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1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声声嘤咛,直接烧掉了他仅存的理智。

  “阿鸢,好好感受吧。”

  掐住她柔软的纤腰,他开始用_0_rou_0_bang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粗暴且凶狠的一下又一下操入到最深,_0_gui_0_tou深陷在花心媚肉里时,他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让她知道,从今往后,她的一切,全部属于他,只有他能这般疼爱她,只有他能给她最极致的欢愉!

  “叫出来!阿鸢,叫出来!”

  冉鸢被撞的眼花缭乱,双腿被季晟抬放在肩头,整个_0_yin_0_hu都是对准了他胯下的大_0_rou_0_bang,不知从何时起,花径内壁变的渐渐湿濡火热,嫩滑的穴肉被过分巨硕的大棒反复摩擦,随着他狂风暴雨般的肏击,雪白的玉体好似秋风中的落叶剧烈颤抖着。

  “啊啊~轻~轻点~唔啊!”她哭喊着疯狂摇头,娇糯的声儿被他插的断断续续。

  腰部以下却被季晟箍的死紧,密密实实操弄在穴儿里的大_0_rou_0_bang,愈发坚挺可怖,狠狠撞在花心上,晃的冉鸢都快反胃了,破瓜的痛楚早已消散,此时的_0_mi_0_xue里,是无法言喻的酥麻难受。

  作者菌ps:哈哈,大王是_0_chu_0_nan

  求我_0_ba_0_chu_0_lai,等会儿再_0_cha_0_ni

  捆缚着冉鸢双腕的披帛终被季晟解了开,凶残的撞击颠簸中,染了红寇的纤纤玉指用力的扣紧了他的肩头,在他背上留下了道道触目血痕。

  “噢~”

  季晟低吼了一声,精壮的腰身起伏愈发狂乱,背部的刺疼,更加清晰的激发了他的_0_yu_0_huo,压着玲珑雪白的女体,插入在幽幽甬道中的分身,直接撞到了最深处。

  冉鸢尖呼着扬起了脖颈,泛着珍珠光泽的雪项优美而绝望,侵占在体内的_0_rou_0_bang顶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急剧颤栗间,宫颈本能绞缩。

  “不,不要……不要进那里~呜呜!”

  季晟俊美的面庞紧贴着她绯色的脸颊,涔涔热汗交融,不断深入间,薄唇轻缓的舔舐着她眸间滑落的清泪,明明温柔至极,偏下身的攻击,又凶暴的让人恐惧。

  “要进去的,_0_cha_0_jin去射满那里,阿鸢就会有我的孩儿。”

  他的_0_rou_0_bang不止粗巨还奇长,突破层层淫滑肉褶,操进_0_zi_0_gong里全然不是难事,大肉头开疆破土般狠狠深入,_0_ci_0_ji的季晟整个脊背都僵直了。

  巫医说过,只要插的够深,射的够多,她一定会怀上他的孩子。

  冉鸢已被那可怕的深度填充激的晕眩了,秀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季晟狼腰间,努力的附和着他,花径里蜜汁横流,两人相交合的腿间俱是湿漉漉一片,微凉的大阴囊不时拍击在会阴上,弄的冉鸢股股_0_su_0_yang。

  “不,不可以!”

  她怎么能怀上他的孩子!

  季晟也不恼她,只胯间的动作又重了几分,生生将_0_gui_0_tou_0_cha_0_jin了_0_zi_0_gong里,掐着冉鸢的柳腰,莹白的玉肌上团团青紫,他缓缓张口嘴,齐整的银牙咬在了高耸的柔嫩乳肉上。

  “啊!”

  这一股剧痛混杂着身下潮涌般的_0_kuai_0_gan,直接将冉鸢推上了_0_gao_0_chao,吸着那根深入腹中的大_0_rou_0_bang,她哆嗦着瘫软在季晟身下。

  眼前白光一片!

  紧绞的内壁顷刻变的更热了,兜头泌出的花水被巨龙堵在了穴儿里,擒着冉鸢因为_0_kuai_0_gan而颤抖的双腿,季晟便不管不顾的在火热媚肉中抽动了起来。

  “别插了……呜啊~好难受~”

  很快她便被拉回了这场_0_ji_0_qing_0_xing_0_ai,_0_gao_0_chao余韵尚且在回旋,最是敏感的娇穴被狰狞的_0_rou_0_bang撞的水声砰砰砰作响,冉鸢已是分不清快慰还是痛苦了,虚弱的柔荑不住乱捶打着季晟,越来越快的操弄,竟让她有了排泄的恐惧。

  最后的百来下撞击一次比一次重,仿佛要将她的娇穴_0_cao_0_lan,季晟红着眼睛将尖叫的冉鸢钳制在身下。

  “到了,快到了!阿鸢~”

  极致的欢愉侵袭了周身,季晟最后致命一击,大_0_gui_0_tou直接撞在了宫壁上,滚烫的灼液顷刻喷涌而出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