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3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过几度了,冉鸢的花穴依旧紧致出奇,青涩的媚肉绞紧着进退不得的头端,卡的他气息渐渐紊乱。

  “腿儿再张开些,_0_cha_0_jin去就好了。”

  他伸手去拨开饱满粉红的_0_yin_0_chun,因为_0_yang_0_ju的抵入,不少嫩肉都被挤进了小洞里,只见微微泛着腻光的殷红穴肉本能缩动,他往里抵去的_0_gui_0_tou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拦。

  伞状的肉头生硬,堵在穴儿口的感觉很不妙,迟迟插不进甬道,穴心里那股异热更加刁钻了起来,冉鸢长吸了一口气,忙羞耻的提醒:“揉,揉揉那里。”共。踪。号。画。风。浓。烈 你。想。要。的。popo。我。都。有 帮。找 更。新。r。番。r。漫 真。人。车。车 钙。片 发。好。看。的。图


  她是女人,自然清楚哪个地方能更快让她湿润起来。

  小_0_yin_0_di就藏在稀疏的_0_yin_0_mao下,被点醒的季晟忙用手指去抚弄,那软软的小嫩肉敏感的很,才捻了几下就硬了起来。

  “恩啊~慢慢揉……”

  涩涩的酸麻_0_kuai_0_gan迅速在花心深处炸开,冉鸢难受的扭动的着腰肢,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清晰感觉到花径中有蜜水泌出,还不等细细分别,卡在口儿上的肉头便往里撑来了。

  “好胀,你慢点进~”

  “湿了呢。”

  季晟说着,就换了花样去挑逗硬立的小珍珠,发现冉鸢颤的越是厉害,他挺近的步伐便越是容易,娇嫩的花肉湿热,粗大的阳物如同闯入含苞待放的花儿里般,生猛的直捣最软的花蕊。

  “啊!”

  巨棒整根插了进来

  渐渐淫腻的花壶热的不可思议,捧揉着冉鸢挺翘的饱满雪臀,季晟不住往深处填满去,细滑的嫩肉层层绞缩,炙硬的_0_rou_0_bang狠狠一捣,四面八方便是股股_0_mi_0_ye横溢。

  “阿鸢里面一插就出水,听到了吗?”

  冉鸢周身紧绷着躺在妆台上,下半身几乎是悬空挂在季晟的腰间,重心全部被钉在了性器上,这厮故意磨研她,用三浅一深的插法缓缓顶撞在幽幽蜜道里。

  伞状的大_0_gui_0_tou从花口冲进来时,顶到一半,赫然就往回抽去,肉冠极其巧合的剐蹭在G点的敏感软肉上,只听冉鸢倒抽一口冷气娇喘,不甚大的_0_yin_0_mi湿润水声在甬道里叽咕作响。

  回到原处的巨棒,短暂停留后,又缓缓插了进来,撑着细细水声唱和的紧致媚肉,和方才一样,顶到半途时,又拔了出去。

  “唔!”

  冉鸢咬唇嘤咛,躁动的心正被一股奇怪的急迫笼罩着,那粗大的巨龙明明已经填满了一半,猝然拔出,密密实实的花肉竟然空虚的缩动了起来。

  最可怕的是,方才还被他用_0_gui_0_tou狠狠捣弄了数下的花心,久久等不来重击,已是奇痒不已。

  还待她不满着,捧着她_0_pi_0_gu的季晟忽然一个猛挺,壮硕异常的巨棒生生整根插了进来,撞的冉鸢倏地往后晃去,殷红的唇儿仓促尖呼。

  “啊~”

  这一撞,捣的她心神大乱,腾起空虚的水嫩媚肉争先恐后的吸附着火热的大棒,幽幽蜜道贪婪的吞食着整根巨硕,那梆硬的肉感和狰狞旋起的青筋,简直让人疯狂。

  “不,不要拔,拔出去……”

  姣如秋月的美眸湿漉漉的诱人,察觉到嵌入深处的_0_yang_0_ju有了退势,她忙撑着两条无力的玉腿勾缠着季晟的狼腰,期期艾艾的娇吟着。

  “阿鸢这模样真是淫的紧。”

  修长的指腹拨了拨吸住棒身的殷红唇肉,上面侵染了一层透明_0_mi_0_ye,沾着腻滑的_0_yin_0_shui在指尖轻捻,季晟忍不住将手指凑近自己才薄唇边,伸出舌头色情的舔了舔。

  偏生他又长的俊美无比,做出这样的举止来,非但不下流,反而好看的让冉鸢眼热。

  “阿鸢的_0_yin_0_ye可真甜~”

  “你,你……你正常些!呜啊~”

  她气急败坏的话音还没落,他便重重的挺了挺腰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