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1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对战谢琎
  她差点笑出声。仇静真是不怕论剑不够精彩,这样打,谢琎还没吐血,这二组的胜者该先一命呜呼了吧……
  她略一思量,将凤谷当中资质较好的七个_0_di_0_zi位置置换,换成几个她认为还算势均力敌的对手。
  随后又将郁灵昭的名牌拾起来,同裴雪娇放到一块。
  做完这一切,她跳上那根横梁去坐着,一直候到那几名仙童归来。
  等那几名童子合力抱着一人高的木榜出门去,叶玉棠便又掀开那扇窗户钻出去,落到山廊顶上,踏着童子们笑笑闹闹蹦蹦跳跳之声,打道回府。
  一直走到烟云客栈背后,确认无人再来更换论剑次序,她才从树上一跃而下,绕了两条巷子,从雪洲客栈大门口大摇大摆走出来。
  彼时论剑榜一公布,榜前早已围满了少年人。叶玉棠_0_da_0_ren群背后经过,被一只只黑脑袋挡的什么也看不见。
  江彤倒是眼尖得很,一回头就瞧见了她,垫着脚,高声大气直呼其名:“郁灵昭!”
  叶玉棠脚步一顿,眉开眼笑,“叫我什么事?”
  哪知江彤这么一喊,众人都回过头来。恰好人多,江彤更开心了,咯咯笑了几声,说,“我们天底下头两号霉冬瓜里头的第一号来了。”
  人群发出一阵哄笑。
  叶玉棠指指自己,“霉冬瓜?”
  “你们都让让。”
  江彤挤出人群,捉着她的手,硬生生将她带到榜前头,指着排在榜单最前头的三个名字。
  众人都随着那只玉指看去,只见那里写着:
  一场一次
  骨力啜,郁灵昭,裴雪娇
  程丹青,余知微,何守一
  胜者二人,先后对战程英
  有嗓门大的,怕她眼神不好,干脆念了出来。
  这下好了,众人都知道,明天她和裴雪娇要打比谢琎还厉害那个“四”。
  那大嗓门还没念完,江彤又“唉”了一声,道,“雪娇,榜还没看到,你怎么就走了?”
  裴雪娇彼时正背对人群,往桥另一头走。想是方才经过,想看一眼榜,却得知自己敌人比今天还强,料定是有人同凤谷过不去,此刻心里必定气极,所以闻言转身便走。
  听得江彤脆生生这一句,回过头来,慢悠悠道,“知道了。嗓门这么大,谁听不到?”
  江彤嗤笑,“你平时那么厉害,今天怎么就不行了,还哭着叫之文哥哥饶你十招。”
  她冷笑一声,不留情面,“说武功武功不行,论嘴皮子,没谁比你嘴皮子利索。等回雪邦跟你之文哥哥洞房之前,记得先请周尹大夫替你将嘴皮子缝起来,大家都快活。”
  裴雪娇一气说完,毫不恋战,扭头便走。
  作者有话说:
  1中原五宗——三山一湖寺。
  三山:终南山太乙剑派、太行山雪邦、龙虎山天师派;
  一湖寺:洞庭湖四海刀宗,长安青龙寺。
  如果硬要说六宗的话,是四山一湖寺,但是日月山几乎已经不算中原了。
  2 玄奘求经回来,其实是不被理解的。净土宗和禅宗之所以在唐不流行,因为《沙门不敬王者》,不给皇帝行跪拜礼,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是极大挑战;
  除此之外,净土宗和禅宗的做派是单身和姓释,也就是不过性|生活,不随父姓。
  结合起来,犯了三条禁:不敬王者是无君,不随父姓是无父,无君无父是禽兽,再兼之还要断子绝孙,这对儒家思想是极大挑战。
  而且禅宗不立文字,不是学派而是宗派,传播下去靠的是“衣钵”……对当时传播也造成一定困难。
  故有文中“旁门左支的嵩山禅宗”。
  同理,文中天师派可以婚配、吃荤,不留胡须,不蓄发,这是符合儒家伦理的。
  另,文中的青龙寺是密宗祖庭。
  3. 飞鸿雪爪(zhao),过去留下的线索与痕迹。
  长孙茂戏份多时,我发誓你只想让他滚。
  50红包
  明日我尽量更,若不更会挂请假条,隔日更的话应该也是5000字上下


第12章 师叔5
  适逢江中光打河那头走过,有日月山庄_0_di_0_zi眼尖,远远叫他:“中光,明日我胜出后对你。晚饭过后,我想同你约战——”
  江中光闻言回头,道,“我与人有约在先,晚点再说。”话音一落,便拐入一条巷道。
  那人抱怨似的嘀咕道,“和谁有约啊?”
  立刻有男_0_di_0_zi笑道,“想必是凤谷的姑娘吧,方才论剑结束,我听裴谷主叫她们一会儿不必先来看榜,说看榜的人多,去醽醁吃过饭再来也不迟。中光去的那头,便是醽醁的方向。”
  那人哟了一声,“中光这是有了小相好了啊?”
  有人道,“中光真是,这几年不知怎么回事,一年比一年生的难看,凤谷的漂亮小姑娘哪个看上他?”
  此人虽嘴碎,却道出不知多少人真心想法。一时间,众人皆吃吃笑起来。
  讲话那人挨了不知谁一脚,疼的“哎哟”一声,四下寻找,原是江彤那小妮子。正要逮着她一顿捶,她机灵劲上来,早一溜烟跑远了。
  师兄的仇是要报的,师兄的八卦当然也是要偷听的。
  江彤_0_da_0_ren群中溜出来后,七拐八拐,拐到醽醁食肆那条巷落。她料着自己抄了近道,中光必定快不过自己,便走进醽醁对面一家兵器铺,假装看兵器,实则埋伏在哪里等中光。
  凤谷人尚未至,中光先朝醽醁食肆走了过来。谁知过了食肆,他脚步仍未停下,而是走进一条不过两人宽、更狭长的窄巷。
  那条巷道左右是两所民居的院子,院墙修的极高,院中种的榆树、皂角从高墙探出头,将巷落顶上挡了个严严实实,从外面看去,只觉得越往里头,越是黑漆漆的。
  江彤从铁器铺门板后头探头探脑看去,心道:好哇,竟敢约师兄私会暗巷,还要避开众人!
  她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妞这么不要脸。
  免那掌柜的说道,她在柜台丢了几文钱,跑出铺子后,蹑手蹑脚走进那条黑咕隆咚的巷子。
  那巷子惯常藏污纳垢,想必什么癞子浪子猫儿狗儿的都来这屙屎濑尿。江彤走入不过四五步,便被一股子捂了几个月的腥臊味恶心得阵阵干呕,一张嘴,甚至觉得嘴里也染上点子苦咸味,像是将这空气里的屎尿屁都吃进去似的。
  江彤爱干净惯了,受不得这种脏,小眉头拧得紧紧,顿住脚步,正想将嘴里的唾沫都吐出来。
  不及张嘴,但只觉得腰间一紧,整一个天旋地转,给人到拎葱似的拎了起来,忽地便拔高了一尺有余。
  她想尖叫,谁知嘴也被当机立断的捂住,叫也叫不出。
  旋即,她发现自己坐到了一棵树上。
  她偏过头,对上一双熟悉的、女孩子的漂亮眼睛。
  郁灵昭!江彤瞪她一眼。
  郁姑娘做了个嘘的动作,摇摇头,指了指下面。
  片刻功夫,便听得一个陌生阴郁男声、试探地在问:“谁在那儿?”
  叶玉棠松开制住江彤的手,将刚才爬入别人院子里时临时抱来的家猫,从怀里,慢慢送上院墙。
  院墙太高,猫儿左右也下不去,走了几步,撞下去几块碎石子。
  男子又问了句:“谁?”
  猫儿轻轻“喵,喵”了两声。
  墙内妇人闻声赶来,在荷塘那头着急地轻唤道:“桃儿,别怕,过来,跳过来。”
  墙外另一个熟悉男声说道,“原来是只猫。”
  此人正是江中光。听他语调,显是松了口气。
  另一人说,“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倒是警惕得很。
  江中光道,“不必了。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告诉你,别再来找我了!”
  那男子沉默一阵。
  紧跟着轻蔑的哼笑了一下,说,“我倒无所谓,你别后悔就成。”
  说罢转头便往巷子深处走去。
  江中光很是受挫:“你……”
  站在原处,似乎在犹疑着是否要跟上去。
  叶玉棠眯起眼睛,等待他下一步动作。
  紧跟着,他脚步一抬,追了上去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