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飞鸿雪爪-分卷阅读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谢琎叫上船来的。
  说起轻功,谢琎是真的不怎么样。
  这个不怎么样已经相当温柔了,真的不冤枉他。
  若是她是个歹人,这几个时辰里,他纵有千条命都不够死的。
  剑老虎不是说什么“闲居常怀振卓之心”吗,怎么八年过去了,这届学员比当年还差?
  当年她做龙头,调|教长孙茂一月功夫便屠了终南榜。那会儿的长孙茂,怕是都能跟面前这小子打个四六开。
  说起这个……也不知道长孙茂武功长进了几分,如今过得如何?
  怕是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船行至镇外,月桂没了踪迹,荒芜堤岸边长了几株柳树的地方,背后有个篱笆院子,便是铁匠铺。
  下船时,谢琎念她腿脚不便,先下船来,准备搭她一把。
  哪知她撑起达摩杖,和他错身便上了岸,走得比他还大步。
  走出两步,叶玉棠突然想起,回头问他,“你是外姓_0_di_0_zi?”
  他说,“我虽在雪邦门下,使得却不全是雪邦功夫。我若想改叫江琎,庄主也未必乐意。”
  叶玉棠说,“有趣。”
  说了等于没说。
  看她也不擅长聊天,谢琎决定再多唠两句,“当初武曲叶玉棠前辈也曾做过五门_0_di_0_zi,便是入过凤谷,洞庭,终南,远到过日月山,最后拜在琉璃寺弘法_0_da_0_shi座下,也不曾见她改姓裴尹阁,更不曾有过法名仙号。”
  叶玉棠心想,其实她法名倒是有一个,不过实在羞耻到说不出口,所以你不知道。
  她顺杆儿往下爬,随口答了句,“厉害。”依旧毫无感_0_qing_0_se彩。
  谢琎发现和这姑娘彻底聊不下去,大抵是气场不和,索性不再开口。
  但他随即发现,这姑娘也不大爱搭理他,径直穿过篱笆,推开虚掩的门,也不见得要等他一下的意思。
  只好快步跟上。
  屋中并未点烛,除却煅炉中焚着大火,就只铁砧上方燃着一盏油灯。灯上架着口小锅,煮沸了水,里头煮着什么糊糊,铁匠就坐在旁边,就着锅吃。
  叶玉棠叫他大名:“毛飞廉!”
  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喊得毛飞廉一个激灵,回头来说:“唷!这么早?铸剑还是——”
  “补剑,”叶玉棠回头示意谢琎:“剑。”
  谢琎忙将雪元剑递给她。
  她横握剑茎丢给毛飞廉。
  毛飞廉一手接住,尚未看清,摸在手里便立刻知道了:“雪元?”
  紧接着他将剑出鞘看了眼,哟嚯,连里头开的宝刃都掉了拇指粗的口子。
  “折在什么宝器手头?”
  叶玉棠晃了晃手头达摩杖,“就这。”
  剑老虎不敌弘法_0_da_0_shi,不知剑老虎知不知道?
  毛飞廉只觉得好笑,“真罕见。”
  谢琎一阵紧张,“毛师傅,能补不能?”
  “补倒是可以,这长安道里也就我能补一补了,不过得候上个两三时辰,能不能等?”
  谢琎心中大喜,“自然能等!”
  毛飞廉拿在手头琢磨一阵,便将它送入锻炉,烧至发红渐蓝,几次往炉中回火。
  叶玉棠立在一旁问道:“可与户|撒|刀比重的二尺八寸剑,你这里有没有?”
  毛飞廉头也不抬道,“兵器皆悬在绳上,劳烦自己寻一寻。”
  叶玉棠抬头,见两面墙上皆系着十数根拇指粗细的井绳,上头整整齐齐悬着刀枪剑戟。
  视线缓缓扫过,她一眼望见悬在墙角暗处的长剑。
  谢琎循着她目光看去,看到角落里一柄落了灰,毫不起眼的古朴长剑,剑眼处刻着一个“它”字。
  “这个它字,作何解?”谢琎略一思索,难免想长孙茂前辈的名言。“‘世人以为刀剑无眼,而我以为刀剑有灵。’”
  叶玉棠上次听到这句话,是在十年前。十年匆匆,言犹在耳。
  她笑一笑,“这剑其实不错。”
  “不错?”
  “不信试试?”
  光看外表,谢琎自然是不信的。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他左手握住剑茎,将其自井绳摘下;右手两指自“它”字抚至剑范,剑诀一引——
  匠人听得耳边阵阵风息,不由抬头,突然怒目圆睁,一声大喝:“把剑放下!”
  谢琎看匠人来势汹汹,腕抖剑斜,手头剑锋疾刺匠人面门——
  毛飞廉陡然驻足,汗毛吓得根根直竖,两眼紧闭,口中大喊:“少侠饶命!”
  剑尖自他鼻尖扫过,毛飞廉只觉得鼻头一痒,楞在当场。
  旋即,匠人鼻尖缀了一点红,像粒朱砂痣。
  又回头,少年已收剑而立,垂头瞧了瞧剑刃上的东西,又缓缓将剑探到匠人眼皮子底下。
  剑尖有一点红,黏住半只飞蚊。剑没伤他,剑刃也见了他的血。
  毛飞廉惊魂甫定,只得赞道,“少侠好剑法。”
  叶玉棠道,“剑不错。”
  “剑是好剑,可我这剑法也还行啊。”
  叶玉棠道,“准头还行。”
  谢琎拿食指轻轻拂去剑锋的蚊子血,心想,这姑娘怎么没点好话呢。
  毛飞廉挠了挠发痒的鼻尖,渐渐回过神来,憨厚笑了笑,道,“确实好剑。”随后又说,“不过这剑我不卖。”
  谢琎道,“为何?”
  “这是我应他人之约所铸。”
  谢琎道:“此人几时来取?”
  毛飞廉道,“她殁了。”
  叶玉棠道:“那你还替她留着?”
  “若失信于人,来日下阎王殿,如何同人交代?”
  叶玉棠笑笑,又摇摇头。
  尚不及她开口,谢琎忽然想起什么,大声询问:“此剑是否八年前,武曲托你所铸?”
  毛飞廉道,“你如何得知?”
  “她在当了长生,与哀牢人独逻消约战长安,若于雪邦乘船而下,临近长安,必会再铸一件兵器。可还了那三百两银子,早已身无分文,只好先行赊账。可是那场约战却被迫提前了,坊间传言,当时她是以双拳对独逻消四尺铎鞘剑,这才败了……所以最后她并未如约而来,只因她本说好去长安换了银两来赎剑,却再没有走出过长安,是不是这样?”
  毛飞廉叹道:“正是如此。”
  谢琎咬咬牙,道,“毛先生,这剑,我想替她赎了。”
  叶玉棠听得好玩:“你赎来做什么?”
  “毛先生不想失信于前辈,我亦不能令前辈失信于你,来日落得他人口舌,误以为武曲前辈为人了无信义。”
  叶玉棠听笑了,说,“冤有头债有主,叶玉棠欠了钱,便叫叶玉棠来还。”
  “姑娘这是何意?”
  “毛先生不知,龙头客栈有位自称叶玉棠的。我这就替毛先生回去问问她,记不记得自己还欠着二两银子。”
  作者有话说:
  发着发着红包没了..
  这章抽50个评论红包
  提前更了,以后还是11点前后


第4章 武曲3
  小沙门从乡下菜农处采买好蔬果斋菜,回程时,在毛飞廉处稍等了一阵,顺路又载了两人回去。
  过了阵,谢琎终于忍不住问:“这……达摩杖,如何到你手中的?”
  “哦,它啊,”叶玉棠斜倚栏杆,将棍子拿在手头打了个旋儿,说,“借我玩两天。”
  “武曲前辈将它借给你玩?”
  “我也不想收的,可是她坚持要将法杖给我,说让我当拐杖使。我说玩坏了怎么办?她说没事,叫我去毛飞廉那儿搞把剑,她也使得趁手。”
  “武曲前辈行事,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谁说不是呢?”
  “这剑,果真让她给忘了,”谢琎摸了摸背后那把剑,沉思片刻,说,“……不如,还是替她还了罢。”
  “……”叶玉棠哑了一阵,方才说道:“你们雪邦月奉银子很多吗?”
  谢琎道,“虽不算多,几两银子,也还是还得起。”
  “别啊。冤有头债有主,等见她,你若不好意思讲,我替你讲。”她心里头百感交集,觉得现在小孩儿可真招人疼。紧接着又挺没脸皮的说:“让一个晚辈替她还钱,这前辈不嫌丢人,我都嫌。”
  彼时船进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