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39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齿缓缓咬过的地方顷刻桃红姣姣,惹的季晟更加躁动起来。

  抬身抽出再狠狠冲入,抱着身下被他弄哭的女人,已是舒爽到极致,倒是那环绕在腰间的一双秀美玉腿,似乎颤的愈发厉害了。

  _0_yin_0_mi的花道蜜水泛滥,可怕的重击带着灭顶的_0_kuai_0_gan席卷而来,冉鸢已无力哭泣,细弱的娇媚_0_shen_0_yin着,在那翻天覆地的操弄中,软绵的藕臂环住了季晟的脖颈,认命的期盼着新一轮的_0_gao_0_chao爆发。

  “阿鸢阿鸢~”

  如花绽放在男人身下的玉体剧烈颤栗着,他总是喜欢在精水喷涌的那一刻,在她的耳间温声唤着她的名字,足以蛊惑人心的低沉嗓音飘忽穿透致命的层层_0_kuai_0_gan,入了她的耳,刻在了她的心上。

  堵塞着水润花壶的巨龙缓缓的往外抽出,痉挛的敏感穴肉出离紧致,连冉鸢都感受到那股紧密的吸附,娇促的喘息着尝试放松,让那深深嵌入体内的异物方便退出。

  只听异常湿润“啵”的一声,两相交接的火热性器终于分开了,闭合不上的小蜜洞花肉外翻颤缩,一_0_da_0_bo的银丝白灼混合泄出,冉鸢娇臀下的华美锦被,顷刻又是一片湿濡。

  餍足的季晟直接躺在了冉鸢的身侧,将她抱入怀中,粗沉的呼吸平复着方才的_0_ji_0_qing,握着冉鸢娇软的玉指把玩,望着头顶的宝盖华帐,忽而说到。

  “母氏有意让我立郑伯叔姬为后。”

  清越的声音还透着一丝慵懒的磁性,冉鸢堪堪将绯色的脸颊贴在他炙热伟岸的胸前,正好听着强有力搏动的心跳声,懒洋洋的莞尔一笑:“听闻郑叔姬乃是绝有的佳人,又是郑伯君夫人所出的嫡女,大王可纳之。”

  当年周室初立,以公侯伯爵子分封诸侯,如郑君便是伯位,故而称郑伯,而燕国本是候位,到了老燕王之父康公时,周天子已式微不堪,燕国直接效仿楚晋齐自立为王。起初还遭到不少奉行周礼的姬姓小国晦骂,沿至今时,强大的燕国已是无人敢敌,诸国谈及时,均要称一声燕王,而非燕候。

  季晟俊逸的剑眉一皱,捏着冉鸢娇嫩五指的大掌忽而发紧,抬着她的下颚,探究的看着那双足以让男人疯狂的明亮美眸,澄澈的潋滟清波,几乎能将他映照其中。

  可惜,唯独不见他想看的哀伤失落之色。

  作者菌ps:放心吧,大王不会有妃子哒,王后的位置是属于小鸢的,我只是恶趣味想看他伤心炸毛的样子小知识:皋月=五月大王说要立夫人为后! < 陛下不可以!(H) ( 黛妃 ) | :

  作者:

  大王说要立夫人为后!

  “呵,可纳之?本王若是立后,阿鸢难道就无半分不悦?”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冷沉了。

  冉鸢却迟钝未察觉,这会儿浑身酸的厉害,思路不比此前灵敏,软绵绵的趴在季晟身上。按理说季晟若是立后,对她而言并不是件好事,可早闻那郑叔姬绝代芳华,比之当年的郑妃还要美几分,若是这样的女人能笼络了季晟这个死变态,她岂不是就可以逃出虎口了?

  这么一想,她忽而觉得他立后,似乎也是件好事情。

  “不悦做何?如今郑伯已非昔日不堪,并了泊国和杞国,正是盛时,再者那叔姬又是你的表妹,娶过来亲上加亲呀,大王可莫要逆了太后的心意。”

  就算叔姬搞不定季晟这个变态,她还有一大堆的媵妾啊,冉鸢就不信季晟还能这么天天窝在她这里。

  按着这样的剧情发展,估摸着她不用处心积虑的逃出燕宫,不久的将来也能光明正大的出宫了。

  冉鸢难得如此虔诚而言,妩媚微扬的眉梢沾染喜色,似乎恨不能现在就让季晟立后,可惜这个时期采娶的礼仪繁复的很,对方还是公室王女,前前后后估计要忙几年才能把人娶过来。

  忽而手间一股巨疼,冉鸢吃疼的惊呼一声,正好撞上季晟的鹰目,浓浓的戾气横生阴厉,吓的她浑身一颤,有些紧张起来。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