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33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这一套一套的,骗人小姑娘有啥意思?还是回去,好好实话交代吧。”
  长孙茂万分沮丧,“我这张嘴,打小就爱吹牛拍马,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若是现在回去,整个长安城都该觉得我啥啥不行,吹牛第一名,不知得耻笑我到多少年。丢人丢到老家去,往后怕是讨不着老婆了。”
  叶玉棠恨其不争,“你除了吹牛皮,就不能干点正事?”
  他道,“讨老婆不就是正事?出门前,我可是跟我爹娘打过保票,说这_0_hui_0_hui去,定给他们领个媳妇过门,他们都高兴得不行,还夸我呢……”
  叶玉棠实在听不下去了,觉得他这瘟神,烦的要死,又怪可怜的。
  昨夜好歹给她们付了饭钱,不如帮他这个忙,也好趁早打发了去,省的往后娶不着媳妇,讹上她们,那可就没完没了了。
  思及此,便问他,“那姑娘在哪儿?我随你去会会。”
  众人吃过早饭,找小二领了马,随长孙茂一齐去见了那位郑姑娘。阵仗搞得挺大,也算给他撑撑场子,毕竟早饭也是他请的。
  到扬州最大的客栈门外时,郑姑娘已经牵了马,收拾好包袱,准备打道回府了。见长孙茂回来,后头还跟了三个漂亮姑娘,以为他知道事情败露,先找好了下家,要来堵她,下她脸面,气得脸都白了,提缰纵马就要走。
  叶玉棠几步上前,挡在她马跟前,将那马吓得两蹄高高抬起,几乎将郑婕打马上掀翻。
  郑婕见马前人这两下子真厉害,稳了马,收了缰,便从马上跳下来,负刀上前,问道,“你就是他师父?”
  叶玉棠道,“正是。”
  郑婕打量长孙茂,回头接着问,“他……最近经脉错乱?”
  叶玉棠道,“有点错乱。”
  郑婕狐疑道,“好了没啊?”
  叶玉棠道,“再有两天,也就大好了。你再给他两天时间。”
  郑婕闻言,没搭话。
  思忖片刻,忽然毫无征兆,拔刀劈来,嘴里喊道,“哪里请来诳你姑奶奶我的江湖骗子,看刀!”
  叶玉棠一让,由着她随那刀劲道往前冲出去好几步远,险些脸朝下摔个大马趴。
  裴沁在后头看热闹,忙支招道,“快,快去扶起来!”
  紧跟着踹他一脚,本想让他跑快掉,谁知他这么不受力,竟一脚将他踹翻,从郑姑娘背上滚了过去。
  裴沁哎呀一声。
  众人心道,郑姑娘方才摔倒倒没什么,这一压,怕是将姑娘早晨吃的饭都得压得呕出来。
  郑姑娘半晌没动静,长孙茂先从地上爬了起来,急急返回去,又将他心爱的郑姑娘打地上拾起来。
  郑姑娘被他半搂在怀里,满脸都是泪。不知是摔疼的,还是被他那一滚,给压的。
  裴沁松了口气,拍拍胸脯。
  还好,还好,结果还是一样的效果。
  郑姑娘拿他袖子揩揩眼泪,哭得梨花带雨:“自己丢了人,转头叫你师父来欺负我。长孙茂,你究竟是不是男人?”
  长孙茂听到前半句,忙道,“不是,不是。”
  众人都拿眼瞪他。
  他听着不对,又改口道,“是,是。”
  那姑娘也是个有脾气的,哭得差不多了,一把将长孙茂推开,站到叶玉棠面前:“再来啊!”
  叶玉棠噗嗤一笑,“讲道理,我手都没出啊,可不算我欺负你。”
  那小姑娘吸吸鼻子,“那你倒是出手啊!”
  叶玉棠道,“我若是出手,你觉得你脸上得破多少个口子?”
  郑婕一听,吓得一手将脸捂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毁容似的。
  叶玉棠接着说,“你基本功太差,出剑又慢……毛病太多,反正,再练两年吧。”
  说罢转头,冲长孙茂使了个眼色。
  他一溜小跑就过来了。
  叶玉棠背转身,悄悄对他说,“这郑姑娘练的四海刀法,强身健体为主,刀功也不过就是点小花招。你动作快点,力气大些,输不了。”
  顺带又给他说了一堆听起来十分厉害的术语,什么“低架下势”,什么“开关展敲,润筋柔骨”,什么“人走下盘,气腾自然”,什么“皮肉如绵,筋骨如铁”……
  这堆术语,大抵都是些老生常谈,无用的万金油罢了。师父们倒是经常说,实则屁用没有,唬唬小孩倒是够用了。
  说完之后,她问他记住没。
  他说他记住了。
  记性倒挺好。
  说罢,叶玉棠鼓励了他一下,又道了句青山不改之类的话,便随师妹们策马离去。
  走到半道,裴沁回头看一眼,见那姑娘站在他跟前,低着头,一脸娇羞,不禁咯咯直笑。
  嘴里说着,“师兄厉害啊,挡得了桃花,还当得了月老,临了,策马一走,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深藏功与名……”
  叶玉棠觑她一眼,懒怠理她。
  心道,若不出意外,这媳妇算是稳了吧?
  谁知,还没消停几个时辰,长孙茂又来了。
  师姐妹几人出了扬州,行到一处山道上,裴若敏突然闹了肚子。几人便放慢速度,走到山上一处村落,寻到店家,便找小二歇马,打尖。
  先给若敏叫了壶热茶,裴慧去村里药铺给她买药,留着裴沁与叶玉棠陪着若敏。
  三人坐在店里,发了会子呆。这时刚过晌午,太阳暖融融的,晒得人犯困。
  裴沁与若敏昨夜都没睡好,这会子困劲上来,趴在桌上打盹。
  只有叶玉棠一个清醒着,正拿着喝剩的茶擦齐眉棍。
  突然有个人,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她对面。
  叶玉棠抬眼一看,果不其然,又是那草包。
  擦了擦棍子,才接着问,“又来做什么?”
  他说,“兄台,我跟你说个事。我媳妇又跑了。”
  “……”叶玉棠:“哦。”
  你媳妇跑了,关我屁事。
  还真就讹上我了不是?
  作者有话说:
  都有红包。
  明天也是晚上,我尽量早点~


第24章 棠儿5
  长孙茂压根不管她有没有兴趣听, 自顾自的说:“好容易哄好了吧,还没出扬州呢,就撞上几个什么刀宗的_0_di_0_zi。”
  叶玉棠接茬, “四海刀宗。”
  “是了。”他瞥她一眼,接着说, “里头有个郑婕认识的, 管她喊师妹。什么哥哥妹妹的, 我一听,可不是给气坏了,直接走上前去叫她那好哥哥看招。”
  结果可想而知。
  长孙茂指指眉毛, 右边眉毛尾巴上划拉了个指甲盖儿大小的细口子;接着又撩起一侧头发, 脖子上也一个小伤口;紧跟着又要宽衣解带……
  叶玉棠慌忙阻止:“行了,行了,够了够了。”
  好容易将他稳下来, 她这才缓过气,道, “你这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他垂着头, 没吱声。
  叶玉棠盯着他眉毛上那口子,心想, 这娇生惯养的,往后若是料理不好, 多半得破相,也是可惜了这张俊脸。
  接着又问, “你给她师兄揍了,她头一件事不该先心疼心疼你么, 怎么又直接给跑了?”
  他道, “你说的没错。她大抵觉得我怪可怜的, 骂了她师兄几句,紧跟着又过来安慰我。我是实在没脸,说,你要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这么算了吧。我每天这么在你跟前转悠,你生气,我也丢人。”
  叶玉棠道,“确实怪丢人的。”
  长孙茂道,“我觉得,我老这么吹牛不着调,也不是个事。我是得好好练练功夫了,是不是?叶兄,你教教我吧?”
  叶玉棠百思不得其解,“不是,为什么非得是我啊?”
  长孙茂道,“我都打听过了,问谁普天之下谁的武功最年轻却最厉害,人人都说是你。我就想,你必定根骨清奇,又聪慧过人,有一套别人所不知的修炼法门。我虽然草包吧,但觉得我觉得我骨骼也还挺奇门的,你要是高兴了,稍加点拨点拨;不高兴了,踹我两脚撒撒气也成。小弟给叶兄鞍前马后,在所不惜。”
  其实很久以后,叶玉棠才知道,当时长孙茂打听到的版本是这样的:
  他先后跑去跟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