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17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的看向魏池,却发现少年眼里已经带了些泪,他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时长竟然这么短,一边委屈一边向花绮解释道“我平日里不是这样的,我们再来一次试试吧?这次我一定让好姐姐尽兴!好不好?”
花绮面上不置可否,但见到魏池射完都没有软下去的_0_rou_0_bang,心中却在感慨年轻就是有活力……想到他上辈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在自己身上驰骋,她自然不会对魏池与她第一次时间短有什么意见。
少年却是将此事视为耻辱,竟然坐起身难得强势的把花绮按倒在床上,立刻就要提枪上阵证明他的能力。
花绮不用动就能享受,自然不会反抗,反而顺从的躺了下去,躺倒的姿势让成熟丰满的女体整个呈现在了少年的眼前,也让他节奏慢了下来,两颗眼馋已久的大_0_nai_0_zi就在面前,他如之前在心中所想象的那样,扑上去捧着_0_nai_0_zi叼在口中便吸了起来。
红色的樱蕊挺立在白腻的奶球上,被他舔吸得朵朵盛开,他只觉得口中乳肉香甜可口,是他吃过最美味的_0_nai_0_zi了,只想每日醒来就可以将头埋进这对奶球中,尽情的蹂躏它们,让它们染上自己的颜色和气味。
他从大口吮吸到暧昧舔弄,花绮抚摸着他的头,面上带着舒爽和隐忍,轻咬的唇中也溢出几声_0_shen_0_yin“…奶头被小狗叼住了~啊~哪家的小狗~舔得姐姐好美……”
0032 蜘蛛精11(h)
魏池拉起女人的一只腿,抬头喘息道“好姐姐,小狗这就来_0_ni,大_0_rou_0_bang马上就进洞,好姐姐可得给弟弟夹紧了~”
话音刚落,魏池便扶着_0_ji_0_ba肏进了装满_0_yin_0_shui的逼穴中,早已准备好了的花绮没有感到一丝不适,只觉得一根又长又大的_0_ji_0_ba没有一刻停顿的肏了进来,将她整张穴撑得满满的,少年的硬度让人只想感叹血气方刚。
他将花绮的腿环在自己腰间,掐着她的腰便挺腰肏了起来,一只手掌时不时抓在随着撞击而波涛汹涌的大奶上,肏爽了他甚至还忍不住俯下身吻在花绮紧珉的唇上,舌尖分开她的唇齿,在她的口腔肆意扫荡,这时他又好似恢复了平日里霸道的作风,不许对方闪避,紧紧缠着花绮的舌头来回舔舐吞吃。
花绮被缠得不耐,很想一巴掌推开他,但对方下身深入浅出,时而加快速度猛肏,手上捻着敏感的奶尖,嘴里实在分不出心神与他斗智斗勇,只得随他去了。
自觉已将身下的女人品尝了个遍,少年才放开对方被他亲红的唇,下身却改为蹲姿,双手抱着女人的双腿,将她拉过来,腰腹挺身,往前一个用力,_0_ji_0_ba顿时撞入穴内最深处,见女人被肏得脚趾微卷,口中_0_shen_0_yin不断,少年便保持这个姿势疯狂的用下身冲撞起来。
女人的穴本就极品,穴内弯道九曲,紧致逼人,柔嫩湿滑,还装满了香甜的_0_yin_0_shui,魏池的_0_ji_0_ba每次肏入抽出都是对自己意志力的一种考验,他只觉得有千百张口在吮吸_0_an_0_mo着他的_0_rou_0_bang,令他既想继续又想释放,欲罢不能。
汗水顺着额角渐渐滑落,厢房里只听得见少年和女人的喘息_0_shen_0_yin之声以及啪啪啪的肏穴声。
“啊~~好池池,大_0_rou_0_bang_0_si姐姐了~”
少年见女人一副被肏爽了的样子,心下不禁有些自得,他和狐朋狗友们有时候玩得有些过了,会用肏穴来比赛,挑几个干净的婢女,一人一个,比赛谁的_0_ji_0_ba大,谁的时间长,谁的技术好能够让婢女最短时间_0_gao_0_chao。
虽说他只玩过两次,但他的_0_ji_0_ba可是公认的大,时间也长,有一次还把那个婢女肏喷了,爽得那婢女之后每次再见到他都恨不得贴上来含住他的_0_ji_0_ba往穴里夹。
不过他实际上并不太热衷这事,家里人也怕他做多了会被带坏,给他说尝尝味道就罢了,不要沉迷。
总的来说魏池大部分时候还是挺听家人劝告的,后面再有这种活动,他也很少提枪肏,顶多让人给含一含,但通常时间都格外的长。
刚才第一次竟在短时间内被女人给含出来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的事,哪怕这是只妖精,他也得证明自己_0_ji_0_ba的能力!
被大_0_rou_0_bang来回猛肏的花绮并不知道魏池的心思,她只觉得这根_0_rou_0_bang好似和他上辈子那根不太一样,肏到她深处碾磨的时候,除了汹涌而来的_0_kuai_0_gan之外还令她有种偷人的错觉,对方还老是动不动就是‘小狗’或者‘好弟弟’的自称,更是让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被一个少年肏穴。
0033 蜘蛛精12
“啊~~不要再进去了~戳到底了……嗯~啊~~”
在魏池的猛烈撞击下,花绮有些受不住了,一声声的软糯尖叫从她口中溢出,她双手没有可以扶住的东西,上等丝绸做的床单过于顺滑,让她不太能抓住,于是她只是胡乱摸索着,却在下一刻被更加贴近的少年按住了双手。
他将女人的双腿重新盘回到腰间,按住女人不安分想要挣脱的双手,火热硬挺的_0_rou_0_bang仍不肯放过她,在持续的肉体碰撞之下,两人身下皆是一片泥泞。
被肏得昏头昏脑的花绮想要收回自己先前的想法,她决定不要督促少年去锻炼增加肌肉了,就这小身板都能将她按在床上干这么久的穴,要是让他稍稍锻炼一下,最后吃亏的可能是她自己。
不知过去了多久,也不止_0_gao_0_chao了几次,待门外逐渐传来婢女小声叫门的声音,魏池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于是突然加快了抽送的节奏,几声性感喘息中在女人穴里释放了出来。
他见女人已经被肏得软趴趴的,_0_rou_0_bang抽出去的时候她还下意识的蹭了蹭被她枕着的枕头,下身也是紧紧吸着他,好似在挽留他一般,不由得漾出了一个笑,也丝毫看不出来他之前开始时那抽抽噎噎的样子。
门外的婢女小心翼翼的喊了两声少爷,却不见人应答,反而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动静,她面色便有些狐疑。
魏池有几个贴身婢女,这一个正好就是曾被他肏喷过的那一个,名叫翡翠,平日里仗着自己与少爷上过榻,时常会在另外几个婢女面前耀武扬威,她一直觉得魏池对他与别人不同,心中也早已将自己视作魏池未来的妾室。
她本是听夫人的命令来请少爷过去,此时听着屋里的动静,总觉得好像不太对劲,怎么好似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她心下怀疑,便上前将耳朵贴在门上,细细的听了起来。
魏池正在整理自己的衣物,他并没有叫门外的人进来服侍,待自己穿戴完毕后,才俯身下去贴了贴花绮的脸颊,又侧头在她耳边轻吻,嘴上温声撒娇道“好姐姐叫什么名字呀?能不能告诉弟弟~”
花绮动也不想动,她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翻了个身背对他,嘴里嫌弃道“你再不出去,门口你那小丫头都要忍不住推门了。”
魏池沉了沉脸,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再转头想要对床上的女人撒个娇,却见床上哪里还有人……竟是在他转头那一刻,女人便不见了……
他愣了一下,再一次意识到刚才与自己欢好的不是常人,而是一只妖怪。
门将将被打开,翡翠便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是男女欢好后会留下的淫味,她心里一咯噔,下意识想要往房里探,看看究竟是哪个女人竟在_0_qing_0_tian_0_bai_0_ri就将少爷哄上了榻,她此时甚至已经在心里想好如何与夫人告状了,心中的妒火让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少爷看见她后不妙的神色。
魏池本来心情挺美好的,但还没有来得及把妖精姐姐的名字给问出来就被人打断了,他此时看这个婢女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什么事?”
他冷着脸问道。
翡翠这才回过神,赶忙对魏池行了一礼道“夫人令奴婢来唤少爷,好似是老家的表少爷来了,还带了许多礼。”
魏池听见老家的表少爷这个称呼,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张许久未见的脸,心中的烦躁顿时去了大半,他转身掩好房门便大步往前院正厅走去,将婢女远远甩在后面。
翡翠咬唇扯了扯手帕,心中仿佛有蚂蚁在啃噬,她还没看见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贱蹄子勾引少爷呢!或者………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周围并没有别人,于是轻手轻脚推开了魏池刚掩好的房门,她确认刚才听见了女子的声音,又只有少爷一个人出来,如果真的有别人,肯定还在屋子里。
结果等她将整间屋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