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住持,请留步[1V1]-分卷阅读15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的汁水,晶晶亮亮,给这张冷漠而禁欲的脸庞平添了几分邪气。

  “可曾有诱他人这般待你?”这一回,僧人没有再回避炽儿的目光——他甚至俨然以审讯者的姿态,居高临下,透过眼睛,审阅着她的灵魂!

  炽儿本能地摇了摇头,姿态迫切,像是生怕僧人会不相信,真的将她当成什么引诱人的女妖,顺手就能施法,将她挫骨扬灰……

  “没有么?这里呢……有没有让他人摸过?”他跨坐在她虚软的腿间,双手又伸到了少女的乳儿之上,一下一下来回地揉,将两团_0_hun_0_yuan搓弄出更激荡的乳波。

  “嗯……唔……”炽儿张不了口,除了摇晃螓首,再做不了什么来抵挡僧人的侵犯。

  僧人冷冷地扫视着她的身体,和盛满了伤痕的泪光,唇角微微勾起:“都没有?我要亲自检查了,才知有否打了诳语。”

  检查?炽儿在他幽暗而冰冷的目光中,再次全身颤抖。

  僧人不再看她因为羞耻和恐惧而一片惨白的小脸——

  事实上,尽管满面泪痕,甚至嘴巴被堵,都没能削减炽儿的半分美丽……比起少女玲珑起伏的胴体,楚楚可怜的眼神和姿态,才是真正勾人欲狂的终极“陷阱”吧!

  僧人秀气的下颚线条紧绷起来,幽暗的眸色最后又看了少女的裸体一眼,倏地,他转身吹熄了一旁的烛火。

  “嗯?”炽儿不明所以,晶亮的双眸睁得更大,望着忽然回复了黑暗的帐顶。

  他是“泄愤”够了,准备离开了么?

  “呃……”

  不过下一瞬,少女的双腿被用力掰开,一根硬烫的东西蓦地顶了上来,在她湿透了的花户来回磨蹭,不几下,便猛地顶进了花穴里,在少女含糊不清的喊叫声中,很快便冲破层层嫩肉,用力贯穿了花心!

  十四无毛_0_xiao_0_xue_0_bei_0_cha僧人巨根下

  秋风飒飒,暗夜无星。

  半夜里还忽然下了阵雨。巡逻的守卫仍然坚守岗位,无一刻松懈。

  然而,人人爱护的炽儿小姐的帐子里,烛火熄了又明,明了又灭,更有一名高大男子的身影曾出现在那烛光的阴影里——

  外头的侍卫竟毫无所觉!

  谁也没有想到,人们印象中理应弘法扬善的得道高僧,居然会施了障眼法,借以无声无息地闯入了族长千金的营帐里,将无辜的少女肆意捆绑、玩弄,乃至是奸淫……

  “唔唔……”可怜的少女只觉身子又一次被破成了两半,口中却什么都发不出来!

  方养好没有几天的_0_xiao_0_xue,堪堪又被捅进一根粗如儿臂的巨大阳根,直插得炽儿半天没喘上气儿来,脚趾都蜷曲了起来,双手十指更是死死揪住了身下的软褥子,眼前昏聩一片!

  烛火已熄,只是使得少女无法看见此刻僧人面上的神情,却无法阻碍功力高深的僧人垂眸观赏少女_0_bei_0_cha入的那一处美景——

  _0_fen_0_nen光洁的_0_yin_0_hu就如新鲜的蜜桃一样诱人,此时却被粗长的_0_rou_0_bang捅开一个巨大的裂口,_0_xue_0_kou幼嫩的粉肉被撑成了薄薄一层皮肤,两片小花唇都被挤得找不到了!

  感觉到了身下少女明显的紧绷和不适,僧人摩挲着她细腻的大腿肌肤,唇间发出了类似梦呓般的自言自语:“真紧……果真没让他人入过吧?”

  “嗯呃……”炽儿被他那一阵摩挲,弄得全身都泛起细细一层颗粒,无论对方能否看见,她仍是本能地摇晃着脑袋,满头青丝都散乱开来,铺在雪白的玉体周围。

  “也好,趁你还未来得及对旁人下手……”僧人缓缓将巨棒抽出一截,从下捧住少女圆翘光洁的两瓣小_0_pi_0_gu,调整了一下角度,又将阳根猛地插了穴底!

  “呃呃!!”

  “便将你收拾了,看你还有没有余力,再去引诱凡俗男子……”

  僧人显然沉浸在了自己的幻境里——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邪恶的妖邪,才能成功引诱他破了戒,将他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