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26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示自己也不清楚“总之祂被许多人请走过,但是最后都被送回来了,这还是唯一一座有被送回记录的神像呢。”
似乎是为了令陈平安心,他回忆了一下接着说道“总而言之,没有听说过有因为瓦亥神而危及到性命的事件,虽然祂长得非常奇怪,但是确实是一位评价非常高的神。”
0049 请神12(完)
没有在请神馆得到想要的结果,陈平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所租住的街区,此时正应该是准备吃午饭的时间,他有些饿了,于是没有着急去找谢敏依,而是准备先去填饱肚子。
今天街上好像格外冷清,他注意到平时开着的许多小摊铺都关门了。
起初他不以为意,脑中还在想着如何帮助谢敏依解决坏神的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街上已经从寥寥几人变成只剩他一人了。
他站在一个岔路口,往左是被人们踩出来的平坦大路,往右是参差不齐用木头搭的一排排小铺子,但是无论哪边,他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本该热闹的中午,寂静得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人。
他额头渐渐冒出冷汗,心跳加快,他脚步一转便往回走,口中念念有词安慰自己道“没事,回家就好了,也许今天是什么节日吧!大家都忙去了!肯定是这样的!”
他内心知道这情况不对劲,但是他仍然觉得只要回到家休息一下,明天就好了。
明明早上都还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对劲的呢……好像是自己下车……
一心想要迅速回到家逃脱这个诡异情况的陈平,没有注意到自己所走的路线渐渐产生了变化。
在他眼中还算正常的回家路,周遭的线条开始扭曲,褪去表面的伪装,他脚下踩着的,周围经过的,全部都染上了一层血色。
血色微微鼓动着,仿佛人类跳动的脉搏,他走在一条红色湿黏的通道中,离自己想要到达的目的地越来越远了。
他第一次觉得回家的路如此漫长,他的脚步愈渐沉重,不知在这一个人的路上走了多久,终于,他看到了自己的房门,他欣喜的笑了。
谢敏依很幸福,她感觉自己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意义。
自从她与神像交合过后,自认为已经与瓦亥神是亲密关系了,于是她将神龛挪到了她的床上。
她现在每天能够在入睡和睁眼时看见瓦亥神,偶尔,罗生也会出现与她缠绵,她不需要去工作就可以得到想要的食物,不需要为温饱而奔走,还能够与崇爱的人欢愉,这便是她理想的生活了。
这一天,她吃完午饭,感觉有些许的无聊,周围还是那么的安静,仿佛只有她一人居住在这里。
但是她知道不是这样的,是她体贴的神担心她会被嘈杂的声音吵的影响心情,这才帮她屏蔽了周围。
对此她非常感激,但时间长了,偶尔也会觉得这样的寂静有点可怕。
这样是不对的。
她在心里反省了一下,她的神都这样为她着想了,她怎么还能不知足,明明之前经常抱怨周围太吵闹的是自己不是吗!
无事可做的她不知为何又躺到了床上,侧身看着枕边的神像,她的目光逐渐柔和起来。
这一刻,她心中充满了爱意,但在下一秒,爱意就被汹涌而至的欲望给吞没,她的双眼变为不正常的赤红,额角青筋暴起,她大脑中一切属于她自己的思绪远去了,被欲望层层覆盖。
她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指,往神像开裂的眉心探去,她并没有发觉自己触摸到的眉心不是神像的坚硬触感,而是属于皮肤的,柔软而腻滑。
蛇发披肩的男人,_0_chi_0_luo着性感的上身,端坐在放大几十倍的莲台上,内心的竖痕微微张开,在女人探手向前时仿若自有一股吸力,他支着脸颊,看着手臂都被吞噬完口中还在诉说对他的爱意的女人,血红的瞳中看不透情绪,直到女人消失,他感觉到升腾起来的一丝丝饱腹感,这才重新变回了神像的模样。
房间中重新寂静下来,所有的障眼法都失去了效力,布满灰尘的房间好似已经许久没人打扫过了,桌上的盘内还放着腐烂的树叶,下面来回钻动的虫豸发出细碎的声音。
“瓦亥神,好运和财富之神,需以每日晨昏三炷香及祭品虔诚供奉,蛇头人身,背生两手,全知全能,有缘人奉之…”
“这是………”
“今天一早,一个叫谢敏依的信女送还回来的,说是因为个人原因无法继续奉养,还大力将此神夸赞一通,表示不能继续奉养实在遗憾,希望我们能够照顾好祂。”
“真是奇怪的人,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还要送回来?”
“谁知道呢…不过这神像看着可真瘆人!还是赶紧把祂收起来吧…”
0050 雨水1
水,是清透的,流动的,动听的,令人内心平静的。
陈然从小生长于一个偏远小镇的小山村,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阿爸和阿妈据说受不住贫穷和同村的人外出打工,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个年代,家里又只剩两个老人与一个稚童,他们并没有去报警,也没有这个意识,只是时常在雨天抱着陈然,将她圈在膝边,说“又下雨了啊,你爸妈出发那天,也是好大的雨,伞都要遮不住了,他们还是要走。”
陈然会听奶奶反复与自己抱怨道“庄稼有什么不好的?庄稼怎么就养不活咱们了?看我和老头子好好把然然拉扯大呢!”
话语中带着不知与谁的较劲,或许是与自己吧。
反正陈然听不懂。
那时候她还小,记忆里全是无忧无虑的快乐,假期就和同村的小伙伴一起漫山遍野的疯跑,像个小男孩。
上学要走好几里的路才能到学校,天不亮就得出发,农村不像城市里还有人天天接送,小朋友们都是结伴一起走路去上学的,然后放学再约好一起回来。
陈然有几个玩的好的玩伴,上学放学都是一起,有时候遇到雨天,他们就得穿上长长的小雨靴,材质非常硬,也不跟脚,但是价格很便宜,家家户户都能买得起。
还有一个缺点就是粘泥,这或许是雨天唯一可恶的地方了。
乡下的路全是泥土路,一旦下雨就会变得非常的泥泞,踩在上面又滑又容易陷进去,小朋友们走起来简直深一脚浅一脚的,多走一会儿雨靴上就沾满了泥,不及时弄掉的话能重得她脚都抬不起来,好在路边有一些水洼。
小水洼,还有一些被挖来蓄粪的两三米深的池子,其实不能叫池子,就是两三米深的方形或圆形深坑,并没有启用的。
他们总能找到这样的坑,见到已经装满了雨水的大坑,然后扶着旁边的岩壁小心翼翼的将穿着雨靴的脚在里面涮两下,厚厚的泥巴就会散在水里,还有没有掉落的,再找个坚硬的地方狠狠跺两下脚就下来了。
大家都是这样做的,这绝对比拿根木棍使劲在鞋上撸泥巴要方便得多。
直到有一次,她因为雨天实在是过于湿滑,手也没扶稳,脚下一滑往前倾,控制不住的落入了灌满雨水的深坑里。
旁边的小伙伴都吓傻了,周围又没个大人,一个个站在那里瑟瑟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
而落入水里的陈然反而非常镇定,她好似还不懂死亡的意义,被水淹没时,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竟然是前两天黑白电视里介绍的游泳时在水中要闭气,否则会呛水。
她乖巧的屏息,也不敢睁眼,整个人在水里浮浮沉沉,只觉得水好凉,却奇异的并不恐惧。
然后她就被救起来了。
虽然雨天行人很少,但是也有那么一两个,看着一群小孩在那儿一动不动,还有一两个在哭,就过来瞅瞅,没想到还顺手救了一条人命。
0051 雨水2
被救上来之后,陈然才突然好像有了害怕的情绪,虽然她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那时候她大概才七岁吧。
就一路浑身湿着一边哭着回了家,奶奶吓坏了,一边责怪着她不小心,一边咒骂几个和她一起的小孩儿没有及时拉住她。
其实小朋友做错了什么呢?他们自己都还小呢,但是迁怒是没有理由的,尤其是只剩下这一个小孙女最为宝贝的陈家。
因为这件事,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严令不许和她一起玩了,保不准哪天又要被护孙心切的老太太责骂上,可冤。
于是陈然七岁之后,多多少少有点孤独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