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18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子找遍了,也没有找到那个按理来说应该存在的女人。
她一脸迷惑的现在床边,见床上的确凌乱,甚至上面还有好多暧昧的水印,但是愣是没找到人………她坐下来想了想,脸逐渐红了起来……该不会…其实是她听错了,少爷没找别的女人肏穴,只是睡了午觉醒来后自渎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心里的不舒服就全部去掉了,反而想到了自家少爷那天赋异禀的大_0_ji_0_ba,心头一酥,她又想起唯一一次和少爷的亲密接触。
那是一年前的某个夏季,天气炎热,几个公子哥不想出门,但又想玩耍,于是约着来了魏府,进行了那个_0_yin_0_luan的比赛…
那时少爷表情慵懒,百无聊赖的指了她,那是她第一次毫无阻隔的握住少爷的大_0_ji_0_ba,光是看着就令人无法把持的尺寸,她幻想过许多次,但是将它含进口中的时候,被少爷掀翻在榻上掰开腿狠狠肏进去的时候,她才知道所有的幻想都抵不过这真实的触感,最后她终于被少爷给肏喷了,她还记得她当时有多爽,叫得有多大声,在少爷_0_ba_0_chu_0_lai时还饥渴的爬过去主动让他射了一脸,那_0_jing_0_ye的味道,她久久无法忘怀,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她光是看见少爷便腿软,脑海里全是少爷那张完美的脸以及肏穴时那狂放肆意的神情。
花绮躺在横梁上,_0_mei_0_tui挂在自己织的蛛网上微微摇晃着,媚眼却饶有兴致的看着床边坐着坐着便开始解开衣襟自摸起来的婢女,心里啧啧称奇。
这年头的下人真是不得了,竟然敢擅自闯进主人的卧室,还坐在主人的床边_0_zi_0_wei,她一边欣赏着婢女自己玩弄自己的身体,一边想着看来这小婢女与小少爷间也有些不可说的故事啊~~她突然想起一个有趣的东西,兴致勃勃的在自己的蛛丝袋中翻找起来…
啊!找到了~
看到手中纯白无暇的大珠子,她眯起眼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0034 蜘蛛精13
这是她某一年在一个奇人手中得到的,能够记录下当前影像的留影珠,可惜这东西是一次性的,再用法术将影像播放出来的时候这珠子就没用了。
好在她当时在那人手中买了许多,后来好像他说要去别的位面看看,就再也没见到过了,也因为她买了许多,所以浪费一两颗也不可惜。
她将留影珠摆好之后,便优雅的向后躺倒了回去,柔软但坚韧的蛛网准确的接住了她,她躺好后在蛛丝上蹭了蹭,闭上了眼准备继续眯觉。
唔……夏日就是困倦呢,不过今天有了婢女这蚊子般的_0_shen_0_yin做配搭,总觉得要比平常热闹一些……
魏池与表兄寒暄了一阵,便由他母亲做主留了饭,酒足饭饱后才回到了房间。
这时天色已然很晚了,婢女手中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心中一边抱怨着偷懒不见人的翡翠,一边为能与少爷单独相处这一段路而感到欣喜,她心里有一丝隐秘的盼望,时常听翡翠以少爷的人自居,她们几个其实心中都是有想法的。
少爷这么俊,年纪也不大,如若能够早早被少爷收进房中,哪怕只是做个妾,对于这些丫头来说都是飞上枝头了,从丫鬟变主子,谁不想呢?
魏池不知道引路的婢女心中所想,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想要爬他床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他还能个个都去猜测对方的想法?
他心中倒是有些说不出的烦躁,刚才和表兄谈天说地的快活已经没有了,他有些担忧蜘蛛精姐姐已经离开他家了,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也没能多与她相处一阵。
不知为何,他看见她也就刚开始害怕了一下,之后便越看越喜欢,在两人交合后,最后那一丝对异类的恐惧也彻底没有了。
想着对方也许会吃完就走,他不禁加快了脚步,嘴上也频频催促前方打灯的婢女走快点。
婢女被催得一脸茫然,少爷怎么看起来…这么急?
花绮已经睡饱了,待她醒来发现天黑她也没有挪地方,只是抬了抬腿,轻微翻了一个身,支着身子看了一眼下方,房里已经没有别人,不过她见到留影珠还被蛛丝牵引着挂在角落,嘴角微微弯成一个满意的弧度。
不多时,在她感觉又快酝酿出困意时,房门被打开了,身上略带些酒气的魏池走了进来,并把准备服侍他的婢女‘砰’的一声关在了外面。
无视婢女委屈的神色,他进门后便四处打量,几乎把整个房间找了一遍,发现确实没有别人的存在后,他才失落的坐在了床沿,表情看起来像是主人离家出走的小狗,恹嗒嗒的惹人爱。
花绮躺在蛛网上,悠闲的晃悠着腿,冷眼看着少年焦急的寻找,欣赏着没找到她时显露出的失落的表情,待对方坐在床沿懊恼时,才撤回了障眼法,少年立刻就感觉到头顶的异样,猛然间抬头,望进了一双狭长的美眸中。
少年震惊于头顶的巨大蛛网,这一刻他没有自己房间要成为盘丝洞的恐惧,反而被女人妖娆的姿态所迷惑,白皙修长的双腿随意搭在黑色蛛网上,黑色的长发散落在她未着寸缕的胸前,半遮半露的身躯和象征着不详的黑色交织在一起,看起来既艳丽又令他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她唇角微弯,眼里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瞧着他,仿佛在嘲笑他的不争气。
但他实在没办法争气,他相信任谁见到这一副美景表现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他在看清女人那一刻,_0_ji_0_ba就硬了,从未有人给过他这种感觉,他甚至觉得,哪怕对方对他不怀好意,像话本中的精怪一样是要吸食他的精气害死他,他内心都升不起半点的厌恶和排斥。
他只想拥有她,用自己的_0_rou_0_bang将她贯穿,让她再也无法游刃有余的摆出这种惑人姿态来诱惑他,令他出丑。
但精怪,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他知道,假如她不高兴,随时可以无声无息的离开这里,然后他便再也找不见她了,于是,他只好暂时收起所有黑暗的心思,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又无害的模样,望着对方小声哄到“好姐姐,弟弟想了你一下午,想的都疼了,你快下来好好爱一下弟弟好不好?~”


蜘蛛精14(h)
声音软绵中带着沙哑,少年不知道,他再假装自己柔弱可欺也没用,他的身体早已诚实的出卖了他。
一个可怜兮兮的少年,下腹锦衣却被顶得老高,翘着根_0_ji_0_ba说‘你快来疼爱我’的时候更像是在说‘快下来让我_0_si你’。
花绮忍不住唇边快要溢出的笑,手臂微抬,便轻飘飘的从顶上落下,少年见女人果真从房梁下来了,脸色一喜,赶紧迎了上去,却不想怀里突然被塞了个东西。
一颗圆溜溜的剔透琉璃珠?
魏池疑惑的将珠子拿到眼前看了看,他以为这是花绮送他的礼物,眉开眼笑的正要道谢,却见珠子突然起了变化。
晶莹剔透的珠子表面仿佛笼罩了一层灰白色的雾气,待雾气散去,他瞪大眼睛惊呼出声“翡翠?”
不给对方胡乱猜测的机会,花绮贴近他,指尖点了点留影球道“这是她下午在你房里做的事,我只是将其复刻下来想让你与我一同欣赏罢了,怎么?你以为我把她关到珠子里了?”
魏池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像怀疑她做了不好的事的样子,但其实他只是从未见过这等稀奇之物,并不是害怕她害他。
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的想法,他捧着珠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花绮的脸色,发觉她好似并没有不悦的模样,这才又将目光转到珠子上。
但待他看清对方所作所为,他的脸蓦地黑了下来。
这婢女竟敢在他的床上自渎!
见对方的手探进裙摆,裙摆随着她手上的动作浮动,面带潮红,_0_shen_0_yin中不断唤着少爷肏我,把贱婢的穴肏烂之类的话,魏池只觉得手中的珠子仿佛在发烫,令他想要立刻丢开,却因这是花绮的东西,他怕丢了会惹对方生气。
但他更怕对方知晓自己过去做的一些混账事,嫌弃自己_0_ji_0_ba不干净,肏过许多人,于是他将珠子远远的丢在了床榻几年,假装看不见,自欺欺人的对花绮无辜道“好姐姐,这婢子实在太大胆了,竟敢在我房内做那事!回头我就将她发卖出去!”
花绮本来抱着他的脖颈,与他脸颊贴着脸颊挨蹭着,听他张嘴瞎说,她便直起身离远了点。
看着少年忐忑不安的模样,她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前世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