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2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意识的用小手去环住了季晟的脖子,在他怀中随之颠簸。

  药膏混杂着蜜汁,最大程度的将内壁滋润,娇小的媚穴淫滑不堪,最后的一丝清凉也被热浪盖了过去,紧紧夹着青筋拧起的梆硬_0_rou_0_bang,火热的甬道收缩、痉挛着。

  “说,要不要本王。”

  季晟还惦记着方才冉鸢那句不想要的话儿,轩昂的额间热汗淋漓,紧抿着薄唇用双手掐着她的雪臀,分身直挺挺的插入在她小腹深处。

  “啊唔~要,要~你慢点插……”

  骑坐的姿势让那本就粗长的_0_yang_0_ju进的更深了,冉鸢弯着腰肢仰起霜色的细颈尖叫,娇俏的小_0_pi_0_gu颤栗个不停,只觉穴儿快被那大_0_rou_0_bang捅穿插烂了,股股奇异的热液随着伞状肉头退出时,齐齐飚出在_0_xue_0_kou。

  “阿鸢淌了好多水,知道吗?往日梦里_0_gan_0_ni时,你就是这般_0_yin_0_dang的模样,哭求着我狠狠的进你,插到最里面的地方。”

  被逐出上都的一年,不能再见冉鸢的日子里,季晟偏执的不可自拔,幸而夜夜能梦到她,就是如此温顺_0_yin_0_mei的躺在他身下,任由他操干,恍若真实的软玉温香,成了他度日的唯一眷念。

  现在,她终于是他的了。

  “唔~你住嘴~好胀!”

  _0_mi_0_xue被撑到了极致,耳边尽是季晟下流的淫话,冉鸢忍不住咬唇泣哭,云髻散乱,粉颊潮绯,娇嫩的花心更是被大_0_gui_0_tou连连撞击的酥麻酸疼一片,宫口隐隐打开。

  纤腰被季晟扣的生疼,_0_chou_0_cha颠簸间,开襟的云裳狼狈的摇散,露出香肩和大片光滑的雪肌,只见玉白修美的后背和珠光映雪的前胸,布满了条条道道青紫於痕,诉说着别样的凌虐凄美。

  那是他昨夜留下的印迹,宣告着她的归属权。

  “阿鸢,你是我的,永远……”

  含住她娇颤软绵的雪乳,齿痕未散的乳肉真真馨香不已,属于他的强势热息满满铺散在她胸间,银牙咬住奶头时,冉鸢忍不住骄哼,慌忙着用柔荑推搡季晟的头。

  “求求你,不要弄了~啊啊!”

  他不止用牙齿咬着,还用双手箍着两团莹软大力揉捏,吸吮舔玩无所不用,疼痛并着舒爽齐齐冲击着冉鸢如擂鼓的心房,本能的裹紧了穴儿里的大_0_rou_0_bang,湿热的媚肉密实地绞缩。

  刹那间,季晟爽的头皮发麻,花壶越是紧绞他越是_0_chou_0_cha的猛烈,那股几乎能触及灵魂的玄奥美妙无法言喻,粗重的喘息中,他将冉鸢直接推倒在茵席间,抬高了抽搐的腿儿,重重挺身。

  “很硬吧?快射出来了~唔!阿鸢里面又热又紧,真舒服!”

  粗大的_0_yang_0_ju长驱直入在花缝间,狂乱的_0_chou_0_cha直将红肿外翻的媚肉操的汁水乱溅,速度之快,冉鸢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无助的张着殷红的唇儿急促娇喘,一双翦水秋瞳中满是潋滟波光荡漾。

  伞状的大_0_gui_0_tou换着方向撞击起来,摩擦在花肉中的棒身炙硬,捣弄的腻滑水声大作。

  噗嗤噗嗤噗嗤……砰砰砰!!

  如此剧烈的冲刺,冉鸢只觉整个人都快_0_bei_0_cao飞起来了,如坠云端般眼花缭乱,_0_rou_0_yu的_0_kuai_0_gan波涛汹涌而来,直接将她顶上一个从未到达过_0_gao_0_chao之巅,蚀骨销魂致命。

  “啊啊啊……不!”

  欲海浮沉中的季晟亦是到达了极乐的舒畅,鬓间的热汗大滴大滴的落在冉鸢胸间_0_yu_0_ru上。抽出、顶入,大_0_rou_0_bang又狠又深的侵占着娇嫩淫滑的蜜道,那是通往她身体最深的地方。

  他变态的渴望着和她融为一体。

  “我爱你~爱你呀~阿鸢。”

  他按住了她纤细的藕臂,一遍遍的亲吻着她的粉颊,炙热的鼻息萦绕在耳间不散,低沉磁性满满的声音邪魅而狷狂,说不出的偏执阴冷,_0_gao_0_chao_0_kuai_0_gan卷席而来中,冉鸢狂跳的心房登时漏了一拍。

  最后的冲击,彻底让冉鸢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娇嫩的腿心被他坚实的胯骨狠狠撞击着,一双雪白的小脚在空中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