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

百诡书(高H)-分卷阅读1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百诡书(高H)
作者:鲤鱼飘

内容简介
由多个不相关的小故事组成
高亮:【不能接受恐怖诡异剧情的姐妹们慎入!!!】
每个故事结局都不是什么正常HE的结局!!!
每个故事里的男主或者女主总有一个不是人!!
我都排雷到这种地步了希望姐妹们不会踩雷!啵啵啵!爱你们!
请务必注意以上排雷!!!
(一)表姐:关心妹妹的好姐姐?
(二)工作:体贴温柔帅气的男友?
(三)结婚:白月光终成丈夫?
(四)蜘蛛精:小哥哥全部网里来?
(五)请神:不是什么正经神?
每个故事是小单元那种的,不影响单独观看哦。
高H肉文暗黑女性向灵异神怪


表姐1
刘芸习惯在睡前刷刷微博、看看小说,这天也一样。
不过她远方表姐要去沿海打工,在这个城市中转几天,暂时借住在她家,因为家里只有她和她老公王国涛住,两室一厅的房子有一个卧室还住了女儿,于是只好让她老公睡几天沙发,而她和她表姐睡卧室。
刘芸一直有熬夜玩手机的习惯,哪怕已经特别特别困倦了,也要玩会儿手机才能睡得着,手机的灯光时常会打扰到对方的睡眠,导致表姐一直翻来覆去。
她皱了皱眉头,在心里叹了口气,表姐什么都好,人也勤快,说话温和处事老道,就是睡觉一直不老实,总是在后半夜翻来覆去的,真是烦死了。
刘芸刷着微博上的新鲜事,眼神却时不时关注着表姐的后背,表姐始终保持着十分钟翻一次身的频率,老旧的席梦思发出嘎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吵。
当时间走到凌晨三点半的时候,表姐的动静终于停下来了。
刘芸松了口气,缓缓抽出枕头下的刀,却听见一道温柔女声在耳边炸响“阿妹,你还没睡啊?”
刘芸转头一看,表姐的头就在自己枕边,她愣住了,猛地再次转头看向那具背对着自己的身体,表姐明明好好的躺在那里,看样子正在熟睡中。
刘芸以为自己在做梦,大脑中的嗡鸣声越来越响,但枕边那颗头仍以极其亲密的姿态依偎着自己,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复着那个问题“阿妹,你还没睡啊”“阿妹,你还没睡啊”
阿妹你还没睡啊阿妹阿妹你还没睡啊你还没睡啊你还没睡啊你还没睡啊你还没睡啊

“阿妹,你睡着了吗?”
“啊!!!”
刘芸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满头大汗,待她听见噩梦一般的声音,啪的一下甩开眼前女人的手,吼道“你有病啊?一直问一直问!!你是不是有病!!大半夜的不睡觉推我做什么!”
尖锐的嗓音回荡在不算太大的客厅,次卧的灯一下被按开,看样子里面的人是准备出来看看情况。
表姐罗绘惠垂着头嗫嚅着,任由表妹对自己破口大骂,但是实际上她又做错了什么呢?她只是看到表妹在沙发上睡着了害怕她睡着不舒服想让她去床上罢了,这便引来了一顿臭骂。
“吵死了!妈妈你干什么又骂姨?大半夜的还睡不睡觉了!”
刘芸生孩子生得早,在老家的时候十八岁就和王国涛搞上了,两人钻了回小树林,幕天席地的探讨了一次人生和谐就中招了。
在生下孩子之后和王国涛一起投奔了在城里打工的哥哥,两人这么多年也算是搞到了出路,专门做二手群租房,买了一套房子,还把女儿接到了身边。
但是由于女儿从小不在自己身边长大,母女感情总感觉不是那么的亲近,随意一点不顺心都能朝她大吼大叫了!真不知道是随了谁!
“滚滚滚!整天就知道和你姨一起气我!回房睡觉!”刘芸气不顺的把面前的人一把推开,又去推女儿,让她回去睡觉。
随着‘砰’的一声,房门关闭了,只剩下独自留在阴影里的罗绘惠,埋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0002 表姐2
不久后,她好像是累了,忘记了沙发也并不属于她,倒头睡了下去。
夜深了,玄关传来一声开门声,出门应酬的男主人回来了,浑身酒气却还神志清醒。
他穿着一身普通的黑色长裤和白衬衣,胸膛鼓胀的肌肉将薄薄的衬衣撑开,显得衬衣有点小,看起来不伦不类的,腰间挂着一大串钥匙,走起路来叮当响,短茬平头让这个男人看起来蛮横可怕,但实际上面容算得上周正,将近一米九的个子不管站在谁面前,都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一股阳刚男人味。
他没有开灯,摸黑去了厕所,准备洗个澡再睡觉,不开灯是因为害怕吵醒家里的其他人,自己老婆和女儿,哪一个都是脾气大的,他平日里性子好,觉得让着老婆和女儿是爱的表现,因此将两人惯得性格愈发任性了。
热水冲散了他一天的疲惫,他忍不住在浴缸里多泡了一会儿,一边想着明天要带哪个客户去看房子,男人一边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大_0_ji_0_ba。
深肉色的一大条,半软不硬的歪在大腿根上,被他几根手指捏着上下抽弄了几下便变得硬邦邦的,像一根钢炮支在前面。
自己摸自己其实没什么趣味,他快速给自己弄出来之后就准备冲洗一下去睡了。
自从老婆她表姐来了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做过了,他_0_xing_0_yu强,_0_ji_0_ba又大,每次刘芸承受不了几分钟就求饶,要么用嘴给他弄出来,要么用_0_nai_0_zi,虽然刘芸的逼这么没用,但是她那对大_0_nai_0_zi还是不错的,他也就非常满意对方这一点。
一想到老婆那又白又大的_0_nai_0_zi,王国涛的内心就开始火热了起来,尤其是脑海里自己的_0_ji_0_ba从被_0_nai_0_zi夹紧,时不时从_0_ru_0_gou中滑出的景象,怎么都挥之不去,刚刚才发泄过的_0_ji_0_ba,又将裤裆给绷紧了。
他有些烦躁的嘬了嘬牙,将搭在头上的毛巾往沙发扶手一扔,也没有注意看沙发上是否有障碍物,一_0_pi_0_gu就坐了下去,顿时便听到‘嘶’的一声痛呼,他心道不对,赶紧起身往后看。
黑暗中的客厅没有一丝光亮,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还是能够看见沙发上半坐起来的女人,正是老婆的表姐罗绘惠,她披散着头发,眉头微蹙,秀气的面容带着一丝隐痛。
他视线移到她抚摸着的大腿,_0_bai_0_nen的细长大腿在黑暗中差点晃到他的眼睛,腿好像有点红,看来是刚才自己坐下去的时候坐到她的大腿肉了。
他条件反射说了一句“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这儿。”
随后眉头紧皱,又问道“你怎么睡在这儿,没回房间?”
罗绘惠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咬了咬下唇自顾自的轻轻揉着自己的大腿。
王国涛全家都是爆裂性子,没有遇到过这种欲语先垂眼委委屈屈的类型,心下有点儿不耐烦,但是见对方大腿的红痕,火气又下来了。
他重新坐了下来,见对方柔柔弱弱的按着,他不知怎么想的,突然伸手摸了上去,“我帮你揉吧。”
0003 表姐3(h)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手上的动作却显得有些粗糙,应该是没做过这种事。
带有薄茧的手掌,掌心火热,放在罗绘惠光洁的大腿上,与女人_0_bai_0_nen的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竟有些色气。
揉搓了一会儿,罗绘惠注意到男人的坐姿好像有些不太对,悄悄观察了一下,发现了原因,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突然将腿打直,没有防备的王国涛手掌顺着光滑的肌肤一下子滑落下去,虎口卡在了罗绘惠的大腿根,他甚至摸到了从_0_nei_0_ku边缘跑出来的几根_0_yin_0_mao。
他愣了一下,琢磨着这女人是故意的还是无心,随后轻扯唇角,也假装‘不小心’,将手摸进了女人的_0_nei_0_ku。
“不好意思啊表姐,太滑了,一时没注意。”男人还煞有介事的解释了一句,但手却没有像他嘴中说的那样不好意思,反而又往里探了探,果然摸到了一片滑腻,心下有了定论,于是他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没…没关系妹夫,太黑了,没有灯,是容易摸错地方…”罗绘惠小声的回答道,不知道是在安慰对方还是在安慰自己。
男人心中冷笑,逼都湿透了,还在嘴硬,但是也没有拆穿她,只是慢悠悠调整了一个顺手的姿势,用手指轻拢慢捻着女人的_0_yin_0_chun,时不时两指并起,用指节在沟壑中借着_0_yin_0_shui来回滑动
,“是太黑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仅需0.2元,阅读无广告,小说随意下》充值入口《