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姐夫popo(完结)-分卷阅读3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流来照看父亲。此外,周家显偶尔也会前来探望,尽管每次都待得不久,而且有时跟白杉都错开了。

冯春兰不免疑惑,私下里询问白杉是否在跟女婿闹别扭,白杉摇摇头否认。

他们夫妻俩,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状态。周家显不冷不热,她又不能总是贴着一张热脸迎合。

这天傍晚,周家显踏进病房,手里拎了几盒名贵补品。

“我去看看蛋蒸好了没。”就在他进来没多久后,白穗便借口离开。

冯春兰偏头,看见小女儿一出门,大女婿的目光就跟着追了过去。她疑心多瞧了他两眼,却并未发现他神情有异样,便也将这短短一瞬的错觉当作微尘,轻轻从心上拂去。


十八 < 姐夫 ( 野树 )

白穗在水房蹲到双脚发麻,寻思着周家显这会该离开了,才扶着墙慢慢走回去。

没想到,经过一个楼梯口,突然伸过来一只手,自己被猛拉了过去。回过神,自己陷在一个不算熟悉,却也并不陌生的男人怀里。

强烈的男性气息蒸得她脸一下升温,但怀抱不紧,她推了一把便退开到安全距离。不过,他手却不放开,仍牢牢牵着。

白穗显然有些气恼,“你……不是走了?”

“在躲我?”

她没回答,手也扯不出来,干脆就垂下任由他去,像是一种默许。

两人静立了半晌,白穗忍不住出声:“你已经有姐姐了,还来招惹我,姐夫,你这样又算什么呢?”

她说得很轻,语气也柔和,甚至不算质问。

周家显沉默半晌,突然笑了,“算什么?我也在想这他妈到底算什么?在你眼里,姐夫已经彻彻底底烂透了,是不是?”

白穗还是头一次见他这样,一反以往的自持冷静,倒像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了。

“你有没有想过姐姐,她要是知道,会有多伤心……”她背过身去,多怕看他那幽深的眸子一眼,就会万劫不复。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每天看着你却抱不到,看着你和别的男人谈恋爱,结婚……你想要姐夫死吗?”

“穗穗,人都是自私的……”他又从背后轻轻靠上来了。

周家显低头看她露在头发外面莹白的耳垂,心里痒得发麻,忍不住上手抚弄。看见它从一开始的白皙透亮到充血欲滴,他越发觉得好玩,“那天,姐夫亲你,觉得还好吗?”

“别……疼。”白穗偏头躲了躲,耳垂也从他手里逃脱,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渡到这样羞人的话题上。

“是亲疼了,还是耳朵疼?”

从来不知道他胡搅蛮缠起来,也是这样厉害的。

她仍是不理人,倒有些怀念他话少的样子,今天真是……太烦人了。

楼梯口不时有行人来往,多会看上他们这对相貌出色的男女一眼。

白穗有些站不住,小声说自己要回去了。

周家显意犹未尽地放开她手,恢复先前给人的距离感,只低声在她耳边说:“别躲着我,嗯?姐夫想你想得要命。”

这一下,白穗心都漏了一拍,再也不管他,埋头就往前走。

哪有他这样烦人的……

第三天,白穗发现父亲的病房换了个住房医生,年纪看上去比先前那个大多了,也更有经验。

周家显来的时候白振钢还在睡。等冯春兰出去打水,才敢正大光明地和她目光厮磨。

白穗有所顾忌,一颗心悬得老高,一会看看露闭目躺着的父亲,一会又往门的方向瞅瞅,心神不宁。

“怎么换了个住房医生?”她问周家显。

“我听冯姨说,先前那个打你主意,是不是?”

白穗惊愣,竟是因为这个,“你讲不讲道理的……”

他只是浅浅地笑,看着她时眼尾都在上扬,说不出的风流荡漾。

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白振钢打呼声在鸣响,两人都有些享受这片刻的独处,只是这样待在一块,就已经很好了。

“真想现在就亲你……”

外头响起了悉簌的衣物摩擦声,是冯春兰打完水回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