺下来,他没命似的,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都留下自己用力嘬红的唇印——齿印。

他咬她,想吃她呢,吃掉这只小猫,只是不敢大用力——莉央——莉央。

这莉央也是个勾人的,在嗓子眼儿里哼哼唧唧地,不知是难过还是喜悦,或者都有?那身子,软若无骨,小手搭在他手臂上,似要推他,但又没劲儿,只低声发了几声——哥哥,哥哥……

嗯……

韩辰亲上她前胸的皮肤时,更是要死,怎地这样白,这样嫩,那深渠丘沟里的肉怎地藏得这样深,养得这样好。

莉央推他,推不动,快酥了,怎么腿间有股热流欲发不能发,难受咧——受——也受不了了呀,眼圈子就滚下眼泪来,泪珠子都滴到他面上:“哥哥……哥哥……不要欺负妹妹了……”

是这句话还是这眼泪,烫得韩辰倏然顿住,如遭五雷轰顶,一下子放开莉央,自己往后倒退一步,脸色懊恼又臊,能不臊么,自己那会儿还说——

他是她哥呢,他能把她怎么样!

瞧瞧,还真……!

他除了骂自己是个禽兽外,只能立即道歉了:“莉央…咳,我浑了,对不起了。”说完果断赏了自己一巴掌,不敢看莉央,心疼呐,他的妹子,被自己这个畜生夺了初吻呐!

莉央也怪,这会儿倒不哭了,抹了抹眼睛,反倒给他鞠了一躬——对不起!

可没脸了,可没脸了!

韩辰掉头出了卫生间,跟着一句:“……早点睡,还有,离我远点儿……”他还想加一句的——哎,我这人——我这人变态的!

想想也算了,他实在臊!

可这话听在莉央耳朵里却不是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