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姐夫popo(完结)-分卷阅读32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是有点懵。

周家显俯身过来替她系安全带的时候,粗硬的短发刺在她唇上,不痛,触感却很清晰。

“我和你姐商量过,那地方不能再住,指不定那人心存报复,什么时候再犯。”

“还是搬回姐夫那?嗯?”

这次她没有初时的客气和扭怩,远望着前方,点了点头。

两人都不再说话,周家显载着她回到旧住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

“重要的看着拣几样,其余回去买新的就是了。”

回到周家显豪华的高档公寓,白穗驾轻就熟地拾掇了一番,对这里的点点滴滴,她丝毫未感到陌生,仿佛那短暂的几月离别,从来都不存在。

从房间出来,在门口遇上周家显。

这次搬回来,私下里看见他,异样感好像更强烈了,一遇到他的目光,浑身上下哪哪都不对劲。

眼前递来一张黑卡,看似低调普通,上面镀金的纹路却泄露了其拥有者的尊贵。

“以后有花钱的地方,刷这张卡。”

“不用了,我有钱的。”她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他高大的身子挡在那,放低的声音是在同她商量,“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必想那么复杂。”

“……就当是,多给姐夫一些疼你的机会,好不好?”

白穗这才抬眼,静了好半晌才屏着呼吸把卡从他手里接过。

这个人,总是知道用什么法子叫她心软。

不知为何,白杉对妹妹的再次入住,似乎不再表现出以往热情,而白穗,也再没了居人篱下的唯唯诺诺。

但总归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两姐妹,血缘里的亲近总还是在的。

后来,白穗的遭遇被病床上的白振钢知道了,颤巍巍叠着两姐妹的手,说了半月多以来的第一句话。

“爸爸残了,没用了,以后你们姐妹俩千万要互相照顾……”

白杉连声应着好,一边叫来冯春兰。

白穗却是耳朵里灌着窗外刮进来的一阵大风,走了神。



十九< 姐夫 ( 野树 )

腊月二十五这天,白振钢因为恢复情况不错,获得医院批准,提前办理了出院手续,回芦溪镇的老家过年。

姐姐白杉嫁人头一年,新年得跟着丈夫回夫家,于是便只由妹妹陪着二老回乡下。

白振钢回来第二天,白家迎来了几位客人。

白穗认得这个伯伯,是住在村南片的前村支书赵世永,可身后跟着的这位相貌堂正的青年,就没什么印象了。

“这是我小儿子,一直在外边念书,今年刚从国外回来。穗穗大概不怎么记得了,小时候夏天你们还天天在后山池边玩水呢,那时候你大概——”村支书说着用手比了一下,“这么高。”

白穗不知说什么好,疏离地笑了笑,算是回应。抬眼,赵景琛正好看向这边,她唇边的笑还没落下,见了他,也友好地点了下头,当作打招呼。

房间里,两位好友还叙着旧,白穗百无聊赖, 回头,就见母亲冯春兰和大姨凑在一块嘀嘀咕咕,还神神秘秘地不时朝青年那里张望。

等赵家父子二人告辞走了,议论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大姨说得眉飞色舞:“我瞧这赵世永的小儿子还真是不错,有车有房又是海龟,模样也俊,配我们穗穗,正正的好!”

冯春兰显然也很满意,点点头道:“就是不知道说亲了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怕是早定了。”

“妈,大姨,你们别瞎张罗了,我不想这么早定亲。”

冯春兰嗔怪着瞪了女儿一眼,嫌她不懂事,“你懂什么,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大姐,那就麻烦你帮我打听打听?”

“好好,包在我身上。”

当晚,鲜少发脾气的白穗头一回闷在房里没出来吃饭。

如果这件事摊在姐姐身上,只要她说不,母亲就绝不会逼她。白穗心想,是不是自己顺从惯了,连想法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

接下来的几天,白穗基本上足不出户,除了生气,更多的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