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3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线轴已放到了尽头,本来还能再飞高的风筝受到了束缚,眼看季晟开始收线,冉鸢却阻止了他,凝视着飞舞蝶翼,清声道:“把线断了吧,让它飞走。”

  本就是无生命的东西,能在更广的天空飞翔,或许那一刹那的自由,能让它看起来也是有生命的。

  季晟却如恍若不闻,迅速收起了线,眼看风筝被越拽越下,冉鸢负气从他手中挣脱,拔了发髻上的碧玉玲珑簪,用削尖的一端生生割断了长线。

  瞬间得到自由的纸鸢几个摇摇晃晃,遇到一股强风,竟然直接被刮的朝地上坠去。

  “瞧,它是离不开这里的。”

  他笑了,神色从容的扔了手中的线轴,抱着呆愣的冉鸢入怀,亲吻着她泛凉的丹唇,颤动的花畔已然泄了她心中的失神。

  “阿鸢,你也是。”

  不论是那断了线的风筝,还是围困宫墙的冉鸢,这辈子都离不开燕宫的,即使哪一日季晟山陵崩了,他也要带着这个女人一起入地宫。

  阿鸢里面的肉儿真嫩 HH < 陛下不可以!(H) ( 黛妃 ) | :

  作者:

  阿鸢里面的肉儿真嫩

  已是皋月,眼看要立夏了,天气渐渐闷热起来,宫室里添了冰鼎才稍微降下些燥热,最让冉鸢郁猝的便是季晟了,近来国事无忧,他开始多的是时间缠着她欢爱。

  雕凤的漆金大榻纱幔轻晃,缠绵在内的两道身影精裸,肉体的_0_ji_0_qing撞击混合着女人压抑的媚呼,不禁让人面红耳赤。

  忽而一只藕白的雪腕从重重纱帷里伸了出来,无助的在空中乱挥着,很快便被另一只大掌擒住了细腕,强势的拽了回去。

  “啊啊~不要了!别插那……呜!”

  冉鸢已是苦不堪言,被季晟撞的娇躯乱颤,微张着泛肿的丹唇,美眸一片迷离,稍稍仰起的细长雪颈间,热汗侵染了道道暧昧的痕迹。

  粗巨的阳物蛮狠的侵占着幽深的花径,将里面胀的满满,轻抽重插间,直将先前射入花心的精水捣的往穴儿口溢出。

  “别插哪儿?这儿吗?”

  握着横躺榻间的娇细蛮腰,莹白的纤柔曲线很大程度的激发了男人的_0_shou_0_yu,冉鸢一边躲着尖呼不要,季晟却偏要往她的敏感处上操。

  “啊!”

  靠近宫口的媚肉娇软水滑,每捣一下,便是刺骨的酸痒腾起,四肢八骸都被那股诡异的_0_kuai_0_gan牵动着,清晰的淫腻水声大作,触动的内壁幽幽绞紧,吸的季晟呼吸一促。

  只看慢了速度进出花壶的阳物硬的可怕,拽着莹润的嫩肉外抽时,狰狞的棒身上丝丝白灼已被透明的水液洗的差不多了。

  “瞧,阿鸢明明很喜欢插那里,啧啧。”

  被断续磨碾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幽穴,已经到了饱和的极致,雪嫩的花口殷红,含着_0_yang_0_ju的蚌肉肿的可怜,过度滋润花径的黏滑蜜汁,争先恐后的从大_0_rou_0_bang鼓起的缝隙中溢出。

  整个_0_yin_0_hu玉门都是湿亮一片,便连那疏浅的_0_yin_0_mao也被弄的湿成一撮。更多的温热蜜水,则是顺着被阴囊不断拍打的会阴,淌向了雪股间。

  季晟享受着尽根深入的销魂,看着同样挣扎在情欲中的冉鸢,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她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的。

  “舒服么?全部都_0_cha_0_jin来了,阿鸢里面的肉儿真嫩,又热又紧,本王爱极了。”

  他俊美的额间亦是热汗淋漓,高度激烈的欢爱如升九天般,稍稍俯身,含住她胸前晃动的_0_yu_0_ru嘬吸,大颗大颗的汗珠直直落在了她的锁骨间,说不出的狂野和邪佞,让人无端沉沦。

  “唔啊~轻点~”

  被精水射过的花蕊出离敏感,那一刻炸开的_0_gao_0_chao到这会儿还未平复,抵上来的肉头生猛一击,撞的她娇喘连连,直觉颤栗的花心酥麻加剧。

  抿着大片乳肉辗转的薄唇坏极了,在雪白的嫩软上涂满了晶莹的口涎,被牙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