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3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未亮时,人又摆驾离去了。

  “夫人,今日天气凉爽,不若去放纸鸢吧?”

  女音拣了白玉梅花的篦子_0_cha_0_jin冉鸢乌密的发髻间,几扇轩窗俱开,只见外头风光正好,渐起的清风灌入大殿,绣满玄鸟繁纹的轻纱飞扬。

  “好啊。”

  在这个什么都匮乏的时代里,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娱乐项目,幸而墨家的翟子已发明了木鸟,冉鸢投机取巧加以改进,形成了纸鸢,为燕宫的女人带来不少欢愉。

  四月尾旬的天气委实宜人,燕宫最高的崮丘上凉风阵阵,接了女音手中的轻绸蝴蝶,冉鸢理了理蝶尾,叮嘱道:“等会儿我让你放,你就将它抛起来便是。”

  “诺!”

  季晟来时,那绿绸的蝴蝶已在天空遨游多时,拽着线轴的冉鸢站在风口处,粉白相间的广袖长裙凌乱飞扬,小跑中轻盈妙曼的身影似要乘飞而去般。

  他不禁皱眉,黑瞳阴厉了几分。

  满心都在风筝上的冉鸢,正是忘乎所以,凤头丝履踩在碧草丛中时,也未及发现那一处空陷,忽而踩空失了重心,身影一歪,只见空中飞扬的蝴蝶猝然一顿。

  “啊~”

  一道颀长的身影贴了上来,揽住她失衡的纤腰,顺势握住了她发凉的玉手,十指交握间,带着她慢慢的放了线,控着线轴回绕,急剧下降的蝴蝶再次飞上空中。

  “小心些。”

  亲密的相互依偎让冉鸢心头一跳,直到闻着那股熟悉的龙涎香,她受惊绷紧的神经才得以松弛了下来,乖巧的靠在季晟胸膛前,由着他控住她的手放飞纸鸢。

  “大王怎么来了?”

  “前朝无事,来看看你,好几日你都不曾和本王说过话了。”

  他在她耳边温声不羁的笑着,俯首间,将丰神昳丽的脸庞贴在了她的鬓间,眷念的轻轻磨研着乌黑发丝,属于她的馨香若有若无的让他迷醉。

  骨节苍劲的大手带着她一点一点的收放着线轴,清风徐徐,风筝顺势而上,倒比冉鸢方才放的更高了。

  “大王也会玩这个?”

  她宛然一笑,侧首惊讶的看着季晟,只见他薄唇勾着淡淡的弧度,威仪的俊颜神采奕奕,堪堪摄人心魄。

  “嗯,少时和宣一起放过羽鸟。”

  “仲宣么?”冉鸢出离惊奇,眨巴着皓月美眸,她来燕宫两年,从郑妃和萧姬之争,再到仲宣和季晟相斗,两队可是至死不休的,委实不能想象季晟和仲宣友好的场面。

  “稚子无忧,那时父王给了我们一人一只羽鸟,宣的坏了,也不允我放,绞了线扯碎了羽,然后……”

  少时的仲宣可不是成年后夹着尾巴的公子宣,彼时他有着和季晟相等地位和燕王的疼爱,仗着比季晟大几岁,常常欺辱王弟。

  他的声音忽而低沉,带着笑指向了不远处的高丘,说:“我便一脚将他从那里踹了下去,看着他头破血流,哭喊母氏,好玩极了。”

  “……”

  冉鸢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避开季晟寒戾的黑瞳,难不怪她以前瞧着仲宣的额角处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因为留下的时间太久,并不是很明显,原来如此。

  季晟却若无其事,漫不经心的收着手中线轴,炙热的掌心渐渐温彻冉鸢的柔荑,似笑非笑道:“阿鸢可是想说我坏?乖宝,本王可从不是什么好人。”

  这一点,冉鸢是相当清楚。

  “这几夜里你似乎总是噩梦缠身,梦着什么了?可要让巫者过来占卜?”他关切问到。

  冉鸢敛眉,想来是这几日陷梦太深,深夜而来的季晟自然看出了异端,缓缓道:“没什么,不用劳烦巫了,他们占卜总是让我害怕。”

  她才不想告诉季晟,这几夜里总是梦见被他砍下的仲宣人头。

  幸而每到梦境最是可怖时,总有一个怀抱让她渐渐心安,炙热的为她驱散阴暗,方得以安眠,想来是季晟无疑了。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