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4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大,大王……”

  季晟冷笑,骤然翻身将冉鸢压在了身下,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修长优雅的手指缓缓游走在她的颊畔间,描绘那着姝美的轮廓。

  “怎么,阿鸢似乎巴不得我立后?你以为这样,本王便能放了你?”

  看着那双清凌凌的圆润美眸,季晟直觉心中刺痛的厉害,泛着一股酸涩不可言的巨大失落,很显然,这个他一心爱着多年的女人,一如既往的不爱他,甚至还期盼着他迎娶别的女人,毫无半分妒意。

  冉鸢被他吓的不轻,知道自己失言了,颤着声想要解释:“不不是的!”

  “住嘴!”他抑制着腾起的愤怒,强压下立刻想要掐死她的冲动,阴寒的视线几乎戳穿她的无情:“你休想!本王不会娶任何女人,你这辈子也别想跑,我永远都不会放了你。”

  黄泉碧落,紫陌红尘,他要的只有她一人,哪怕是困也要困她一辈子。

  冉鸢被他狠厉的霸道震的说不出话来,方才的旖旎春情顷刻消散,就在她以为他会掐死她的时候,季晟扣着她纤细的香肩,将她蛮狠的翻过了身压在锦被上。

  巨硕的阳物再次从身后水腻的娇嫩花口冲了进来,粗鲁生猛的直直干到了最深处。

  “啊!”

  不再是柔情缱绻的欢爱,而是满带绝望的掠夺,重重的操击中,季晟俯身压在了冉鸢的背上,张口咬住她娇白的肩头,狠狠用力的在上面留下自己的齿痕,听着她痛呼尖叫,他才解了些气。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真想就这么_0_gan_0_si你!”

  强大如季晟,他能掌控万万人的生杀大权,登高一呼便可攻城掠池,抬臂一挥多的是佳人入怀,偏生命运离奇,让他爱上了冉鸢,这个足以要他命的克星。

  他并没有告诉她,早在和她初夜欢爱后,他已经亲手写下了立她为后的诏书……这件事着实惹恼了季晟,导致冉鸢好几日都没下床,等到身子恢复好时,又是五六日没见着季晟了,夜里王驾也并未过来。

  冉鸢一如往常继续吃喝,靠在冰鼎旁侧的茵席引枕上,玉勺盛满了桂蜜冰沙,甜的透心凉,好不欢快。倒是把女音给急的团团转,几次三番进言。

  “夫人,大王好几日不曾来了,您不若去立政殿看看吧?”

  “去哪里作甚,不去。”季晟不来,冉鸢还落的自在,又怎会去自讨苦吃,一想到那个变态,她右肩被咬破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可是您一直和大王这样僵着,也不行呀,万一……”

  冉鸢悠悠搅着手中的玉勺,截了女音的话头:“万一什么?对了,这几日可有听闻大王要立后的事情?”

  “听,听说了,太后主张聘娶郑伯叔姬。”看着冉鸢忽而扬眉,以为她是不悦,女音又连忙急道:“可是被大王拒了,大王说他若立后,此生只立一人!夫人您猜是谁?”

  看着小妮子跟花儿一样的笑,学起季晟的霸蛮口气还有几分像,冉鸢心头莫名一紧,连手中的玉勺何时掉在了碗中都不自知。

  “谁?”

  “大王说要立夫人为后!”

  作者菌ps:大王就是个没天理的忠犬~纵使小鸢伤他千万遍,他爱小鸢永不变你要做什么! < 陛下不可以!(H) ( 黛妃 ) | :

  作者:

  你要做什么!

  冉鸢成功的被季晟捧上了风口浪尖,郑太后还未来,相国已带着上卿入了后宫,对她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各种游说,话里话外之意,无不是她这出身卑微的女人怎可肖想王后的宝位呢。

  起初冉鸢还可当耳旁风不闻,可她实在是低估这些政客们的口才,最后被闹的日日不宁,她一怒之下从长华殿搬去了雱宫最僻静的暄室,来者俱是挡在门外不见。

  而季晟从头至尾任由事态发展,很显然,他是故意的。

  “往日倒是不知,这暄室的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