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姐夫popo(完结)-分卷阅读25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而姐姐却获得父亲的信任,和他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白穗头一次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家庭之外。

这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对象,是刚刚摔门而去的姐夫,声音却不是他的。

“您好,这里是清s酒吧,有一位周先生在这里喝醉了,麻烦您来一下。”

白穗穿好衣服攥紧钱包出门,临走前看了眼那边紧闭的房门,心里越来越乱了。

酒吧就在小区前面一个路口,是一个音乐酒吧,里面正播放着柔和的舞曲。

白穗正角落里找到闭目养神的周家显,静静在他身旁坐下。

周家显听到动静,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是一片清明,哪里像什么喝醉了的周先生。

两人静默着对视一眼,白穗率先启唇:“你感觉还好么?”

周家显抚了把脸,“不好,很累。”

她还关心着先前的事,小心翼翼问他:“那批药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办法……”

“已经紧急召回了,具体还要看销售情况。”

白穗点点头,目光落在他疲惫却不显狼狈的一张脸上,心想,不过几天不见,他看着精神头似乎更差了一点,在外面没人盯着,饮食休息肯定要胡来。

她咬着唇,心里悬着,还是说了:“姐姐不是有意的,她只是太替家里着想,才会一时糊涂……”

“行了,我加班加点赶回来,不是为了听你说她的,”周家显蹙眉,压制住不耐烦,“姐夫这几天,睡得很不好。”

“大概,因为心里记挂着什么。”他定定看了她一眼,补充道,“穗穗这几天……睡得好不好?”

白穗也抬眼去看他,没说话。

歌曲与歌曲的切换空档,一时之间四周安静下来,她的目光无处安放,落在桌子上,几个东倒西歪的空啤酒罐。

“我们回去吧,你该好好睡一觉。”

白穗起身走到柜台结账,却被告知已经买过单。

大概见她孤身一人,旁边立马有年轻男子过来搭讪。

有人从背后靠上来,双手从她身体两侧绕过来撑在台子上,是一个围困她的姿势。

她认得男人的气息,脸红了一大半,所幸灯光昏暗,没人瞧得出来。

男人低头在她耳边询问: “付好了吗?”

十足的亲昵模样,搭讪的男子见状便识趣离开。

白穗僵在他怀里,抵着他宽厚胸膛的脊背开始发汗。

女人低着头,男人下巴轻轻挨着她脑袋,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站着。半晌,他双手动了动,她以为他要收紧怀抱,吓得屏住呼吸,却见他只是撤回了双手,淡淡道:“走吧。”

白穗跟在周家显身后出了酒吧。视线里,凛冽的寒风掀起他衬衫一角。

男人回头,把手里的外套往她身上裹,末了替她紧了紧领口,却没放开。

两人站得极近,低头就能吻上的距离。周家显沉眸望着眼前的女人,替她别起额发的动作里泄露了全部的温柔。

白穗的目光正好与他脖子平视,见他喉结动了动,头顶上一个动听的声音说:“我不追究白振钢,只因为他是你父亲。”

她呆愣在原地,一颗心似误闯密室的傻鸟,扑棱棱四处乱撞,头破血流,却仍不知疲惫。

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只知道来回重复一句“你喝醉了,姐夫你喝醉了。”

周家显停了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双手,将她牢牢收纳进怀中。抱住她的那一瞬,他觉得自己的灵魂、思想、所有那些想要占有她的念头,全部都变得沉甸甸的,变成了实体而存在着。

“穗穗,我很清醒。”他深深吸了口她身上特有好闻的淡淡清香,又把胸中郁气沉沉吐了出来。

“我如果醉了,现在就会吻你。”

作者的话:前面两章有读者说甜,excuse me?大家难道是头一天认识的?这就叫甜?那我认真甜起来怕是能甜晕你们(摊手)


十五 < 姐夫 ( 野树 ) | : https: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