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22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敞气。
  窗户对着条窄木梯,梯子通向二楼角落的客房。位置偏狭,故不常有人用。一株红豆杉长得高阔,盘错的枝叶探进来,有些许钻进木梯。因无人替它修剪枝叶,故此处更少人走动。
  叶玉棠正是思及无人会从红豆杉处走来,故一直安心的盘踞在这扇窗前。
  直至她听到什么东西在背后头骚动杉叶,一偏头,望见杉叶上挂着八卦形的蛛网,中心倒缀着一只巴掌大的蜘蛛。多足动物藏在暗处阴影里,浴室的光照见它,映出背上多彩而明亮的八只眼。
  叶玉棠同八只眼睛对视一阵,笑了,右手一扣一击,昆虫甲壳瞬间碎作粉齑,蛛网中心空了个拳头大的洞。
  旋即,她笑容僵在脸上。因为她透过那个洞,瞥见杉树下头一个少年探头探脑的脸。
  她缓缓站起身,攀住头顶抱头梁,一荡,自另一扇窗轻松荡出;一旋,足踏杉叶纵出数尺,斜坐到二楼斗携上,宛如斗携上本就该攀附着的一只瓦脊兽。
  谢琎站在豆杉下头左看右看,左思右想,总觉得自己方才莫不是看走了眼?
  他怎么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姑娘坐在男_0_di_0_zi浴堂的五架梁上?
  自前一日与中光师兄在月下论剑,那天有月无风,却树影摇摇;自此他便留了个心眼,今夜在院中练剑,听得一株树上沙沙风动,追着声响来到这处豆杉树下,正想看个究竟,哪知却对上一双姑娘一闪而过的漂亮眼睛。
  沙沙声消失在他看见那双眼睛那一刻消失殆尽。
  随后,远处一株豆杉红色花枝轻轻晃了晃,再无动静响起。
  此情此景,莫名其妙地令他想起前日纵上歇心观的那片疾云。
  他绕过回廊,快步跑去男浴堂方向,在浴堂门口,恰巧同江中光撞了个满怀。
  江中光心中有事,给他这么一吓,盆子摔出去老远。
  他独着了条短褶袴。
  趁着夜里无人,正好快快回房,不怕有人看见。此刻木盆滚飞出去,害他不得不光着膀子在月光底下追着盆跑了大半个天井,也不知有没有人看见。
  他虚披上外衣,抱着盆走回浴堂门口,正想要教训师弟几句。
  谁知谢琎径直冲进浴堂,往梁上瞧了又瞧。
  江中光大为光火:“半夜不睡,来浴堂看什么?”
  谢琎低头,在他光裸的胸口看了看,有些欲言又止。
  江中光不禁紧了紧胸口的衣服,“有话快说!”
  谢琎道,“师兄,刚才我在外头,好像看到有人在偷看你洗澡。”
  江中光闻言,心想,难不成是那金蚕野道又来找他了?
  他心道不好,忙说,“大半夜的,谁看我洗澡?你定是困了。明日比试可不轻松,快早些回房去睡。”
  谢琎挠挠头,应了一声。
  和师弟在楼道作别,江中光抱着木盆,立在房门口,拢了拢衣服,长长吸了口气,方才推开房门。
  一阵风跟着他一同进了房间,替他将房门在身后关上。
  屋中未亮灯,江中光猛地回头,只隐隐约约看到个不高不低的黑影立在门边,险些惊叫出声——
  紧接着,江中光但只觉得双手被一手蛮力从后控住,压坐在椅子里;一指劲力点中他下颌上一个穴道,旋即,自那穴位之中涌入源源热力,巨大压迫之下,他唇舌咽喉都似被粘连在了一起。
  但凡想开口求饶,只觉出胸腔肺腑中发出一股震动之力,从自己处传到那人身上。
  他虽发不出声音,却能感觉到自己在说:“你和你的主人不就想要《玉龙笛谱》吗?若你杀了我,再没有人知道这东_0_xi_0_cang在哪。”
  接着,他从身体里“听”到来人“问话”:“你中金蚕蛊多久了?”
  江中光闻声,背上涔出阵阵冷汗。
  因为他知道,这一招点穴截脉,乃是传说中的“传音入骨”。招式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实在难:但需说话二人之间内力呈现绝对悬殊,那种绝对,如同江河入海,如此悬殊,方才能够以音入骨。
  此刻他就是涓涓河流,此人于他而言,正是那广袤无际的大海。
  若此人此刻要杀他,不过在瞬息之间,他绝无半点转圜之力。
  他“说”:“快一年。”
  话音一落,他听见来人轻笑一声。
  他“说”:“你笑什么?”
  来人传音:“我可以救你。”
  江中光急迫道:“如何救我,有什么条件?”
  来人道:“世上除了马氓,只有我能救你。但你须得同我句句实话,否则哪怕神仙也难救。”
  “是。”
  “你什么时候见的马氓?”
  “约莫在去年六月间,在雪邦,月影山庄。那时,连续好几个月的月影宗门内试炼,谢琎样样优秀,我事事皆远不及他。那日想去找宗主指点一下,听到宗主院内武婢聊天,说谢琎天分高,模样好看,江彤又这么喜欢他,如果他终南论剑得了头筹,宗主便会借着机会双喜临门,招他作宗门内婿,以后便是月影宗宗主的不二人选。我听了这话,心里极其不爽快,偷跑出了山庄,在一片野林子里生闷气,就是那时候,在那林子里遇到的马氓。”
  “你同他有何交易?”
  “马氓说他知道我在愁什么。那对武婢说了什么话,他全都知道。不止如此,山庄中发生的一切,他皆了如指掌,但他就是进不去。他遵主人之命,徘徊在雪邦已有数年之久,就是为了一样东西。他说,若我能替他将那东西取了来,他便能解我愁苦。”
  “那东西,就是《玉龙笛谱》?”
  “正是。他说,当年弘法_0_da_0_shi废去蛇母的玉龙笛,过了一年,蛇母被江映刺杀在剑南道,《玉龙笛谱》便被江映作为礼物,送到了江宗主处,由他封存在藏书阁。那笛谱上的所有记载,除了巴蛮人,无人可以看懂,我们中原人,得来也无用。何况玉龙笛已毁,哪怕是他们巴蛮人,得来也无甚用处。可那笛谱意义非凡,正如蚩尤盘瓤,神母天父一般,乃是他们的圣物。”
  叶玉棠听闻师父名字,心中先是一震。
  紧接着又听说蛇母已死,内心更是惊愕万分。
  沉默半晌,才接着发问:“那他如何解你愁苦?”
  江中光也陷入一阵沉默。
  紧接着,抬头问她:“你听说过‘光明躯,神仙骨’吗?”
  “略知一二,你详细说来。”
  江中光道:“他说,蛇母死前,曾倾尽毕生心力,造出了一整副光明躯神仙骨,据说,既似武曲,却远胜武曲。”
  叶玉棠:“……”
  她接着问:“马氓许诺你,若你从江宗主处偷来《玉龙笛谱》,便将这副光明躯,给你?”
  江中光道:“不错。”
  接着他闭了闭眼,极其懊悔的说道:“我心有愧,因贼人一时诱骗便险些行差踏错,实在愧对宗主栽培,更愧为人师兄。”
  叶玉棠问道,“你如何知道他诱骗于你?”
  江中光道:“也就最近,来到这太乙镇上,见到了去年见过的各派_0_di_0_zi,皆嘲笑我面相有异,十分肖似从前人中了金蚕蛊之后的面相。我想起,马氓在外人称‘金蚕野道’,我与他相识也有一年有余,昨夜,趁夜依着暗号,将他叫出来,问他是否给我种了金蚕。谁知他为人阴险如斯,闻言哈哈大笑,说,不错,早在一年之前,他便给我种了金蚕蛊。”
  叶玉棠心里头忍俊不禁,也传音入骨地笑了两声给他听,问他:“马氓是不是这么笑的?”
  江中光被这笑声惊得毛骨悚然,道:“正是。他如此狡诈,想必给他笛谱之后,也绝不会遵守诺言。我当时如此问他,他回答我说:‘这世上,本就只有一副光明躯,被贼人盗走,早已下落不明。哪怕是光明躯仍在,可惜蛇母已死,世间无人再通晓此偷天换日之术。你若想换,我也可以叫人帮你换一换,但你要知道,当年在长安作坊洗髓诊脉,换了胳膊腿的中原人,不出两年,皆手脚溃烂而亡。我今日如实相告,也不妨再告诉你一句,你中金蚕足有一年,从右手入,再有两三月,便会无药可医,被太阳一照,便会周身溃烂,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