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14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心突然升起一股委屈的情绪,她觉得不能就这样离开,简单的放过这个男人!于是季琮淳便见棋盘那边缓缓显现出一个曼妙女体。
她依然穿着那身丝质长裙,只是换了一个款式,没有外袍的遮掩,纱裙齐胸,将胸前一对_0_ju_0_ru挤的紧紧的,露出一半白腻,令人担忧纱裙的质量,会不会突然让_0_nai_0_zi崩开脱出。偏偏裙子有些透明,嫣红的乳尖在纱裙中若隐若现,搭配上对方难得一脸正经模样的娇艳小脸,季琮淳立时就看硬了。
“你知道吗,你那天射我脸上了!”
女人肃着一张小脸,挺着大_0_nai_0_zi,一开口就是一个大雷,季琮淳不得不收回了看美景的目光,回想了一下她说的那天是哪一天,有些哭笑不得,竟如此巧合?他以为对方顶多就在一旁看看,谁能想到两人距离如此之近,而且位置还刚好……
虽自己并没有亲眼见到,但迅速的脑海里过了一遍那个情景的季琮淳立刻认了,好言道“是我之过,那你想要如何?”
花绮却好似早有准备,她狡黠一笑,答道“我要你任我摆布!先像那天一样摸自己给我看!”
季琮淳苦笑着答应了,满脸都是无奈和不情愿,他带着一点隐忍的羞耻对花绮说“不如我们去床榻上吧…”
花绮欣赏着他这般不情愿,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她就说,自己怎么可能治不了这么个凡人!于是大发慈悲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个时候,花绮已经完全不去想离开的事情了,她被男人这一通表演整得自信心爆棚,也不再觉得无趣了,甚至觉得如果能够天天看到这个男人无可奈何又不能反抗的脸,她愿意在这个府邸筑个巢!
她跟在男人身后走在回廊上,还没有忘记提醒男人带上棋盘,男人在拿上棋盘棋罐的时候,表情有些莫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但没有看见他此刻表情的花绮毫无所觉,只是莫名感觉脊背一凉。
摸了摸自己的纱裙,心道难道是最近疏于修炼的缘故,怎么竟感觉到了寒冷,她神色一凛,心下决心接下来一阵要开始努力修炼了!
二人前后踏进了男人的厢房,外面天色看着还挺亮,但进屋里关上门后光线便比较昏暗,男人并没有点灯,花绮也不以为意,妖怪的视线本来就和人不一样,她心中笑季琮淳绝对是因为自觉羞耻才不点灯的,以为这样就可以阻碍自己的视线?真是天真!那天还敢在花厅自渎,今日却连灯也不敢点了,胆小鬼!
不过…………想到这里,亢奋的花绮突然冷静了一些,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季琮淳是这样的人吗?他会因为害怕被她看而不敢点灯?
0027 蜘蛛精6(h)
没有给花绮更多思考的时间,男人已经脱下腰带内衬,只堪堪着一件宽大的外袍,里面再无一件衣物。
花绮的目光转过来,盯住了男人结实有型的腹肌,忍不住依偎过去抚摸上了那诱人的腹肌线条。
欲根早已翘得老高,男人坐在床边,双手向后撑在床上,任由旁边的女妖在自己身体上摸索,外袍垂落在两旁,并没有起到任何遮掩作用,反而被女妖调皮的拉起一角挂在男人翘起的欲根上,顶起一个气势汹汹的帐篷。
花绮摸够了男人的腹肌,转而向下,暧昧的揉了揉男人黑色的_0_yin_0_mao,随即便握住了热烫粗长的大_0_rou_0_bang,她_0_tao_0_nong了两下,忽觉哪里不对,抬起头对男人发号施令道“你自己摸给我看!”
男人没有拒绝她,顺从的单手握住了自己的_0_rou_0_bang,随后便缓慢的_0_tao_0_nong揉弄起来,他好似很习惯这样慢的速度,虎口带动着肉根一上一下间便是一个来回,_0_gui_0_tou被_0_tao_0_nong着若隐若现,顶端逐渐溢出清液将头部染得油亮无比,他见有液体溢出来,便用食指沾着溢出的_0_yin_0_ye耐心的涂满整根_0_rou_0_bang,仿若_0_an_0_mo一般,轻揉按弄,时不时性感的低喘_0_shen_0_yin几声。
花绮看得有些愣神,这男人怎么比自己还会!不知不觉她的腿心又已经湿透了,滴滴带着馥郁花香的_0_yin_0_ye顺着腿滑落了下来,和着这满室花香,这一次她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仅仅只能在旁边看着。
被男人自渎勾引得受不了了,她便命令男人停下动作,让男人重新将手撑在身后,而她,一个冲动,竟然埋头舔了红艳的_0_gui_0_tou一口,再一次尝到腥臊中带着香味的体液,她心儿不禁一酥,暗骂狗男人实在太勾人,但嘴下却没停,结结实实的给_0_rou_0_bang洗了个口水澡。
季琮淳看着这女妖在自己胯下吃得香,眼里笑意渐浓,被吃舒服了他也没忍着,偶尔低喘两声,偶尔会故意措不及防顶几下胯,让_0_rou_0_bang进入得更深,有一次顶到了花绮的喉咙,由反胃引起的喉咙紧缩使得他的_0_rou_0_bang被挤压了一下,他差点没忍住想要按住对方的头狠狠的肏了,但是在对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的时候还是换成了一副既愧疚又羞耻不知为何控制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模样。
花绮几度被他这幅样子给迷惑住了,他好像又回到了人前那个人畜无害且温润有礼的模样,如果忽略他经脉凸起被吃得愈发狰狞的大_0_rou_0_bang的话。
室内的花香已经浓到了腻人的地步,花绮胸前的衣襟果然没能承受住两颗_0_ju_0_nai的重量,已经散开了,季琮淳目露赞叹,心下感叹可惜这会儿还不能上手,只好姑且让它们寂寞一会儿了。
花绮却没注意这些,她想了月余的极品_0_rou_0_bang在眼前,自然是先品尝了再说,她让男人平躺在床上,只剩_0_ji_0_ba高高翘起,她抚摸了一下这宝贝翘起的弧度,微微扶住它,抬高_0_pi_0_gu便坐了下去。
“啊~~~好长,好大!顶到了!这个角度~~啊…………果然很完美~”
0028 蜘蛛精7(h)
_0_ji_0_ba甫一进洞便自行往里钻,粗大的肉根卡了一节在外面,虽已有吃不下的饱胀感,且被挺翘的_0_gui_0_tou刮过敏感处激得一阵心驰荡漾,但这蜘蛛精是个贪心的,双手撑着男人的腹肌便急急的要将肉根全部吞没。
男人瞧着她急切的神色,面上微动,做出一副‘拿你没办法,既然如此我就帮帮你’的样子,晃眼看到,花绮心中一阵不妙,果不其然,下一刻,男人便伸手扶住她的细腰,直直往下按“别!!等等等等………啊~~~呜………臭男人,到底了~哈~疼~”
花绮眼泪都被这根_0_rou_0_bang给戳出来了,疼痛中竟带着一丝丝的快意涌上心头,热烫的温度进入到她温暖的穴中,她竟觉得穴肉从头到尾被烫了一遍,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穴肉不自觉的蠕动着,挤压着,恨不得将其完全吞入腹中,好歹她理智健存,知道这个男人和别的不一样,自己并不想要他的命。
待感觉她坐稳了,男人这才再度扶着她的腰开始向上顶胯,花绮被顶得在他小腹轻颤摇晃,_0_xiao_0_xue酥麻,大奶也不停上下跳动,直到对方的手捏住自己的奶头,她才反应过来不是说好任她摆布么?怎么变成她任由对方摆布了!
奈何她此刻穴麻腿麻,丝毫生不起力气来反抗,犹如一个被男人肏透了的凡人女子,只来得及挂趴在男人身上,双手环住男人肩膀作为支撑,下身却被对方的_0_ji_0_ba来回鞭笞_0_chou_0_cha,在两人的性器相接处拍出一阵水花。
季琮淳躺着插了一会儿,发现女人被他肏软后,便也不再客气,将女人抱起来,抬起她的一只腿又重新肏了进去,次次大开大合,微微弯曲的_0_rou_0_bang角度正好,每个来回都刮蹭到对方的敏感点,女人一边大声_0_shen_0_yin一边渴求更多。
“肏到了~和奴家想的一样~郎君的_0_ji_0_ba果然是极品呢,啊~~好舒服……季子卿,我决定了,我不杀你,我也不走了~我要天天尝着这个极品_0_ji_0_ba…哈啊~~让它只能肏我~”
季琮淳眼眸一沉,插着穴将女人摆成与他对坐的姿势,女人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脖颈,手也抚上了他的长发。
已经被肏得意乱神迷的花绮发现自己和男人贴得如此近,侧头便胡乱亲上了男人的脸颊,耳侧,在男人颈侧张嘴舔吮起来,直到吸出一个个红紫色的印子,看起来既暧昧又_0_qing_0_se。
男人却没有别的感觉,只按着女人如陶瓷般细腻白皙的脊背疯狂狠肏。
花绮发现她更喜欢这种有所支撑的姿势,_0_rou_0_bang既进得深,她还轻松,唯一可惜的是,她看不见男人的表情,只能感觉到有力的腰腹带动火热粗壮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