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19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袅袅。

  “阿鸢的水儿淌的真厉害。”

  灵活炙硬的大棒操的凶狠,动情的花穴儿里自是止不住的_0_yin_0_shui外泄,眼看那透明的水液_0_bei_0_cha的四溅,冉鸢恐慌的揪着锦被,殷红的唇畔不住溢出声声娇吟。

  怕是冉鸢自己也没想到,情爱敦伦竟是如此可怖,连她都惊诧自己体内怎会有如此多的蜜水,不止淌出了_0_xue_0_kou,竟顺着臀缝流向了她的背部,丝丝湿热侵染在冰肌玉骨间,她愈发迷离了。

  “啊唔~慢,慢一点,快撑死我了~嗯!”

  季晟却是欢愉不已,那股_0_yu_0_xian_0_yu_0_si的_0_kuai_0_gan是他生平从未体验过的,今夜他知道了什么是情欲,什么是_0_xing_0_ai,轻而易举是不会停止的。

  啪啪啪!

  精水_0_yin_0_ye混杂,被大_0_rou_0_bang堵在花心处,肏击的愈发响亮。

  “阿鸢,夜还长呢,慢慢享受吧。”

  ……

  清晨,重重叠叠的透薄鲛绡鸾鸟纱幔下,一具光裸的莹白玉体横卧在锦被间,乌鸦鸦的三千青丝散乱在优美的背部,半遮半挡住斑驳青紫,玲珑娇软绝美绝伦,宛如盛放的妖冶花蕊。

  _0_yi_0_ye_0_huan爱未休,被极尽宠爱的冉鸢,已是到了极限,慵懒的俯趴在床间,周身都酸疼的使不出半分力气来,稍稍一动,垫在腹间的引枕便是一滚,昨夜疯狂的一幕幕顿时浮现。

  “姬晟,竖子!”

  那最是诱人的靡靡娇音,已然沙哑了,才说了几个字,便难受的咳嗽了起来,腿间肿胀处,顿时便是一股热流溢出,冉鸢羞恼的咬住了锦被。

  昨夜被他射了一次又一次,她的肚子里全是他的_0_jing_0_ye……“大清晨的便骂我,阿鸢真是好生无情。”

  温柔的男声幽幽传来,冉鸢脑后的头皮一紧,忙侧首看去,便见季晟稳坐在床畔,王袍冠冕穿戴整齐,陡添了一股王霸之气,令人压迫。

  “你怎么还在这里?”冉鸢惊愕之余,直接暴漏了话中嫌弃。

  季晟不悦的皱眉,擒着缠绕在指尖的乌黑青丝一扯,看着冉鸢吃疼的模样,才松了些手劲儿,凝视着她淡笑:“果然是绝情的很。”

  “快走吧你。”

  新王临幸了她这个先君夫人,此事怕是很快就要传遍后宫前朝了,她是愈发不想看见季晟这厮,抬起藕白的手臂便去夺男人手中握住的头发,这一动,下身顿时便疼的不行,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摔回了华丽大床间。

  “好了,别乱动,往后你便继续住在雱宫,若是不愿也可随我去立政殿。”

  他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抚摸在她肩头,上面还残留着他昨夜吮下的痕迹,忆起那颤栗在唇间的水般玉白冰肌,不禁让他又有几分燥热了。

  雱宫本是燕王王后居住的宫室,当初老燕王迷恋冉鸢美色,一时强势,冒天下大不为立她为侧夫人,赐下最华美的宫室,年仅十八岁的她一跃成为了燕宫女人中的第一人,是羡煞了不知多少人。

  如今季晟不仅让她居在雱宫,还允了她去立政殿,此意不免是对她身份的肯定。

  对上他脉脉深情的黑眸,冉鸢心中莫名震颤,她以为季晟只是喜欢她这幅皮囊,又或者要报复于她,可是似乎又不是这样。

  看着她呆怔的模样,季晟唇角昳丽微扬,伸手拿过床侧的一样物事来,轻轻抖开,方才还失神的冉鸢顿时涨红了脸。

  “你,你变态!快拿开!”

  单薄的白绢上开满了团团血梅,泛着淡粉的印迹已然干涸,那是他昨夜捅进她身体里,带出来的东西,除了处子血,上面还有不少_0_jing_0_ye_0_yin_0_shui留下的痕迹。

  粉雕玉琢的娇靥薄绯羞愧,连那玲珑的耳铛也赤红一片,季晟还是头一次见如此可爱娇蛮的冉鸢,昔日她自持贞华夫人的身份,对众公子疏离冷淡,如玉像般端丽温雅,哪有这般娇憨模样诱人。

  “乖一些,待我处理完政务,过来陪你用晚膳。”

  清越沉稳的声音里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