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2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后会不会后悔,但是此刻他是不会后悔的。
陈然看到了那个年轻的画家,住隔壁的,她听村人聊过一嘴,但是她没想到这个时间他还没睡,而且在自己这样羞耻的时刻,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罗逸看着眼前的女体,她在发现他之前都还在渴望的扭动着,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她白皙的身躯上,惊鸿一瞥的_0_xiao_0_xue和他想象中一样美好,他忍不住深吸几口气,蹲下来吻上了女人的唇。
可以的吧?
一定可以的。
陈然感觉到了男人灵活的舌头,带着雨水的气味钻进来自己的口腔,濡湿的探索过她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感觉到了男人用舌头卷走了自己的津液,他们交换着体液,在雨中,尽情的接吻。
她觉得她想到了什么。
因此在罗逸摸上她的_0_rou_0_xue时,她并没有反抗,甚至抱紧了对方。
常年作画,手指上已有了些薄茧,这样的手指蓦然_0_cha_0_jin了紧致湿滑的_0_xiao_0_xue,给陈然带来的_0_ci_0_ji自然比梦里更加真切。
最重要的是,两人早已被雨水淋了个透彻,一想到有雨水随着男人的指节,被男人送进了穴的深处,陈然就忍不住心中的快意。
他身上有油墨的香味,女人身上却只有浓浓的水气。
男人一手插着女人的穴,一边埋头在女人的_0_nai_0_zi上沉醉吸舔着,时而用舌尖拍打着乳尖,上面除了口水就是雨水,他握着软绵的乳肉,不顾女人的_0_shen_0_yin大口舔舐。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如此疯狂,就像陈然从来不知道被男人吸是这种感觉。
而这样的_0_kuai_0_gan到男人埋头她的胯下,一口叼住她的花唇时达到了顶峰,被有力的唇舌拍打吸吮着_0_fen_0_nen的唇瓣,时而咬住_0_yin_0_di轻轻扯动,时而将舌头硬挤进_0_xue_0_kou,这一切都令她感觉_0_ci_0_ji。
“啊~我不行了~~不来了~啊~”
男人红了眼,“让我肏肏,就肏一下好不好?就一次,很舒服的…”
怕陈然再拒绝,他将湿透的裤子脱下,抱着陈然便直愣愣的将_0_ji_0_ba肏了进去。
从未被这么大的东西进入过的地方哪里能够承受,她控制不住的缩紧了_0_xiao_0_xue,却耐不住刚才被搞得爽了,穴里早已变得湿滑不止,这样又怎么能够阻止男人的进攻呢。
反倒是由于缩紧了内壁,导致摩擦感更加强烈,她一下就被入的软了腰。
随即还不待她有所挣扎,带着雨水气息的_0_rou_0_bang便在她穴里横冲直撞了起来,说来也怪,次次都从花心磨过去,直到深入_0_zi_0_gong口才罢休,她竟不觉得痛楚,只觉得好似回到了傍晚那场_0_zi_0_wei情事,有的全是_0_kuai_0_gan。
男人的_0_rou_0_bang还有她最爱的雨水全部都被她的_0_xiao_0_xue给吞吃干净,她的内心感到了无比的满足,她还想要很多,想要被大_0_rou_0_bang尽情的鞭笞,想要被雨水灌满,她开始主动回应起来。
每当男人拔出去一些又撞过来的时候,她便会抬起下身主动迎合,想要他肏得更深,看着心怡的女子被他干得神魂颠倒,罗逸内心很是自得。
趁着夜色,两人就这样在雨中疯狂交合,熟睡中的人不会听见雨中肉体相接拍打的声音,也听不见男人用浓精灌满女人时两人满足的_0_shen_0_yin声。
一切都被雨夜给掩埋。
两人分别时,罗逸既开心又满足,她居然笑着对他说了谢谢。
他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谢他,难道是因为她有什么怪癖,比如性瘾…需要人纾解否则会很难受?
好吧不得不说画画的脑洞还是很大的,他胡乱猜想了一阵,就想着之后多与对方接触接触,说不定还能带个女朋友回去。
怀着美好的愿望入睡的他万万想不到第二天迎接他的不是女人的笑脸,而是她的死讯。
他听到消息的时候大脑嗡鸣了一下,有些站立不稳。
“可怜哦,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跳水_0_zi_0_sha,还这么憋屈。”
“谁知道呢,可能是精神出了点问题吧,听说死的时候脸上还是笑着的,那啥,自从她爷奶去世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听说不是男朋友出轨了吗?”
“你连这都知道?”
“听那个谁说的,好像她儿子的朋友和她是一个公司的。”
“那也是造孽,不过她从小就阴沉沉的,也不怪人家…”
“人都没了你积点德吧!”
……
罗逸神情怔然,听着耳边那些闲言碎语,他突然觉得有些窒息。
水是清澈的,温和的,流动的,令人愉悦的。
陈然渐渐沉底,嘴角却微微勾起。
怎么…雨还没停……
雨什么时候停呢…
雨,快停吧。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