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1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铁定迟到。
离开的时候连城有些不情不愿的,但是这事也实在没办法,张璐只好安慰的亲了他好几口,又许诺下次让他肏个爽,他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个周末,同样的休息日,张璐坐在连城的车上有些忐忑,两人今天要一起去他亲戚家的别墅,据说那边已经帮忙准备好了所需用品,但是她觉得这种事借人家房子会不会有点太夸张了………其实去影像馆直接拍中式结婚礼服的合照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张璐突然反应过来,都是给照片,其实没必要一定要走这个流程的呀!
她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连城听,连城却毫不在意的安慰她“没事,是关系很好的亲戚,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他们最近都不在家,来都来了,而且……我也想和你走这个流程,你不觉得很有情趣吗?洞房花烛夜什么的……”后面的未尽之语缱绻万分,张璐想装不懂都不行。
她嗔了连城一眼,但听他这么说,内心也开始期待了起来。
连城看了一眼后视镜,神情中带了一丝满意和意味深长。
连城的亲戚别墅位于远郊区,离他们住的地方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他们一早就出发了,终于在快到中午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为了这件事,他们还专门请了一天的假,可谓是做足了万全准备。
“哇!这房子也太偏了吧!”
不过好歹这栋独栋别墅看起来很漂亮,三层的独栋,后面还有一大片竹林,就是离山太近了些,而且周围有人家也只是一些本地人的房子,离得还很远。
“没办法,我这亲戚是本地人,这地也是他的,但是太远了拿来种什么都没人愿意过来,后来就直接修了房子,一家人在酷暑的时候偶尔会过来住一住,权当避暑了,这边还是很凉快的。”
连城一边给她解释,一边把车停在了院子里,带着张璐前去敲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穿红色褂子的中年男人,穿着的看似旧社会的仆人装,满脸病态的青灰色。
突然对上一双毫无情绪的双眸让张璐心中猛然一跳,她甚至条件反射抱住了旁边男友的手臂,他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的朝她笑了笑,然后便开口对那人道“何叔,我们来了。”
张璐见对面那人点了点头,便将门敞开让他们进去。
内里的装修很是豪华,可以说是金碧辉煌,张璐一边在心里吐槽主人家的品味,一边被这满室挂着的公布红绸给惊呆了。
不是说走个流程而已,怎么弄这么大阵仗………看起来也太夸张了。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当他们走进主卧,看到那被布置成正经洞房的房间,张璐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扯了扯连城的袖子,一脸纠结道“不是……用人家主卧做这种事,也太奇怪了吧,主人家居然也愿意?!”
连城转头看向她,那一瞬间她竟然有种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住的感觉,回过神来又觉得那分明是连城温柔安慰的眼神,她只当自己没睡够才会产生错觉。
连城捧着她的脸,一脸爱怜“我的璐璐怎么这么体贴!不过不用想太多,我们家和这个亲戚家关系特别亲近,这些都是他提前安排好的,自然是愿意的。”
然后他俯身下来用小声在张璐耳边继续说道“别想那些了,你就把这个当做一次沉浸式的游戏嘛,你不觉得穿上喜服那个会很_0_ci_0_ji吗?”
张璐简直服了这个满脑子都是那件事的男朋友了,但是自己挑的男神,还能离咋滴?只好宠着他了………
于是张璐竟然也神奇的接受了这个设定,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叫他们吃午饭,是一个同样穿着红色大褂的年轻男人,据说是何叔的儿子,脸上有着和何叔不同的僵红。
连城解释说年轻人,觉得结婚得喜气一些,不想像老人家那样死板。
话是这样说…………张璐看着这两张一模一样面无表情青灰色的脸,再看了看何叔儿子脸上那两坨红,着实没觉得有喜庆到哪里去…
两人吃过了饭,就一起去楼上休息了,因为昨晚没睡好,早上又没有睡懒觉,张璐觉得有些疲乏困倦,而连城,自然是要陪着的。
直到远离了楼下的两个人,张璐才觉得心情松快了些,被人一直面无表情盯着吃饭的感觉也太奇怪了,但她见连城吃得无比自然,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午睡是在另一个房间睡的,用连城的话来说,洞房花烛的床得晚上拜过堂才能去睡。
这个说法听起来非常奇怪,明明只是为了给家里母亲一个安慰而走的形式而已,为什么连城却好像已经沉浸其中了………会不会太入戏了…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张璐本着‘来都来了…就当是角色扮演吧’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就觉得不怎么违和了,她和连城一起睡了一个无人打扰的香喷喷的午觉。
睡醒后两人又在床上嬉闹了一阵,最后竟然被连城带动得直接肏了一发,趁着别人家里没人,佣人又不会来打扰,连城一点也没有委屈自己,一发就将张璐肏了个透。
反倒是张璐满脸羞红,在别人家里做这种事,始终让她感觉心里很是过不去,虽然连城他一脸坦然…………
————————————————
作者有话说:
张璐:连城你这个凑流氓!听到了吗!!凑流氓!!!╭(╯^╰)╮!
0021 结婚11(完结)
两人胡闹了一通,见时间差不多了,连城就带张璐去了女主人的衣帽间,那里已经放好了女士结婚时所需的礼服。
张璐在这边换衣服,那边连城也需要换上大红新郎装,当戴着红黑色的新郎帽,着一身大红唐装新郎服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张璐眼中流露出惊艳来。
连城也温柔的看着她,女人披散着头发,黑色的发丝和红色礼服交织辉映,只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动人。
两人换好了衣服,连城又为张璐蒙上了盖头,天色已然傍晚黄昏时分。何叔和他儿子都已经等在门口,他们跟在连城和张璐身后,一人手里捧着相机,一人手中捧着托盘,盘中放有一杆喜称和两杯酒。
二人手握牵红,各执一端,衬着层叠红光,待踏入厅堂二人站定后,张璐便听到在身后一侧有人用粗粝的声音唱道——
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请阴新郎活新娘
“请新郎新娘”
连城张璐
“连城张璐”
一拜天神作证
“一拜——”
二拜地鬼显灵
“二拜——”
夫妻对拜永不离
“夫妻对拜——”
“礼成——”
大厅的挂钟响起,浑厚的钟声一声声仿佛敲击在张璐的心上,她正被连城牵着走向主卧,那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她却感觉自己的腿愈发沉重起来,整个人也轻飘飘的。
她恍惚间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始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直到她坐到了喜床上,被连城一杆喜称挑开了红盖头,她抬头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她见他递与她酒杯,含着笑意将同样举着酒杯的手腕绕过她的手腕,她将酒杯放在唇边,一口饮下,眼角却瞬间滑落了清泪。
她明白了,却已经太晚了,一切不合逻辑的地方在那一瞬间浮现在脑海中,她已经猜到了自己遭遇了什么,甚至在拜堂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已经动不了了,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人扶着,按着,过了整套流程。
她心中痛苦,为什么……明明骗了她那么久,最后却要在最后这时刻让她发现不对…
她说不出任何话语,只是眼里不停流出泪水,祈求的望着眼前的新郎,尽管知道不可能,但见着他温柔的眼神,她心里还是升起一丝不太可能的希望。
万一他爱他,见她哀求就放过她了呢?她还这么年轻,还不想死,家里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她死了他们怎么办……而且还是因为这种原因…
再不迷信,联系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捡到的那个东西并不是像连城说得那样仅仅是个转运的作用了。
男人一如既往的清朗,完美如瓷器般的面容此刻挂满了对眼前女人的疼惜,他坐在床边,手抚上女人流泪的面容,轻声哄道“这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呀,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新娘了,璐璐不开心吗?我们这么的相爱,一定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我活着的时候没能认识你真的太可惜了,不过还好,缘分让我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