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陛下不可以!(H)-分卷阅读15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她愿,大掌擒着莲足将秀长的玉腿大大撑开来。

  “啊啊!”

  冉鸢扭动着乱挣,却丝毫不影响季晟观赏女体最神秘的地方。

  “阿鸢这里,可真美……”

  莹白的腿心间青涩万千,偏那一处泛粉带娇,疏浅的_0_yin_0_mao软软,还未曾被男人碰触过的细缝如花骨朵般紧闭,饱满的_0_yin_0_chun嫩的诱人,恍如那待人开启的玉蚌,只需拨开挺入,便能寻到最美的明珠。

  季晟忍不住伸手去抚弄,风情无限的玉门旖旎,微凉的指腹方一轻触,花瓣一样的娇唇便颤的厉害,才拨开了一边,只见里面嫣红的嫩肉外翻,好不勾魂。

  “走开走开!唔!”

  上身挣脱不得,冉鸢只能胡乱踢着腿,最私密的地方被男人看着摸着,她羞耻的双耳轰鸣,才动了没几下,便被季晟捏住了稚嫩的小_0_yin_0_di,才捻了一下,她便哆嗦着瘫软了。

  “不,不要~”

  比之揉胸还要撩心的酥麻感,直接从穴心里腾起,这是前所未有的情欲冲击,冉鸢眸含情泪无助的看着季晟,雪白的胴体战栗不止。

  “阿鸢此处还不曾被男人摸过吧?瞧瞧,湿了呢。”

  他来回抠弄在细缝间的手指灵动,轻戳着嫩唇下最细小的洞眼,自体内溢出的透明_0_mi_0_ye,竟弄湿了他的指尖。

  “你你!”冉鸢脑中一片空白,娇喘着绷直了双腿,只觉心如擂鼓般,一股奇异的燥热袭遍了周身,桃绯若腻的小脸上,薄汗袅袅。

  从未尝过情欲的她,俨然本能情动了。

  _0_fen_0_nen娇穴越是逗弄,泌出的花水便愈发的惊人,不多时便将腿心间弄的湿亮一片,看的季晟口干舌燥,幽黑的月眸异光闪逝,强制擒起冉鸢的双腿往臂弯间一搭,兀自捧着她翘挺的玉臀推到最高。

  “你做什么!不,不可以!唔啊~”

  冉鸢的身子本就娇软,下身轻而易举便被抬的老高,季晟将薄唇贴在花缝上时,她差些疯魔,灵活的大舌竟然直接钻进了小蜜洞里。

  “嗯哈~放开……不要吸了~”

  从未被异物侵入的花口紧热,季晟的舌旋转舔弄在其中,用力嘬吸着幽穴深处的花水,流连唇齿间的腻滑香甜,几乎让季晟红了眼。

  嘶溜,嘶溜

  _0_yin_0_mi的吸吮声不断响起,冉鸢的惊呼已然变成了压抑的呜咽,陌生的情欲如同添了油的烈火般汹涌,他的唇在吸汲,他的齿在轻咬,他的舌在逗弄,整个_0_yin_0_hu上都是他粗重的热息铺洒,高挺的鼻梁抵在充血的小_0_yin_0_di上时,冉鸢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

  她竟然眼睁睁看着他,用舌尖去舔弄自己的_0_yin_0_mao!四目相对间,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妖异的_0_yu_0_huo。

  “阿鸢的蜜水万分香甜,可喜欢被这般舔弄?”

  “不行了,不行了~快放开!”

  这般殷殷抚慰不是她能承受的,难耐的扭动挣扎,终是在体内热涌要爆发的前一秒,被季晟抛回了床间。

  “啊!”

  如脂如玉的粉臀直接摔在了他健壮的大腿上,炙热的体温让冉鸢瑟瑟,还不及动弹,纤腰便被季晟掐的死死,她惊恐的抬头看去,只见他胯间一个可怕的大东西,正往自己的腿心间抵去……那是冉鸢见过最可怕的东西,和季晟俊美丰神的外表丝毫不匹,狰狞的紫红色肉身青筋拧动,粗如儿臂般的壮硕伟岸的悚然。

  “不可以!!”

  作者菌ps:自由飞翔

  操弄在穴儿里的大_0_rou_0_bang HHH < 陛下不可以!(H) ( 黛妃 ) | :

  作者:

  操弄在穴儿里的大_0_rou_0_bang

  冉鸢的尖呼凄厉至极,磨蹭在玉门处的肉头忽而停了下来,只见蓄势待发的季晟真将她放了开,小_0_pi_0_gu挨着丝滑的天蚕锦被时,她整个人如同死里逃生般,夹紧了双腿忙将下身往床内侧躲去。

  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他就这么放过她了。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