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2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于大声被隔壁邻居听墙角的事。
这和之前陈平_0_zuo_0_ai的那次完全不一样,陈平的_0_ji_0_ba虽然又大又长,但是他一贯只会横冲直撞,没什么技巧,尽管由于尺寸的缘故,那_0_rou_0_bang_0_hui_0_hui都能把她肏得不行,但是这种感觉和真正有技巧的欢愉是不一样的。
罗生的_0_ji_0_ba顶端仿佛带着微微的弧度,每一个来回都贴住她的敏感肉壁反复碾磨,而且阴壁本身就火热,包裹住整根大_0_rou_0_bang的时候,竟然会觉得被_0_rou_0_bang的温度烫到,她只觉得心口一酥,止不住的_0_yin_0_ye汹涌而出。
罗生单手捉住女人的两只手腕,下身的力度半点不见减小,脸上确是一副柔笑的神情,假如谢敏依前面有镜子,她就能看见男人脸上仿佛面具一般的笑。
“依依的穴好软,好好肏,这么大的_0_ji_0_ba都能够吃下呢~真厉害呀…”
男人伏在女人的背上轻声夸奖着,胯下两人交合的速度慢了下来,从背后看只能见到男人与女人紧贴的下身,和男人因为偶尔往前抽送而收紧的臀部,看起来格外的色气。
这种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击,反而更能够勾起人的情欲,尤其是由二人泥泞_0_xia_0_ti击打传来的水声,吧唧吧唧的,谢敏依心想这得流多少水才能够发出这种声音啊,更别说用_0_ji_0_ba不停肏她的男人还有一张神明的脸,就好像是瓦亥神在肏她一样,谢敏依不由得脸红起来。
她揪着自己的奶头,脸上布满情欲的潮红,男人却突然将猩红的_0_rou_0_bang拔了出来,头埋下去,长舌扫荡着布满_0_yin_0_shui的女穴。
被软舌击打_0_yin_0_xue的谢敏依此刻心理生理都觉得异常的满足,男人扒开她的腿,整颗头都埋在她的逼里,嘴巴含住两片厚唇,英俊的脸上沾了好些_0_yin_0_ye,他却仿若不见。
过了好一会儿,应当是觉得尝够了,他将软舌移到了她小巧的_0_ju_0_xue上,上下来回轻弄舔舐,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舌尖涂满小巧可爱的褶皱。
感觉_0_xia_0_ti传来的阵阵湿濡_0_kuai_0_gan,谢敏依终于忍不住,一注清亮的水液从穴中喷出,她长长的_0_shen_0_yin了一声,双手抓紧身下的床单,却突觉一阵胀痛,_0_ju_0_xue中传来可怕的撑开感,而这种异物入侵的不适感还在不断加深,她反应过来,男人把_0_rou_0_bang塞进了刚才仔细舔过的_0_ju_0_xue。
谢敏依想要挣扎着爬走,想当然的,她被温柔又坚定的按住了。
“不要……不要好不好~罗生~这样我不舒服……”
再次逃跑失败,反而被_0_rou_0_bang推得更深的谢敏依试图求饶,却听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男人俯身下来舔了一口她的侧脸,_0_xia_0_ti却用力将_0_rou_0_bang完全捅进了紧致的甬道。


请神8(h)
男人情不自禁“嗯~”了一声,显然被夹得非常快慰。
后入的姿势让他非常省力,但由于害怕女人脆弱的_0_ju_0_xue会被伤到,他的动作非常的轻柔,他甚至停顿了一会儿,给对方适应的时间。
待觉得对方稍微没那么紧张了,他才开始缓慢动作起来。
“依依,你刚才叫得好大声啊,我听见隔壁的王阿姨好像在抱怨呢…唔~不过我觉得你可以不用理会她,毕竟,她抱怨了几句就和她男人滚到了一起。”
“真是_0_yin_0_luan啊,把邻居都带得白日宣淫,你想知道他们夫妻在肏逼的时候都说些什么吗?”
“他们在说隔壁那个小谢啊,平时看不出来,没想到被男人一肏就发出这样_0_yin_0_dang的声音,说之前看到过你和一个男人走得很近,猜测是不是那个看起来精壮能干的男人在扶_0_ni。”
“哦~是哪个精壮能干的男人呢?也肏过依依吗?有没有把依依肏得很舒服呢?真是好奇啊…”
谢敏依紧咬嘴唇,听见从对方口中吐出的一句句骚话,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不止被逐渐肏开的_0_ju_0_xue,还有心理上,当她听见对方说邻居也在_0_gan_0_xue,而且还边干边猜测她的床事,她不自主的收缩自己的_0_xue_0_kou,将_0_rou_0_bang裹得更紧了。
她竟觉得万分_0_ci_0_ji,犹如神明堕落,从罗生口中听到那样的话本身就是一种冲击,更别说日常熟悉的人,竟然在暗搓搓的观察她,甚至在做私密事时还会把她的名字带在口中。
一想到这些,她觉得自己都要_0_gao_0_chao了。
她哆哆嗦嗦的颤着音回答他,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撒娇之意“是肏过……但是那只是一个错误而已,都怪他的_0_ji_0_ba太大了,看着看着就没忍住同意了他,要是早认识罗生,我一定不会给他干的~老公~你信我~”
“哦?那他怎么肏的你?你们什么时候干一次?”
谢敏依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_0_hou_0_xue还插着一根_0_rou_0_bang,被罗生提起陈平时,又觉得前面的逼穴有些空虚,她空了一只手往下摸到了自己泥泞的穴,稍稍在_0_nen_0_xue上抹了几下,就将中指和无名指并起一起_0_cha_0_jin了自己的穴。
她一边噗嗤噗嗤的配合着罗生的频率插着自己,一边嘴上诚实的描述别的男人是怎么肏干自己的“我们也不经常肏的,通常都是他来找我,他是一个很忠实于自己的欲望的男人,本钱也很足,_0_ji_0_ba就像驴一样,又大又长,每次_0_cha_0_jin去,我都觉得难以承受,但是只要_0_gui_0_tou推进去了,就会比较顺畅,啊~~~罗生~太重了~啊~好爽……”
正在回味陈平_0_ji_0_ba的谢敏依突然被男人狠狠_0_chou_0_cha撞击了几下,其实_0_hou_0_xue不怎么能够感觉到_0_kuai_0_gan,但是有种东西叫‘颅内_0_gao_0_chao’,她感觉到_0_ji_0_ba摩擦肠道,就能够在一瞬间回忆起这大东西在自己逼里四处钻蹭的感觉,自然便心酥腿软,恨不得对方再插几次。
她的手指找到了自己的敏感软肉,在那块地方不停戳弄的同时,她一边_0_shen_0_yin着一边还不忘继续描述“他每次都喜欢压着我,用大_0_ji_0_ba在穴里猛肏,时间特别持久,_0_hui_0_hui都让我有种要被_0_si的错觉,每当他干得我不行了,我就夹紧_0_nen_0_bi,一边流水一边把他的_0_jing_0_ye逼出来,这个时候他就会狠狠的肏进我的_0_zi_0_gong,把_0_jing_0_ye全部射进去。”
说到这里,谢敏依突然感觉到身后的男人_0_ji_0_ba动了动,仿佛受到了什么_0_ci_0_ji一般极速肏动起来,肏得她的_0_xia_0_ti啪啪做响,她知道他要来了,于是就像她刚才描述的那样,来回收缩本来就很紧的_0_ju_0_xue,只觉得十几下后,一阵有力的液体在她的肠道内激射而出,烫得她情不自禁_0_shen_0_yin出声。
她仍觉得前穴空虚,尽管她自己插了自己许久,但是与吃惯了大尺寸的她来说实在是不够。
男人的_0_ji_0_ba已经_0_ba_0_chu_0_lai了,他握着自己仍然不见软的_0_rou_0_bang,在女人的阴_0_xue_0_kou来回刮蹭,女人心里一喜,正要_0_pi_0_gu往后退,想要将_0_ji_0_ba吃进逼里,男人却退开了。
谢敏依不解,但她停住不动了,男人就又把_0_ji_0_ba挪过来蹭她的_0_xue_0_kou,可谓是非常勾人了。
谢敏依都要被他玩哭了,就想大_0_rou_0_bang马上_0_cha_0_jin自己的逼,将穴塞得满满的,感受那烫穴的_0_rou_0_bang被自己夹紧的触感。
可惜男人注定不会这么容易满足她,他语气还是那么的轻柔,好像刚才强势的把_0_ji_0_ba塞进她_0_pi_0_yan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他握着_0_ji_0_ba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穴,嘴上却说“被别的男人的东西插得那么爽,心里还说最喜欢瓦亥神,真是不诚实又_0_yin_0_dang的女孩,证明给我看吧,你的心。”
谢敏依在听到瓦亥神三个字的时候大脑瞬间清醒很多,这是第一次,这个突然出现的与瓦亥神长得一样的男友提到瓦亥神本尊,她还保持着翘着_0_pi_0_gu被_0_ji_0_ba蹭逼的姿势,下一刻却觉得不对劲。
果然,回头后,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她傻了,_0_chi_0_luo着身子趴在床上的她要不是看见这两天逐渐添置到家里的男性用品,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兀长的春梦呢。
她有些茫然的起来收拾好了自己,又去洗了一个澡,丢掉满脑子的黄色,她这才撩开了碎花帘。
只见本端坐在莲台上的神像,内心那一道红色竖痕已然微微张开,中间是一道黑色的,看起来深不可测的裂缝。


请神9
谢敏依有点慌,她不知道引起神像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联想到突然消失罗生,她不得不怀疑答案就藏在罗生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中。
她此时内心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一天她会请神,而且神尊如此看好她,甚至一直注视她满足她的愿望,如果她早知道她会因神尊而得到一个忠诚优秀的男友,她一定不会跟别的男人上床的。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