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31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惯常的不屑与桀骜。穿上一身寻常人极难驾驭的骚包袍子,竟也有自己一番风度。
  那白衣公子东施效颦,伸手想去拽另一个红衣服。
  红衣姑娘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并招呼了他一巴掌。
  孔雀蓝公子见状,得意洋洋的一笑,说,“你输了。”
  白衣公子倒也洒脱,一抱拳,道,“是,我输了。”
  闹剧收尾,叶玉棠正打算下去跟多年不见的师妹唠嗑几句。结了饭钱,找小二牵了马,刚走出食肆大门,裴沁在那人马背上视野好,一眼从人堆里找见叶玉棠,大喊一声:“师兄——”
  接着便毫不犹豫从孔雀蓝公子骏马背上下来,上了叶玉棠那头蔫了吧唧、比驴子大不了多少的瘦马。
  裴沁从小就这样,高兴时叫她师姐,不高兴时直呼其名,只有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用无比崇拜钦慕的眼神望着她,然后扑上来甜甜的喊一句“师兄”。
  这句“师兄”一出口,叶玉棠便知道,师妹今日是格外高兴了。
  但争端的决定性人物突然做出的这一系列动作,引得众人都朝叶玉棠看去。
  叶玉棠身量高挑,比寻常女子要高上寸余,脸又小,往往一眼望去,但只觉得比寻常男子还高上些许。
  她寻常最喜欢穿师父旧僧衣,僧衣阔大,在身上打几个绑,女性特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尤其是她脸颊瘦削,眼睛略狭而长,常年习武,又不惯同人打交道。看人时并不常笑,往往还带着点子肃杀之气。初次接触,人人都只觉得她像个兵器,冷冰冰拒人千里,不太好打交道的样子。
  不讲话时,光站在那儿,三不五时会被人误以为是个雌雄莫辩的俊俏郎君。
  裴沁上了马背,躬身下来,无比亲昵地在她脸上啜了一口。
  叶玉棠:“……”
  还不及他讲话,白衣公子拍着巴掌,大笑起来。
  围观群众顿时嘘声四起,朝那孔雀蓝公子看去。
  孔雀蓝公子面子大失,在人群堆中、哄笑声里,呆呆站了片刻,忽然做了一个这辈子最糟糕的决定。
  他拨开人群,走到叶玉棠跟前,抱了抱剑,说,“在下长孙茂,学了点子皮毛功夫。初入江湖,想请仁兄赐教。”
  居然敢挑战她师姐?
  裴沁简直对他都有点刮目相看。
  叶玉棠见他衣着品貌不俗,所用兵器又是一柄名剑,一时便来了精神,提着齐眉杖,就上了。
  就一招,她不过起了个势,此人被她打得直接了当栽出去十几步,翻声滚进水里。
  叶玉棠:“……”
  原以为这天底下自称的“皮毛功夫”全是出自自谦,谁知还有这种真的不能再真的“皮毛功夫”。
  当下,官河畔众人不知多少人笑得捧腹打滚。
  长孙茂在哄笑声中,从水里爬出来,抹了抹脸,呆呆的说,“我输了。”
  话音一落,当即转身离开。
  白衣公子兴许觉得这厮落荒而逃,围观者兴许以为他知难而退,连叶玉棠也以为,这辈子不会再遇见这个骚包的“皮毛功夫”。
  谁知她和裴沁师姐妹二人沿河散步谈天的功夫,不过一个晌午的当口,此人又回来了。
  这次,他手头拿着一把流光蕴藉的棍子。
  叶玉棠一眼瞧出,此乃兵器宝鉴上排行第一的齐眉棍,名作造壶门简杖。
  这也是她在那时肖想了不知多久的神兵。
  但此物名气过大,早已被哄抬至天价,万金也难买。
  叶玉棠不知他这片刻之间,是从哪里去搞来的。
  虽说并不大将他放在眼里,羡慕却是相当的羡慕。
  他走到叶玉棠跟前,拿棍子耍了个很炫的花招,众目睽睽之下,又说,“请赐教。”
  还起了个范儿。
  叶玉棠哟呵一声,手痒得很。
  因为此乃她最得心应手的本家功夫。
  作者有话说:
  这两天过得太糟糕了,心力交瘁,只有这么点
  今晚回家,尽量再写一更……
  错字还没检查,真的十分抱歉
  评论都有红包


第22章 棠儿3
  他棍子使得能比剑稍微好那么点儿, 但也就只一点,结果依旧毫无悬念。
  她抬眼,看这热闹之极的罗城小市, 心道,不出一天, 此人多半要变成满江都头号笑柄了。
  背后有看客, 见他一会儿七国、一会儿造门壶简杖的, 多少江湖高手想要而不得的,他得来不费吹灰之力,必定有不少人比叶玉棠还眼馋。
  “嚯!这人真有钱。什么来头, 姓李?”
  “姓长孙。”
  “哪个长孙?”
  “当今天下还有几个长孙?正儿八经关陇勋贵, 周隋古旧,是也。”
  ……
  关陇勋贵大多都有点鲜卑人血脉,难怪俊得不同寻常。
  这么俊个人, 又是这么显赫家世,大庭广众之下出了这么大个丑, 连叶玉棠都替他觉得加倍丢人。
  她有点疑惑, 问他师承何人。他说,家里请的嵩山来的师父。
  叶玉棠又问他师父法名是什么。他说了个法号, 什么辩识之类的。
  叶玉棠心道,难怪, 请来的师父,自己也是个徒弟, 还是个学艺不精的半吊子。
  她说:“你既复姓长孙茂,想必和雪邦有点渊源。”
  旁边有人笑着提点, “怎么没渊源?江余氓可是他亲叔父, 亲的不能再亲了。”
  叶玉棠更不解, “当初直接上雪邦习上乘武功,岂不方更便?”
  他大言不惭道,“雪邦教出来的_0_di_0_zi一个比一个娘。那地方,不适合我这种堂堂七尺奇男子。”
  此一言出,在场笑声跟滚雷似的。
  这话真的离谱,连叶玉棠都给听笑了,觉得这人可真有意思。
  她不再同此人多话,拨开人群,随裴沁凤谷师姐妹三人笑着往歇脚的客店走去。
  那人仍立在人群最喧嚣之中,低头看着自己手头的棍子,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呢?”
  有热心江湖看客提醒他:“江湖人喜欢斗武,但江湖人都很穷,不喜欢比阔。你手头这法杖,哪怕武学宗师,穷极一生也难买到。不是徒有神兵,便能打赢架。”
  他问,“如何能赢?”
  看客笑道,“有时间,多练功夫。除此之外,还需找个正儿八经的师父点拨点拨。”
  这看客见他仍困顿,便道:“像刚才你见到的那位,若我没猜错,便是如今名声正躁的武林新秀,叶玉棠。她如今的师父弘法,那是相当厉害,二十年前便是江湖武学第一人,后头跟吐蕃人打赌,说这辈子不用武功,便上少室山闭关去。不少人都上山找他挑战,他皆不应。过了两年,所有上山来的战帖,都被他这徒弟接了去。那会儿她才十四岁,起初没一个人将她放在眼里,谁知一个能打得过她的都没有。到现在,三年了,她一次都没有败过,那才叫真是厉害。”
  这看客想他家世显赫,又背靠江湖武学第一世家,想着法子找弘法提点,倒也不难,故而给他说了这事,说你看弘法徒弟,叶玉棠,一姑娘,打从十四岁便战无不胜,你一介男儿,想必也可以。
  哪知这话给他听到耳朵里,竟听岔了去。
  ·
  叶玉棠身上没几个钱,本不打算在扬州歇脚,却挡不住师妹热情,非要给她订一间客房,说要与她秉烛夜谈。
  她替裴沁心疼银子,裴沁却说,“反正银子都是你娘给的。”
  这么一想,银子倒也花得心安理得起来。
  聊上一阵,叶玉棠这才知道,裴沁与师姐师妹三人这番出门,是要去一个论剑。
  自打去年终南论剑声名大噪,江湖上一堆诸如泰山论剑、峨眉山论剑、鄱阳湖论剑之类乱七八糟的论剑便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仇欢有一天将裴慧叫来,说,你们师姐妹几人,去终南论剑稍还差了些许,不如先去别的比武会上试炼试炼,到明年,兴许就能有资格上终南。
  于是谷内武功最好的裴慧,便带着最顽皮的裴沁和裴若敏,出了谷来。
  这番出行,打定主意,要先去参加一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