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姐夫popo(完结)-分卷阅读2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导游是个新手,正带着一群人爬山。有一处险坡因为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雨,土质松软,边上竖了标志杆明令禁止站立。导游经验不足再加上疏忽大意,没有向游客作出提醒警告,导致被挤到人群外围的白振钢站到了松软的土坡处,脚下一塌,直接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不知幸与不幸,下落翻滚的途中,白举纲与一颗长在峭壁石缝里的树迎面相撞,堪堪保住性命的同时,尖锐的树枝直接刺穿了他的右腿……

白穗匆匆忙忙赶到医院,在电话里冯春兰的指引下终于在手术室外与她会和,也意外地看见另一个一直在忙碌的身影,周家显。白杉因公出差在外,坐一小时后的飞机,最快也要在傍晚才到。

“爸爸怎么样了?”

“现在还在手术,”冯春兰哽咽道,“医生说伤口截面感染严重,只能截……肢……”

周家显被女人的哭声吸引,朝这边看来,一眼就看见眼眶通红的白穗,母女两人互相抱着在空荡的走廊失声痛哭。

他想了想,最终只是静静靠着窗,抽了一根烟在指尖摩挲,并没有点燃,也没有走近。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后,灯终于灭了。执刀医生率先走出来,简短说明了情况。病人右腿被截去三分之二,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仍在沉睡当中的白振钢随后也被推了出来,送进了VIP单人病房,显然是周家显的安排。

_0_ma_0_zui_0_yao离失效还有一会,冯春兰抹了把眼泪,打算趁这会回酒店收拾两人的东西,悄悄拉着白穗叮嘱:“你爸醒来马上打电话给我,”又瞥了瞥一旁正在讲电话的周家显,“一会好好谢谢你姐夫,今天多亏了他在。”

白穗心里扭怩,还是点头应下。

方才一心替父亲心痛才忘了顾忌,这下心痛缓过,面对他的心悸却一阵阵放大,再加上安静的病房里除了床上那个还没醒的,就只他们俩睁眼站着,一时之间,却是更别扭了。

“今天多谢你了,姐夫。”心理工作足足做了半晌,她才开口道,但说话时,眼睛也是不敢看他的。

“你把缴费的单子给我吧,晚点我们把钱还上。”

周家显站在几步外凝视她,手放在裤袋里,没动,“你父亲有事,我出点钱也是应该,别再提还不还钱的。”

白穗面对着他站着,手攥在背后不知所措,干脆研究起床头柜上的药片来。

正看着成分说明,余光看见他双腿的走动,恰朝着她的方向而来。意乱心慌的,几板药片从手中脱离出去,将将落在他脚旁。

她手忙脚乱蹲身去捡,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却先她一步将药片截了走。

男人单膝跪地,攥着药片的一只手撑在曲着的腿上,却还是比她高出一个头,低眸注视着她,目光如炬,“这段时间……”

周家显顿了顿,压低了嗓子,几乎是用清音,说得很轻很轻,“有没有想过我?”

作者的话:妈呀终于写到这了憋死我了!弱弱说下,下章开始每章收费,千字40po,没满千字不收费,希望大家还能一如既往支持,比心~



十七 < 姐夫 ( 野树 )

病房里,丈夫正站在窗边目视远方,她首先急急忙忙揪住了病床边俯身给父亲掖被子的妹妹一番询问,却在看见父亲缺失的右腿时,刹那失语,豆大的泪珠瞬间滚落床单。

“怎么会这样……”

白杉语声哽咽,眼看着要哭出来,周家显见状,环着她将她带出了病房。

白穗这时才放开一直捂着嘴的手,闪身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女人红唇微肿,双颊泛红,眉目间还带着浅浅的羞色,稍作猜想,便知发生了什么。

就在白杉抵达之前——

“没有。”

白穗低头从周家显手中抽走药片,迟了好几秒才回答。可她不知道是,逐渐红透的耳根早已把她出卖。

“说谎。”他语声浅浅,眼神锋锐。

“我没……”

她被激得抬头,欲要做无谓的辩解,却在下一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