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21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玉棠趁着热闹的劲,也顺嘴起哄道:“前辈,你使一次,我就记住了!”
  长孙茂闻声,抬眼来看她。
  两相对视,叶玉棠觉得有戏,剑朝他一抛。
  他一手接住。
  四下起哄声更甚。
  叶玉棠往侧边一让,脸上带着期待的笑。
  这心态就跟长孙茂口中那群长安公子哥上平康坊看胡姬跳舞似的,看的就是个猎奇。
  长孙茂盯着她,缓缓地说,“徙倚步第一……”
  他讲话慢而轻,停顿片刻,转动身形,沿着巷道缓步而行,每行数步,便沿街剑指几次。起初举动仍稍显松懈疏懒,渐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步随剑游,到后头只觉得月光底下青灰的影子似疾云一现,一现即走。
  至他收剑而立,众人都还没回过味来。只觉得整个过程中青灰的衣袂飘飞,却并未觉出这套剑法有何玄妙之处。
  忽而一阵微风拂过,屋檐之上开始坠落白色霜粒。开窗看新鲜的街坊四邻听得如雷响动,以为乃是十月冰雹,被吓得门户紧闭。
  他立在数丈开外,开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伸手去接自屋檐上滚落的一串又一串珠翠似的东西。
  此间,早已有眼尖之人看出坠落之物,乃是檐上结的秋霜。秋霜被他方才运出内力所震,碎作豆子大小,不动时,尚还因形而聚,不曾抖落;直至起了片刻微风时,屋檐之上的震碎的霜粒坠落纷纷,他伸手接住些许,攥在手心里……
  一路走到叶玉棠跟前,这才轻轻扬手,扬出一串水珠滴落到两人中间,问她,“记住了吗?”
  食肆中众人,连带着裴沁皆是一阵错愕,至此方才知晓这剑招妙极之处有二——
  他这几步之间,将充盈内息化作千斤剑气隔山打牛,触物如雷霆电过,此是其一;
  此内劲外发何其强悍却又精准如斯,霜碎却丝毫未落,甚至不及微风纷扰,此是其二。
  不少人至此都恍然:往常都以为这剑招取名自“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乃是比喻练剑女子体态飘逸婉约,从不知“惊鸿”二字只是形容剑招本身。
  起初几招里,叶玉棠是有些不屑,但只觉得他单纯想在漂亮姑娘面前炫炫技,因而故作疲懒疏慢,其实不过就是几招花架子罢了。
  但自五六式之后,她心头卒然一震,倏地想起,这惊鸿剑四岁便可练得,本不需什么内力打底,而此剑式所超凡卓群之处在于至柔。
  至柔至强,则跬步千里。
  而她之所以一开始误以为他疏懒怠慢,只因他较之女子身量高上许多,因此不论臂长、剑程都多上数尺。寻常女子一剑疾刺,于他事倍功半。此剑式本不适合男子修习,但他却轻轻松松便将其化解,诀窍便是,快。
  剑程极快,剑走游步,流离顿挫。
  她心道:此非他本家功夫,尚能有此领悟。若是他正经与我对招,兴许不足五成胜算。
  思及此,她既欣慰,又感惆怅。
  若换做从前,她兴许会拍拍他脑袋,赞许他几句,等他臭屁自得之时,再挖苦他两句,泼他冷水,以免他过分自满,看他气得耷拉脑袋又不得不佯装风度翩翩,那情形一定很好看。
  但此刻,她只得将那一招一式回忆一遍,而后说道,“勉勉强强记住些许吧。”
  长孙茂神情一黯。
  裴雪娇嗤地一笑,恨其不争。
  此时裴沁叫了声“雪娇”,扬扬手,叫她回来。
  裴沁觉得,一时半会儿之间,小姑娘是难掌握此剑要领,便全不将她放在心上。
  既如此,雪娇明日与骨力啜必有一战。今日这一遭,倒是点醒了她:那光明善恶手亦是以柔力隔空破物,与惊鸿剑有三分类似,一脉的阴柔却霸道。她今日一观,又经长孙茂点醒,思出罗刹刀对善恶手的破解之道,想要早些将这些道理告知雪娇。
  此时见天色不早,便带着一众_0_di_0_zi谢过长孙茂,打道回府。
  转过一条街巷,裴雪娇不解地问道:“谷主,长孙前辈为什么要带这么一个……没什么出息的姑娘?”
  裴沁回头看一眼月光底下立着的那两人,回头说,“这个长孙前辈啊,他从前有一些为人所不知毛病,后来都改好了,但是最近好像又有复发的迹象。”
  一众姑娘们交头接耳:“那好可怜啊。”
  裴沁怕她们因怜生爱,补充道,“你们可千万离他远点。”
  叶玉棠:“……”
  但凡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大抵皆有隔墙听音的能力。
  再厉害一点,数百步以外隔个墙,问题也不大。
  将养了两三天,目前暂时找回了三成左右功力的叶玉棠是可以听到这段墙角的。
  她盯着长孙茂,觉得他大概也是能听到。
  不过他对此似乎毫无反应,沉思片刻,将手头黑剑契回原形,丢还给她。
  她一惊,胳膊一甩一扣,将谈枭抓在手中瞧了瞧,有些犹豫:“给我做什么?”
  “明日再还我也行。”他说。旋即又补充一句,“夜里多练剑,少乱跑。”
  叶玉棠嘴上不屑,“我还以为你送我了。”
  长孙茂闻言,似乎想说点什么,到底又没说,不知是因着什么事欲言又止。
  她是个懒得听人多话的性子,他若不说,她必然不会问。两人一起行至风雪洲客栈的桥上,就地同他作别,不再多话。
  ·
  叶玉棠自然没有如长孙茂所愿,还没等他走远,就一个起落,落到风洲客栈的屋顶上,听着水声,一气儿摸到了浴堂。
  人中金蚕蛊后,蛊生血脉会发紫转黑。
  蛊自腕入血脉,自始至终沿一脉而上。中蛊三月,蛊行至肘,内前臂一线紫;中蛊半年,一臂一线紫;至一年,若从左手入蛊,则已行至心脏,若右手,仍再行半年左右。
  蛊行至心脏之前,仍还有救;行至心脏后,神仙难医。不出一年,金蚕蛊便会嗜血发黑,此后,蛊毒自心脏行至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中蛊之人,浑身肌肤如同黑色蛛网密布,极其可怖。至三年左右,蛊毒深入骨髓,中蛊之人从经历万蚁噬心的痒痛,到最后周身知觉完全丧失,形同骸骨,不过三年而已。
  白天她听说江中光中了马氓的金蚕蛊,便想瞧一瞧,他中蛊多久,到底还有没有救。但她思及此人虽偷了宗主的什么笛谱秘籍,虽犯错在先,却尚还知悔改,便不想太过张扬。为图省事,便趁这夜里,_0_di_0_zi们练完功洗澡之时,偷偷潜进男浴堂。
  她在烟雾缭绕的屋脊上悄无声息地坐着,隔着雾气看年轻酮|体,眼神都快看迷糊了,这才终于盼到江中光出现。
  他背上披着汗湿的短打,抱着一只搭了白帕子的木盆子,待所有人都走光了,这才最后一个出现在浴堂。
  彼时雾气已散的差不多。他走进来后,将门锁上,背对着叶玉棠这边,开始除去上衣。
  她微微眯起眼,打量他的露出的后背:略有些剑戟伤痕,但只有旧伤,大多随着他武功进益而痊愈得快差不多了,目力极佳之人,留心观察还是能看出些许,新伤却是没有,一线蛊毒,更是没有。
  江中光除去最后一条亵裤之后,忽然想起什么悲伤的事,趁着水声,背对叶玉棠,蹲在地上哽咽起来。
  叶玉棠心里升起了点儿同情,便由着他哭,坐在梁上耐着性子等。
  幸而他也没哭太久,等盆中放足热水,也就不哭了,拿胳膊擦擦眼泪,抱着木盆,面朝叶玉棠转过来。
  叶玉棠:“!”
  朝向倒是好的很,角度极佳,一览无余。
  他绞了水,正对叶玉棠的方向,开始擦洗身体。
  一边擦,一边又伤心的哭起来。
  叶玉棠留神观察了一会儿,顿觉得有点无语。
  ……
  同情没有,悲悯没有,只剩下无语。
  她简直要给这哥跪了。
  你中个屁的金蚕蛊,你纯粹他妈的就是越长越丑!
  你倒是哭个屁!
  作者有话说:
  50红包
  明天就搬完装网了,明天尽量……


第16章 野道2
  浴堂梁上有扇窗户,此刻正开着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