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16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裴雪娇没有犹豫,负着阴阳双刀,跃上论剑台,同谢琎相对而立。
  谢琎抱了抱拳,裴雪娇没有回揖。
  两个少年人在台上沉默相视良久。
  裴雪娇渐渐眼眶红了,似乎是生平第一次低头讨饶:“谢琎,你让我十招。”
  谢琎说,“好。”
  她咬了咬牙齿,“你放心,我不强吻你。”
  谢琎:“……”
  独逻消一口茶喷出,开始狂笑,一边笑一边狂拍他和余真人中间的茶案,拍的茶具哐当作响,简直天地为之震颤。
  余真人吓得差点跳起来,整整黄冠,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面江湖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
  有人说,“这个哀牢王子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叶玉棠心头也是一阵无语。
  这王子长得倒是人模狗样,怎么笑点低成这样?
  早知道从前在平康坊就不用比剑了,她给他讲笑话,等他笑成这副德行再将他一掌制服岂不简单,哪里有后来这些个破事,
  独逻消笑到两个过了快二十余招,才算勉强镇定下来。
  裴雪娇看起来心思花里胡哨,功夫竟然相当不错,叶玉棠觉得,甚至能与江中光竞一竞前五之位。
  江中光在叶玉棠眼中,高不成低不就,正好处在“中庸”眼上。所以但凡见着个资质不错的_0_di_0_zi,总忍不住拿旁人和他比一比。
  谢琎虽说答应让她十招,实则让了她近二十余招;近三十招处,眼见快抵挡不住双刀猛攻之势,这才认真起来……毕竟他也不想败。
  两人拆到第六十余招,谢琎找准机会,立刻反守为攻;裴雪娇应对不及,渐渐有些支撑不住。
  虽知必败,她却始终不肯认输,硬生生挨了几次重击,仍咬紧牙关,以余力回应,让人看着都心疼。
  叶玉棠一直觉得谢琎和长孙茂小时候很像,至此总算发现了点不同。
  若谢琎跟长孙茂一样,此刻可能都给这姑奶奶跪了。但此人绝不,比起怜香惜玉,他更想赢。
  所以谢琎到现在都没有红颜知己,实则也得怪他自己。
  近百招处,不少人都看出裴雪娇二十招内必败。
  至此,也算是酣战了。台上三名主裁皆对两位少年人各有欣赏,独独张自贤张天师一言不发,面有不爽。眼见谢琎胜券在握,忽然起身同余真人说了句什么,便匆忙离开。众人当他有内急,倒也不觉奇怪。
  ·
  这场过后,还余下不过五场论剑。叶玉棠想起自己也有要做的事,故起身走出观战席。青龙寺因知她明日才战,倒也不加阻拦。
  她走到雪洲客栈桥上,步履一转,绕过几条巷落,直奔楼观台灵官殿而去。因为随后,四主裁会携着一百五十名战败者名牌前来灵官殿,以抓阄的方式,和一百二十位挂单客三人成组,两两对战。
  自论剑台前去灵官殿,有一条极狭长的悬空山廊。每年论剑这几日,山廊每隔百步,都有一名太乙剑派_0_di_0_zi携剑把手;灵官殿内,也有数名武学渊源的道人看守。
  但自她上山后,却始终没有见着半个人影。
  她恐这八年规矩有变,看守人或已被奇诡机关替换下来,故先伏于一株榔榆之上,观察灵官殿中一举一动。
  哪知她刚趴好,便见一人行色匆匆上山来。
  她定睛看去,正方才同余真人请辞的张自贤张天师。
  他如此急忙告假前来灵官殿,是因为什么事?
  她不动声色看张自贤沿廊道上山,确认无奇诡机关,便自树上一荡而出,坠在山廊顶上,脱掉鞋子,竖着耳朵听廊下脚步。
  他走几步,她就赤脚走几步。
  谷中风大,吹动山中树叶,浩浩似翠海;她走得远比风轻,故张自贤不曾察觉。
  以张自贤为先驱盾牌,她轻松无阻的过了山廊。待他拉开殿门,她便掀开窗户,自窗钻入,攀上宫梁,轻手轻脚地坐着。
  张自贤将殿门一关,殿中一名女子问道,“师兄,论剑不是尚未结束,你怎就出来了?”
  此人正是仇静。
  她一早候在此地,想必今年给论剑诸_0_di_0_zi排位的,便是她。
  若她与裴沁有过节,那么给凤谷_0_di_0_zi设绊拦分的,也是她?
  话音一落,又听得仇静一句,“你擅自前来,叫旁人瞧见,怎么说你?”
  张自贤道,“我一路上山,并无旁人。”
  仇静纳罕:“怎么会?余真人明明命了二十余人……”
  张自贤打断他,“且不说这个。今年既是你排位,我有一件急事,须得叫你知晓。”
  “什么事?”
  张自贤沉默一阵,接着说,“谢琎不能得头筹。”
  仇静面露惊异:“为什么?”
  张自贤道,“你知道谢琎是谁?”
  仇静不解,“江宗主得意门生,怎么了?”
  “是,谢琎是江宗主的得意门生。但是江宗主必然有别的意思,若是这次让他得了头筹,风风光光的回去,就不只是得意门生这么简单了,而是他亲自挑选的东床快婿。”
  “给他孙女?”
  “给雪邦。”
  “那便是未来的少宗主,这有何不好?”
  “不行,千万不行!我问你,师妹,你今天看到他的脸了吗,有没有令你想起什么人?”
  仇静略浑浊的瞳孔,在眼眶中转了转,也不知她脑海中回想起了什么人的脸孔,忽然惊恐地将嘴捂住。
  “师兄……”
  “别声张。只需要你排位之时,给他设阻障。比如三人成组,另二人,均选他劲敌,让他居中上场。”
  论剑越往后,势均力敌的对战,往往异常激烈。一场下来,论剑者几近力竭。
  若是三人成组,中间那个人,倘或第一场没有败下来,第二场也近乎必败。
  “你对裴沁耍招数,另三门众人虽皆睁只眼闭只眼,但这事若是传扬出去,终归不妥,”张自贤接着说,“多一个谢琎不多。安置好他,你接着要怎么耍裴沁,师兄都无所谓。”
  这话听起来像宠溺,实则是威胁:你不帮师兄,师兄自然将这事抖落出去。
  张自贤什么德行的人,仇静再清楚不过。她心头也早已权衡好厉害,自然点头答应下来。
  叶玉棠见状,心想:这可真是,真是令人潸然泪下的师兄妹情谊啊。
  临走之前,张自贤拍了拍仇静肩膀,道,“若来日他做宗主,你我必死无葬身之地,师妹好生思量。”
  仇静面色沉沉,目送张自贤沿山廊下山而去,掩住殿门后,便一直心事重重的坐着,直至听见余真人同旁人说笑着上山来,方才收敛了愁容,开门将余真人迎进来,
  师叔侄二人闲聊了两句今年战况,又骂了几句独逻消神经病,余真人放下名牌箱离去。
  四名小道童进殿来,一同协助仇静,将自箱子之中打乱抽出的木名牌依序契到论剑榜上。
  二百七十人分九十组,不出一个时辰皆已契上木榜。仇静将这四名小童支去别处,叫他们一刻钟之后回来将榜抬去论剑台旁,不得有差错。
  小童闻言退出灵官殿。
  仇静走到那一人高的木榜前看了一阵,略一沉思,随手替换掉七八张名牌。
  确认无误之后,道袍一卷,又换作一副道貌岸然之相,负手往门外走来。
  仇静走到叶玉棠卧坐的横梁底下,忽然抬头看了一眼。
  叶玉棠气定神闲得坐在那根柱子上,本打着瞌睡,陡然被她这一抬眼看,差点头皮一麻。
  她心头骂了句脏话,道,不是吧,我呼吸吐纳都快没了,这他娘的都能发现?
  幸得她手脚快,随着仇静目光一抬,她一个翻身,轻手轻脚坠落到屏风后头。
  仇静抬头盯着那扇开启的窗户,自言自语道,“今天山风倒是真大,将窗户都吹开了。”
  旋即一拂袖,运力将窗合上,这才跨出殿门,将门合拢,自外头锁上。
  光线一暗,叶玉棠从屏风后头走出,站到那张榜跟前,一目十行扫过,视线定在了八组。
  裴雪娇,郭郡矣,阁九峰
  骨力啜,裴诗,程绛月
  胜者二人,先后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