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村女很好操 h -分卷阅读1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耻!!

看着郭英那原本因qingyu而红彤彤的脸突然变成了猪肝色,也是挺有趣儿。这女人实在是太好猜了,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她现在肯定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吧?只能说李鑫太会看人,那一瞬间,郭英的确想冲到阳台边上跳下去的。李鑫把僵成一座雕像的郭英重新抱回床上,拉过一边皱成一团的被单掩盖住那撩人的春光,虽然他根本就想让郭英这么光裸着。

郭英不作声往角落移,想躲李鑫远一点,却被李鑫一手按在他的胸前圈着,挣了两下没有挣脱,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流出来感觉很是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怎么的有些疼,所以她就不再挣扎于是她注意到他从手臂到胸前的一个骇人的纹身,乍一看像一张人脸,仔细一看又像一头不知名的野兽。心中略鄙视,哼!果然是流氓!

流氓在床头柜上拿了一根烟点上,开始喷云吐雾。

自他成为采花圣手以来,就从来不会直接在女人ying-dao里shejing!除非戴套,怕的就是万一女人中标了讹钱是小事,非得嫁给他才完蛋,所以他一直对shejing这件事很小心。而他刚刚,却在英子的xue里nei=she了?并且也不是技术失误造成的nei=she?他并不是多喜欢这女人才决定跟她订亲的,其实说白了,订亲这玩意儿想悔容易得很

不过,一支烟的时间,流氓就想通了。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他现在26岁,还是含苞待放着,但也不妨碍他结个婚生个娃。流氓满眼邪yin的轻睨了郭英的胸前一眼,郭英的确算得上一个不自知的天生尤物,如果不是个性有些食古的原因加上从小长在小乡村,还未被人开发,大概早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saohuo了吧?现在落到他手里,也许也是天意!

看着看着,下身那条yin龙又抬起了它的头。

流氓把烟头杵进烟灰缸灭掉,翻身把郭英压到自己身下。

郭英被他突然的这个动作惊了一下,紧张的护住胸前的遮羞被单,神色惶恐,你你你又想干啥?

你说干嘛?当然是caoni啊。流氓正值壮年,身体素质各方面都是顶峰时期,一夜七次郎这种神话就不吹了,但一夜两三次他还是有这个本事的,而且他也不是个忍的,ji=ba都硬了,那就再干一回。

一手搁着被单rounie郭英的naizi,一手直接钻进被单,简单粗暴的直奔目的地。只是刚碰到yin+chun,正准备凭着他先前射的jing+ye的润滑挤进小洞,英子整张脸刷的一下变得异常惨白,口中呼出痛叫。

愉快的叫声和痛苦的叫声李鑫还是分得清楚的,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忙从郭英身上起来,一把将被单扯掉,将郭英的双腿分开查看。果然,原本两瓣可爱_0_fen_0_nen的yin+chun变得又红又肿,而且仔细一看,ying-dao口也有撕裂的痕迹。对于第一次zuo+-ai就长时间接纳这么粗壮的yingjin的女xue来说,的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李鑫又干得过于凶猛,所以导致郭英的_0_xia_0_ti受了点伤。

这种情况,想要再做一次是不可能的了,他也不可能当真那么禽兽。

啧了一声,翻身下床,穿上了自己的衣裤,然后对郭英说,那里是浴室,你自己去洗一下。

说完,就留下郭英一个人,出了房门。

李鑫留下一句话就突然离去,让郭英感到有些茫然。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心脏跟着那;嘭;的一声也顿了一下,不自觉的有些难受,呼吸都变得沉重了。看着白白的天花板木然的盯了半天,才慢慢爬起来,把体恤套上身,宽大的体恤刚好能遮住tunbu。

之前一直都是被李鑫抱来抱去,所以感觉不太多,现在要自己的两腿走,下面的疼痛感就更明显了。皱了皱眉,没法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