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3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也是。叶玉棠一低头,又取了块酥饼。
  接着又问,“娶的是那个姑娘吗,崔宜柔。”
  长孙茂道,“名字倒是记得清楚。”
  接着又说,“不是她。”
  叶玉棠道,“是不是你做错事儿,惹人姑娘不高兴了?”
  长孙茂笑道,“是。我被嫌弃了。”
  她简直恨铁不成钢,“还笑?死性不改!”
  想了想,又问,“你臭名昭著,又被人退婚,最后是哪家姑娘大发善心收留了你啊?”
  他道,“是棠儿。”
  叶玉棠一怔,接着敲了他脑袋一下,“别老没个正形,好好说话。”
  他将她手捉着,握在手心,问,“棠儿,我问你。你最后一次见我,是在哪里?”
  她道,“我在你家山庄里,和你同席吃饭。那顿饭,你家中长辈也在,众人一直都在取笑你和崔姑娘……后头我有急事,就先下了山。”
  “原来如此……难怪你不知我为何认出你。”
  长孙茂认命似的苦涩一笑,尔后又叹口气,揉了揉她手心,安慰道,“没关系,慢慢就想起来了。时间还长,哪怕想不起来,也没事。”
  叫她想起什么,她忘了什么吗?
  叶玉棠听得一头雾水。
  接着,她便再没工夫琢磨这档子事。
  因为她的好师弟,趁着她走神的功夫,两只胳膊将她箍着,扑到了床上。
  叶玉棠起初还想一脚将他踹开,但只觉得肩头一烫,她伸手一摸,但只摸到他颊上一行泪。
  侧过头去看,看到肩头耷拉的毛茸茸的脑袋,顿时心里头就是一软。
  这狗东西……
  看着瘦削,还挺沉,也不知肉都长在哪里去了。
  她叹口气,放任他抱紧。
  接着耳朵也一痒,听得他在她耳朵边上喊了声,“师姐……”
  这么大个男人,带着点撒娇的腔调……她竟然还挺吃这一套。
  她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头发。
  摸了一阵,他捉着她的手,搁在自己耳朵上。
  她顺势地揉了揉,还挺软和……就是有点儿烫。
  接着又是极轻极柔一声:“棠儿……”
  叶玉棠在他耳朵上揪了一下。不过也只是造个势,到底没下重手。
  他嘚瑟地笑起来,又是一句,“棠儿,棠儿。”
  一边将她搂得更紧,简直像小屁孩得到钟爱的礼物一样。
  仅此一次。便也由着他放肆。
  外头万籁俱寂,暖阁里头暖融融的。没一阵,便听得他呼吸渐渐轻了些,像是躺的舒服了过头,快睡着了。
  她道,“等天亮,我想去给师父扫墓。”
  本意是想试探一下睡着没,好将他搬到床另一头去。
  他朦朦胧胧答了句,“我同你去。”
  她接着说,“我想以后就陪着师父,呆在琉璃寺。”
  他立刻答道,“我陪你。”
  “你陪着我像什么话,家人不要了?”
  “我只想陪着棠儿。”
  她心道,这小子,是傻了吗?
  屋子里暖过了头,没一阵,叶玉棠也觉得有点犯困,便也懒怠同他争论。
  她倒也有很多话想同他说说,比如有劳他一直惦记,师姐很是欣慰;比如这些年功夫长进了不少,明日定要去师父他老人家跟前多夸他两句;比如他长高了,比从前更英俊不凡,只是既已成家,这身老毛病还是得改改啊……
  想说的太多,不知从何问起,一时片刻也问不完。
  她一时又觉得好笑。
  想从前,师长友人众多。如今却是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能与之聊聊从前的,也只有这位从前时常令她烦躁得三尸暴跳的师弟长孙茂。
  •
  若说认识长孙茂,除去是她心烦的起点,也是她平平无奇江湖路最闹腾的开始。
  正德二年的春天,是她拜入琉璃寺的第五年。
  那年她十七岁,在江湖上已颇有点子名气。
  春天,山上雪化了,囤积了一个冬天的干粮被他师徒二人吃了个精光,而门口那个功德箱里头,依旧半个铜板都没有。
  师父在那个春暖花开之际,交给他一张帖子,说这帖子主人异常执着,年年重金送拜帖,但求一赐教。你要不要去打打看,赢了,可以赚点银子自己花;若是不想打,也可以去苏州和这人聊聊天,劝一劝他。
  总之,历练为主,搞钱为辅。若是实在搞不到钱,回来的路上化化缘,师父与她也不至于短口饭吃。
  其实后来她才知道,师父不懂得如何教女_0_di_0_zi,眼见她一天天就在打打杀杀里头长大了,便想着法子叫她出门去交几个朋友。
  她当时不解师父深意,一听有架打,还有钱拿,挑了一把用得最称手的齐眉杖,就这么下山去了。
  一路顺顺当当行到扬州,进了罗城小市,寻了家食肆。
  正吃着东西,忽然下头传来女子笑声。
  叶玉棠便也探头去,瞧见楼下官河畔,有两个公子哥。
  两个公子哥穿的都简约低调,却越发从这低调里头透出与寻常人家不同的殊然气质来。
  公子哥们正在比阔,比的是如火如荼;周围人从没见识过公子哥比阔,自然闻声前去看稀奇。
  据一旁的酒客说,这两公子哥谁都不认识谁,却都找了僧智永给扇子题字,结果僧智永为图省事,在同款扇面上,提的都是同款《心成颂》。
  僧智永没想到,有朝一日,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位公子哥,居然碰上面了。
  在扬州官河畔最热闹的所在,两人本各自春风满面;谁知迎头碰上,扇面遇扇面,简直犹如当头棒喝;脚步一顿,一打照面,大事不好。
  尤其是周围还有一群漂亮的红衣江湖女子,其中一个最漂亮的,眼睛最尖,“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简直有如火上浇油。
  男人攀比心一来,可真没有公孔雀什么事。
  据说那两位公子哥已先后展示了几轮玻璃杯、鎏金马镳和玛瑙琉璃双陆棋子之类的玩意,比的如火如荼,不相上下。
  场面正焦灼之时,只见白衣公子从腰间拔出一把华丽长剑,剑把、剑眼乃是银身造盝顶,剑从光可鉴人,剑脊发蓝,仿佛闪耀着冰晶之光。
  剑一出鞘,寒芒逼人。
  外行道一句:好剑!
  内行一看便知,此剑乃是智慧轮造盝顶银宝剑,在今年《兵器宝鉴》上算是排的上号的宝剑之一。
  白衣公子正得意之时,一身孔雀蓝骚包袍子的公子说了句,你等会儿。
  片刻功夫,返回官河畔之时,那孔雀蓝骚包公子手头执了只古朴宝剑,剑身略长,粗看起来平平无奇,剑一出鞘,跟着一串神锐绝伦之声,连楼上喝酒的叶玉棠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闻声看去,原来那把宝剑,乃是惊鸿剑宗创始人江进珂女侠,于北周时期所用的神兵,名字简单利落,叫作七国。
  粗看平平无奇,无论来头、名气,都比那把银剑高明许多。
  这一下,她来了兴趣,便打起三分精神来观战。
  白衣公子乃是步行前来,瞧见孔雀蓝公子牵着一匹黑马,光毛色、牙齿、蹄子,便知是一匹良驹。沉思片刻,便自家中,牵出一匹雪白无匹的骏马,沿路识马之人连连赞叹,大声惊呼:“此乃回纥名马,陛下亲赐十骥之一,腾霜白是也!”
  白衣公子面有得色,说道,“不错,正是腾霜白。”
  绿衣公子大抵游方来此,家不在扬州,哪怕有千金,一时半会儿也难给他捣腾出一匹“昭陵六骏”。
  众人正以为好戏将要散场之时,那孔雀蓝衣公子思忖片刻,忽然一伸手,将一个红衣服堆里最漂亮一个姑娘拽到了自己马背上。
  你有名马,却不及我寻常骏马配美人。
  众人见此情此景,只觉得风流无比,官河之上喝彩四起,掌声涛涛。
  叶玉棠也不免会心一笑,心道,这孔雀蓝的倒挺机灵。
  不免多打量他一眼,但只见得此人生的唇红齿白,模样很是有点俊,眼睛尤其漂亮,像个姑娘,眼神却是分外倨傲,连带着整个淡淡的神态里,都浮现出一种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